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盆地中那些石柱的出现,周围山峰上那些石雕,双眼中竟然出现一道道乌光。

    原本石质的身体,竟然荡漾出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魔气,冷漠的看着山峰上的众人。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当出现了整整九十九根石柱时,整个盆地竟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同时那些石柱上,竟然出现一点点红色的光芒。

    此刻,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

    “不好,这些石像都活了!”

    “快闪!”

    一瞬间,那些学院弟子纷纷大乱,因为周围那些石像,竟然全部动了起来。

    原本静静伏着的二人,也在瞬间爆退!

    轰轰!

    一阵山摇地动声传来,两个半丈的深坑,赫然出现在二人刚刚的位置。

    秦皓不禁摸了一把冷汗,这些东西无声无息,要不是看到其他山峰,恐怕躲不过对方的突袭。

    扭头看向周围,发现那些石雕正在缓缓的向着他们靠近,远处,战斗早已爆发!

    “咔咔!”

    这些石头人刚刚苏醒,好像还没习惯一般,动作不是一般的慢!

    可是它们的力量,却不容小觑,而且,数量也太多了。

    “胖子,赶快出手!”

    秦皓一声一怒吼,直接挥拳打向最近的石虎,这一拳,就算是丈许大小的石块,都会直接轰爆。

    咔咔咔……

    出乎意料的是,石虎并未破碎,仅仅出现一些细微的裂痕,看似石质的身体,竟然如此坚硬。

    “皓哥,这些家伙太难对付了!”

    远处,梁鹏翔更是落入下风,心中怒火升起的刹那,修罗战斧瞬间出现在手中。

    “嗯?那家伙竟然有魔器,给我盯紧了。”

    远处,那名魔修贪婪地看着梁鹏翔,甚至身躯不由得颤抖起来,仿佛能感受到那柄战斧的不凡。

    轰轰轰!

    修罗战斧纵然是被封印,也是一把及其锋利的魔器。

    那些石质魔灵,根本挡不住梁鹏翔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不一会,数尊石像就被砍成碎石。

    而秦皓面对的那只石虎,也在同时被他生生击碎!

    这时,一道惊天剑意突然冲天而起,秦皓瞬间瞪大了双眼,看向远处。

    哪里,叶熙元已经被十几尊魔灵围住,可是他脸上并未出现什么不安,反而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刹那间,一道如同烈阳般的光芒突然爆发,剑气如同狂风一般,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可以清晰的看到,再其身旁的土地,瞬间出现半丈的深坑,如同被什么恐怖的妖兽抓了一下。

    而那十几尊魔灵,在接触到剑气的瞬间,更是如同一个被撕裂的玩偶一样,化为漫天石粉。

    锵!

    利刃归鞘,叶熙元不屑的看向一旁,哪里,杭雨欣冷漠的看着他。

    “就几尊石像,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

    杭雨欣语气不善,在她身旁,也出现了不到十尊石像,缓缓的向着他围拢而去。

    “示威?你还没那个资格?”

    叶熙元说完,反而扭头看向狂性大发的梁鹏翔,甚至眼神中还出现一抹思索。

    可是他的样子落在杭雨欣眼中,那是赤果果的轻蔑、无视!

    下一刻,婀娜的身影突然扭动,如同跳起了世间最美的舞蹈,身影时隐时现,从哪几尊石像身旁绕过。

    可是秦皓却突然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看到,在那些石像身上,竟然出现了三个一抹一样的掌印!

    哗啦啦……

    就在杭雨欣的身影出现时,那些石像瞬间化为碎石。

    而秦皓则再度陷入了苦战,不过渐渐的,这些石像的弱点,也都被他找到。

    而在那盆地中,却出现了一个广场的雏形,至于那些石柱,却是一个庞大的阵法。

    “大人,这些魔灵的实力,好像太弱了吧?”

    在魔界,只要是魔灵,那可都是赋灵境的修为,可是现在,却被这些凝神、通玄境的人狂虐。

    “你懂什么,这里不是魔界,没有魔气,数百年的时间过去,还能剩下多少力量。”

    生有獠牙的魔修,精光湛湛的看着那即将出现的广场。

    中央,一个十几丈的巨大石像,落入他的眼中。

    “这到底是谁的墓穴?”

    这里的异状,也引起了其他一些魔修的注意,现在,他们已经来到这附近。

    “找到宝藏,你还想独吞吗?”

    其他魔修到来之后,不满的看向那个獠牙,可是他的眼中,却闪过一道寒光。

    “通知你们这些蠢货?难道是想送死?我发现的,自然是我的!”

    “那就看谁的拳头硬,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进入之后,我可就不客气了。”

    在魔界,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然而这处大墓,最大的危险,还需要他们一同面对。

    轰隆隆!

    就在秦皓打碎第十个石像时,附近的山脉突然间剧烈的震动起来,许多石像直接载落下去。

    甚至连远处许多学院的学生,也随着那些石像滚落想那个广场。

    “啊!”

    “这是什么?”

    “我的手!”

    那些逃过石像碾压的人,刚刚接触到那个阵法,身体就迅速的苍老、腐朽!

    身上的精血,更是不受控制的破体而出,冲入阵法之内,眨眼间的功夫,竟然化为一具枯骨!

    “据说,魔族之人修建墓穴,都需要鲜血才能打开。”

    “而且,越是天才的鲜血,越是容易!”

    叶熙元和杭雨欣说哇,同时看向秦皓二人,随后天上那只闪电鹰和白鹤,直接向着二人冲来。

    “不好,这两个混蛋要我们血祭!”

    刚刚二人的声音并未可以掩盖,纵使隔着很远,二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拼了,若是逃过此劫,定然让这二人授首!”

    秦皓也是心生杀意,自己之前并未见过二人,没想到竟然下此毒手,要知道,他们的坐骑,也都有着凝神境!

    甚至都不知道,它们如何进入这里面的。

    呼呼……

    可是,让二人直接崩溃的是,他们连拼的资格都没有,一鹰一鹤在空中,疯狂的振翅,狂风瞬间袭来。

    原本想要出手的白马,还未从秦皓肩膀上下来,就随着他的身躯凌空飞起,向着那广场上的巨大阵法落去。

    狂风呼啸,甚至连口都无法张开,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咒骂!

    “哼,不知道那个骚蹄子知道,会不会伤心!”杭雨欣冷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