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咔嚓!

    一道足以将赋灵境强者,在顷刻间毁灭的力量,突然出现在星罗阁上。

    恐怖的死亡气息,瞬间在擂台之上荡漾而出,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块石头。

    恍惚间,人们看到了诸多,让自己灵魂颤粟的画面。

    一尊千丈魔神,仰天嘶吼。

    刹那间,苍穹破碎,日月无光!

    一名背生双翼的人类,冲天而起,一拳轰碎一轮黑色的太阳。

    毫发无损!

    一条万丈神龙,轻轻一动,混沌之气翻涌,仿佛踏着那亘古的凯歌,从天外而来。

    所过之处,星辰在无声无息的毁灭!

    这时,一名身穿青衣,略显渺小的身影,缓缓的挥出一剑。

    刹那间,虚空蹦碎,恐怖的剑气直奔苍穹之上的神龙而去。

    万丈神龙喋血,从天而降,破碎无数河山!

    虽然只是景象,可依旧能感受到,那是一场来自,上古时期的战斗画面!

    就在人们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时候,星罗阁四十九座山峰,同时发出了光芒。

    在那毁天灭地的力量,尚未彻底爆发的刹那,直接被那庞大的阵法禁锢。

    可以看到,那道粗大的血雷,依旧在围绕着那擂台游踪,同时,擂台之上的血迹,也在缓缓流动。

    “奇怪,擂台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据说这东西刚刚被挖出来的时候,天降血雨,甚至还有远古神魔的虚影,在上面出现。”

    “甚至当时整个东武王国,都听到了那来自亘古前的哭泣声!”

    周围一些知道真相的长老,在那里窃窃私语,久久不能平静,他们依旧沉浸在刚刚的画面中。

    “师父,刚才……”

    主峰中,左宁恐惧的看着那座擂台,声音充满了颤粟!

    “这件东西,怎么会被我星罗阁得到?”

    “哎,外界传闻,这件东西被我星罗阁的得到,可是又有谁知道,是它自己选择了我星罗阁。”

    阁主也处在震撼之中,生死擂台启用过数次,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真的以为,天武圣地五年一次选拔,是真的看中我东武王国,其实,一切都因为这件不详的东西。”

    阁主说完,黯然不已,既然擂台出现异变,恐怕用不了多久,天武圣地就会有大能降临!

    “糟了!”

    就在这时,阁主突然失声喊道,声音瞬间席卷四方!

    开始其他人还明白,可随即所有人都醒悟过来。

    李松和秦皓还在擂台之上!

    刚刚的一幕,二人并未看到,可却已经感受到了擂台发生了变化。

    一切说来繁复,实际上只是在电光石火间完成!

    就在阁主的声音,还回荡在众人耳边的时候,那道巨大的血雷,竟然被擂台之上的血迹吸收。

    随后天空恢复正常,擂台之上,秦皓二人的身影,再度出现!

    但这时候,秦皓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在李松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恐惧的光芒。

    再其身后,不断的崩碎的山峰,已经消失不见,此时他面如白纸,惊恐的看着秦皓。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刚刚应龙出现的刹那间,直接将李松地阶武脉的力量全部撕裂,甚至当着他的面,将之全部吞了下去。

    “怪物?你才是怪物。”

    秦皓说完,身躯如同闪电一般,向着李松冲去,所过之处,空气发出一阵刺耳的撕裂声。

    这,也是其他人看到的一幕。

    原本气势汹汹的李松,却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疯狂的逃窜,惨白的脸上,还挂着近乎崩溃的神色。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现在的李松,直想快点逃离这里,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武脉正,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侵蚀。

    就好像有万千蚂蚁,在他体内撕咬一般!

    同时,他现在催动自身的力量,也感觉无比的困难。

    他的速度快,可秦皓的速度比他不知快了多少倍,身后一连串的爆响声出现,鬼魅般的秦皓,已经挡在他的面前。

    砰!

    秦皓一拳挥出,甚至李松都无法看清拳头的轨迹,就感觉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瞬间向着远处飞去。

    “你说的,要先废了我的武脉!”

    秦皓犹如鬼魅般的声音出现,李松苍白的脸,变得更加难看,随后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因为刚刚,一股更加强大,充满毁灭气息的力量,冲入了他的体内。

    疯狂的破灭着他的生机,蚕食他的武脉!

    “怎么会这样?”

    “刚刚发生了什么,李松师兄怎么会败?”

    “那可是硬抗赋灵三招的人,这这……”

    下方,无数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发生了幻觉,可是眼前的一幕,又容不得他们怀疑。

    “哈哈……想跟这个小家伙生死决斗,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下方,熊霸天仰天大笑,甚至还不屑的看了一眼二峰的位置。

    在那里,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显得有些扎眼!

    “师父,小师弟他!”

    此刻二峰所有人都看向对方,希望他能将李松救出来。

    但现在别说他,纵然是阁主出手,也不可能在里面救人。

    一入生死台,阴阳两世人!

    咔嚓!

    下一刻,秦皓毫不犹豫的一脚踩断对方的手臂,随后慢慢的对他进行折磨。

    因为他发现,在李松的身上,有着一种沧桑、厚重的力量,不断的融入自己的武脉。

    甚至那种力量,在经过九龙炎的时候,都不曾有多少减弱。

    自己的武脉,在吞噬对方的地阶武脉,而缓慢的进化着。

    这一发现,让秦皓有种要发狂的冲动,完全是兴奋的,甚至李松的惨叫,完全被他忽略掉了。

    可是他的享受,在别人眼中,就是恶魔的行径!

    下面,很多长老已经主张,等秦皓出来,要对他严惩,其中就以二峰的长老为主。

    “姓梁的,你让你徒弟偷带禁器上去,这笔账是不是也该算算?”

    就在所有长老进入主峰的时候,正在遭受巨大折磨的李松,终于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此时秦皓感觉自己的武脉之中,出现了一种浩瀚的气息,仿佛在自己体内,即将衍生出一片大陆一样。

    这时,他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危机感,悄无声息的出现。

    睁眼的瞬间,脸上布满了惊恐,刹那间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