“东西不是我要的,找他算!”

    秦皓皱眉,这朱辉做事实在是太没底线了,尚不知他是不是自己找的人,上来就要坑自己。

    “哎哎,小兄弟,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随后朱辉大吐口水,看到秦皓十分恶心,甚至连趴在桌子上的白马,都跃到了秦皓肩膀上。

    “咦,这匹小白马不错。”

    朱辉说完这句话,秦皓眼神一变,随后将酒饭前交给了酒楼老板,一脸不善的看着朱辉。

    “看什么?再看白家的人就要来了,赶紧走!”

    下一刻,秦皓面前人影一闪,看似缓慢的人,竟然让他无从躲闪,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出现,容不得秦皓反抗。

    跟着对方左拐右拐,来到了唐山城一个残破的古庙之内,在这里,竟然是叫花子的聚集地。

    “吆喝,朱老大回来了!”

    “朱老大好,又带回一个兄弟?”

    反之,朱辉在这里好似人人认识,一个个都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一一回应之后,朱辉竟然带着秦皓来到了一处角落。

    那里,几个穿着干净的小孩,竟然在读着书!

    “小朋友们,看看叔叔给你带来了什么?”

    下一刻,让秦皓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朱辉竟然跟变戏法的一样,面前出现了诸多菜品,

    都是自己在酒楼内点的!

    可是刚刚明明看到他吃了,可现在,这些菜非但没动,甚至连盘子都带来了。

    “啊,谢谢叔叔!”

    那些小孩看到之后,一个个欢呼雀跃,可是秦皓却目瞪口呆。

    “小子,过来。”

    之后朱辉走到一边,竟然将那十壶酒拿了出来,招呼几个人一起来喝。

    “前辈,这……”

    回想刚刚的一幕,秦皓确实没想起来,他是怎么带回这些东西的。

    “既然是那个老家伙让你过来的,我自然要帮你,说吧,你想对付谁?”

    此刻的朱辉,显得有一番高人风范,周围的的人听到之后,纷纷走向一旁。

    “我?我来是要杀乾元国二皇子的,只是他现在身处五毒宗,所以……”

    听到秦皓的话,朱辉抬头看向秦皓,随后深思了片刻。

    “五毒宗,这可是个庞然大物,虽然我不怕,可是还有些麻烦,这样,你今晚先跟我走一趟!”

    咕噜噜!

    几口酒下去,秦皓竟然发现朱辉脸上的伤痕,迅速消失,这更加确定,眼前看似邋遢的人,是一个高手。

    “你们吩咐下去,注意五毒宗那边的方向。”

    月黑风高,秦皓和朱辉离开了这座破庙,可是让他奇怪的是,大半天过去了,白家竟然没有来这里找他。

    “看到远彤赌坊没,那就是白家最大的产业之一,今晚上我们把它洗劫了。”

    二人改头换面,悄悄来到赌坊附近,纵使夜晚,这里也聚集了大量的赌徒,可是朱辉却说,要将他洗劫。

    “你确定没跟我开玩笑?”

    秦皓不禁心里没底,这个家伙太不靠谱了,竟然蛊惑他来洗劫赌坊。

    想到对方白日被胖揍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修为,恐怕进去就被人镇压。

    因为门口两个人,都有凝神八重的修为,而且秦皓也没带白马前来。

    “老家伙让你来找我,你竟然不信,看着!”

    就在这时,朱辉竟然接连打出一个个手印,在赌坊周围,则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点点白光。

    嗡……

    随后面前的赌坊,竟然变得有些模糊,而且其中还有这一道道白雾出现,可是里面的人,竟然毫无所觉。

    “阵法?”

    秦皓惊呼,要知道一个强大的阵法师,可是各个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小子,跟我进去!”

    此刻朱辉一脸的兴奋,好像在他面前,是一座座金山银山,可是秦皓看了看里面的人,还是有些犹豫。

    “你的事那个老家伙说了,我告诉你,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赌坊,走!”

    朱辉说着,竟然带着秦皓大步向着赌坊走去,可是奇怪的是,门口的人好似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这是一个幻阵,除非有赋灵境强者,否则常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朱辉大摇大摆的向着赌坊后面走去,丝毫不怕别人发现,果然,后面别有洞天。

    在这里,也有一些人在赌博,可是他们桌面上不是金银,而是一块块的灵石、妖核。

    甚至在深处,还有更加强大的元气波动。

    “这里可是整个唐山城最豪华的地下赌场,看上什么,尽管拿!”

    朱辉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同时警告秦皓不得动桌上的东西,否则会被人发现。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皓看着不远处那一堆堆的妖核,毫不犹豫的下手,这里可不缺乏通玄境。

    而朱辉也顺了诸多的灵石,毕竟那些阵法,还需要灵石布置。

    过了一株香的时间,朱辉带着秦皓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赌坊,这个幻阵,一炷香之后自然会解除。

    可是放松警惕的二人,并未看大在远处的拐角处,一个少年看着离去的秦皓,眉头紧紧的缩了起来。

    “怎么会是他?”

    此人正是之前被秦皓吓尿的白家少年,感觉不对之后,迅速向着赌坊走去。

    原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二人,没想到第二天竟然被白子秋杀到了门口。

    “小子,老鬼,你们好大的胆子!”

    白子秋杀气腾腾,看向朱辉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杀意。

    “白子秋,昨天的事情我已经条查清楚,就是你们那个二世祖故意找茬,今天……”

    可是紧接着,韩亭一脸不悦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身后还带着一队官兵。

    “韩亭,别特么跟我装糊涂,昨晚赌坊被盗,就是这两人所为!”

    轰!

    下一刻,白子秋突然大怒,身上涌出一股狂暴的杀气,剑指秦皓和朱辉。

    而朱辉更是毫无节气的“吓倒”过去,躺在那里不住的翻着白眼。

    “白子秋,你们白家做事是不是太霸道了,难道以为,这唐山城是你白家的?”

    一旁的韩亭,直接站在秦皓面前,毫无惧色。

    可是秦皓却看到,远处有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年,正在冷漠的盯着自己。

    “白前辈,或许真不是这位兄弟所为。”

    一道声音响起,白子秋身形一震,眼中闪过一抹恐惧,随后看向那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