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听到对方的话,梁鹏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谁,我还没问你们是谁呢,那只小狗多少钱?赶紧出个价,我家小姐还等着呢!”

    丫鬟面露不悦之色,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

    “小雪,不得无礼,这是我杨家的恩人。”

    随着那道声音出现,一个气质冷艳而高贵的女子,出现在了秦皓的眼前。

    不过,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小姐。”

    对方一出现,那名丫鬟便退到她的身后,随后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秦皓二人。

    此时,一旁的梁鹏翔,一脸猪哥样的看着那名女子,甚至嘴角还流出了口水。

    “这位公子想必就是秦皓吧,小女子杨清薇,管教不方,多有得罪,在这里给公子赔礼了。”

    说是赔礼,但是声音依然冷冰冰的,而且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赔礼道歉的样子。

    “不知杨小姐此来何事?”

    听到秦皓的明知故问,对方眼眸中,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寒芒。

    “看样子,公子是不想割爱了,听说,你是九峰宗的弟子。”

    提到九峰宗的时候,对方的口气中,是满满的不屑。

    现在,一向口齿伶俐的梁鹏翔,依然没有缓过神来,五官更是挤到了一处。

    “如果小姐没事,还请移步!”

    明白秦皓话中的意思,杨清薇身上的寒意,变得更重。

    “终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

    对方说完,直接扭身离去,从始至终,梁鹏翔看着对方,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

    白马则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陷入沉睡。

    “皓哥,这丫头大有来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乾元学院的人。”

    此刻,梁鹏翔再也没有了那副猪哥相,语气反而变得十分严肃。

    不过之后的叙述中,原来这乾元国内,有着一院四宗的称呼。

    一院,就是乾元学院,在那里,聚集了乾元国内所有的年轻俊杰,以及王侯之后。

    可以说,乾元学院,就是乾元国的未来!

    四宗,就是九峰宗、天极宗、归元宗和赤月宗。

    分别镇守乾元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而且每隔五年,乾元学院都会到四大宗门中,选择有天赋的弟子,加入乾元学院。

    离下一次选拔,也没多久了。

    “她能直接进入乾元学院,要么就是有大背景,要么,就是天赋超绝。”

    听到他的话后,秦皓总感觉,这个女子日后肯定会找自己的麻烦。

    “还是实力太低了,杨家的人也不可深信,还是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看了一眼熟睡的白马,秦皓知道,若非万不得已,它也不会出手。

    而且上次出手之后,白马就变得极度嗜睡。

    可是当秦皓准备修炼,刚刚拿出聚灵丹的时候,沉睡的白马,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颗聚灵丹吞了。

    随后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秦皓!

    秦皓发现,白马并没有吸收天地元气,那丹药的力量,全部涌向它体内的一处。

    在哪里,正是那条奇怪的筋!

    “你需要丹药的药力,炼化那条筋?”秦皓疑惑的问道。

    没想到白马竟然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

    “你看看,你需要什么?”

    秦皓直接将那最下层木架上的丹药,全部取了出来,白马左看右看,最后依然选择聚灵丹。

    “呵呵,别的东西我没有,就这东西多。”

    秦皓笑了笑,在戒指之内,还有着数千万颗丹药。

    而白马吃了五颗之后,才心满意足的趴在秦皓肩上。

    “奇怪。”

    隐隐间,秦皓感觉在那条筋上,出现一些奇怪的力量,不断没入白马的体内。

    不过看这样子,恐怕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将那条筋炼化。

    最后秦皓也陷入了修炼中,有了聚灵丹的辅助,吞噬天地元气的力量,越来越快。

    特别是一到夜晚,秦皓身旁,元气更是浓郁到几乎雾化的状态。

    这里的异状,更是引起了杨家的注意。

    杨家家主,此刻就站在院子里,感受着其中的元气波动,心里无异于掀起滔天巨浪。

    “父亲,不如我们……”

    杨清薇如同鬼魅一般,来到了他的身边。

    “唉,这里是杨家,若是被九峰宗的人追究起来,谁也保不了我们。”

    随后面带警告之色,看向杨清薇。

    “陈家上百人,一个喷嚏就给杀死,而且连那个老鬼,都在这小子手里翻船,他绝对没那么简单。”

    “这件事谁也不准说,先送他回九峰宗,到了乾元学院,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那只异兽弄到手!”

    “最好也想办法,得到这小子的修炼功法,这样强行掠夺天地元气的功法,我从来没有见过。”

    夜色撩人,寂静无声!

    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白马悄悄的睁开双眼,露出了一抹鄙夷之色。

    冥冥中,秦皓察觉到了危险悄然远遁,开始疯狂的冲击起四重境界。

    在那三条武脉之中,分别出现了一条蛟龙,轻易的冲开了第四条武脉。

    同时秦皓手中,也出现了两颗蛇类妖核,一道道冰冷的气息,疯狂的向着秦皓体内涌去。

    整整用了半夜的时间,第四条武脉,才彻底化为一条蛟龙。

    不过散发的金色光芒,却远远远不如其他三条。

    原本秦皓还想,冲上四重之后,继续冲击五重,可是那第四条武脉之上,却露出了一抹匮乏之感。

    仔细看去,那条武脉虽然犹如实质,可却是一个空壳。

    “难道,每条武脉还得不断用元气滋养?”

    进入开脉二重的时候,是用了一条五阶的蟒蛇,才将其巩固。

    即便九龙炼体诀,不停的吸收天地元气,也是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进入开脉三重。

    嗡!

    心中明了的秦皓,刚要停止修炼,识海之中,那副画卷突然间震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只沉睡的白马,突然睁开了双眼,惊恐的从秦皓身上跳了下去。

    可这是秦皓的意识,已经来到了识海之中,在那副古卷之上,再度飘出的一个个金色的字体。

    “九龙欺天术!”

    睁眼的瞬间,满是浓浓的惊骇,而他的心里,更是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