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的床铺上,卡丁悠悠醒了过来,逸仙告诉他已经到了J星域九州星区外围,他才稍微清醒的问道:“距离开战,已经过去多久了?”

    逸仙的眼中带着永恒的温柔就站在卡丁的身边,听到他问话后轻声道:“42天2小时。”

    “辽(和谐)宁现在还活着吗?”

    “嗯。”逸仙微低眉眼道,“她很优秀,能够把J星域的舰队拖这么久,但没有意外的话,恐怕在劫难逃。”

    卡丁叹气道:“如果我有C星域,那么辽(和谐)宁必将成为最锋利的剑,不会比维内托差多少。”

    “重(和谐)庆妹妹有些特别的想法,不过我会劝她的。”逸仙很明白卡丁话里的意思,也知道他现在烦恼的是什么。

    当初卡丁肯带着她们出逃C星域,一方面是对这六位舰娘的确存在感情,另一方面何尝不是知道与J星域战斗是以卵击石之举,他更想保全自身,以期将来有着更大的图谋。

    别人拿他与塞伦·雪普相提并论不那么正确,海军底层出身的提督与政客出身的提督有着本质上的差别,他的确对逸仙有着无法代替的依赖的喜欢,但没有塞伦·雪普那样普遍的同情与怜惜。

    换做塞伦·雪普在这里,自然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但他是卡丁,亚布尼艾尔.尼.杜布雷斯克.卡丁,一个在万里长城防御圈建立前就移居到C星域的古老家族后裔,辉煌的历史与过去形成的家族教育背景,促使着他内心深处不断渴望着权力,意识到辽(和谐)宁的远大抱负后,他们之间的分歧就无可调和。

    “绕了这么远的路终于到这里了,提督,我们什么时候发动袭击?”逸仙细心的感到了卡丁的内心还有一丝不舍与挣扎,对辽(和谐)宁一直都抱有戒心的她出言转移了话题。

    卡丁微微摇头道:“联合舰队虽以全面出击,但他们的补给线都防备森严,看似空虚的本土也必然外松内紧,贸然进攻不是明智之举,再等三天时间,J星域就快迎来剧变了,那才是解RE星域之围最好的办法。”

    “了解了,重(和谐)庆妹妹一心求战,我还得去和她说说话,提督你先洗漱一下吧。”逸仙冲着卡丁恬静的笑了笑道,“待会我会把早餐给你带来的。”

    “辛苦你了,逸仙。”

    醒来并短暂的交流过后,逸仙款动双足离开,紧身短窄的旗袍下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很轻易的夺走了卡丁的注意力,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为止。

    逸仙的美平静而动人,不像月素灵那般永远是光彩夺目,但在恬适的环境中更有着让人迷醉的味道,她站在身边只会为伴侣增添光彩,却不会抢走所有的风头,反而将伴侣衬托得更加光鲜。

    如果她不是成为了舰娘,或许C星域的贵族中会多一位与月素灵抗衡的美人,但正是因为她成为了舰娘,卡丁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他毕竟来自一个外来的家族,没有C星域本土的豪门支持,卡丁不可能身居高位的。

    “我会带你回去的,原本该属于你的风采,都将给你带回来。”卡丁自言自语的点头,也许在这件事上,他与岳重会有共同的话题,但是否是为了追寻本心所求而附带实现甚至掩盖肮脏的自我欺骗,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次他需要与一个人合作,那个曾经被自己带在身边教导过一阵,想要用作棋子最后却因为种种意外而放弃的家伙,本来按照原定计划,卡丁舰队这个时候应该在骚扰J星域联合舰队的补给线,迫使他们放缓对RE星域的进攻以争取A星域转变态度,不过随着岳重的那一道通讯传来,卡丁放弃了之前的计划。

    他试图在J星域内部展开行动,希望卡丁的舰队能够潜入到J星域境内予以配合,同时卡丁也收到了晓美焰传来的J星域边境布防图,并明确的告诉他这个重要的军事情报,来源于那个叫做白石坚信的年轻人。

    “一开始他只是偷到了藏在J星域首都科研所的泛用晶介后想要逃走,结果发现J星域突然进入了战时戒备状态,普通的离境手续根本不被批准,白石坚信也被困在了J星域首都星中。为了寻找逃走的方法,他不断潜入到各机要部门想要制造一个能够被允许出境的假身份,顺带的为了找到更多的筹码,也临时充当起了间谍,J星域的边境布防图便是无意中找到的。”

    当时岳重的语气带着一丝惊讶和期待,也许他和晓美焰一开始都没有想到白石坚信能够凭借一套还算不错的外骨骼机甲取得这么大的战果,所以卡丁也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之后阿姆芙又与白石坚信取得了联系,哦,阿姆芙是名扎奇的手下,曾经负责与白石坚信接触……总之阿姆芙知道了他还困在J星域后,转而不再要求他找机会离开,而是去寻找J星域更多的机要情报。虽然白石坚信对阿姆芙变更了小焰之前的交易条件很恼火,但没有选择的他还是这么去做了。”

    卡丁对岳重默许阿姆芙这么做并不奇怪,他很清楚岳重并不是一个讲信用的家伙,根据局势临时改变态度并要求其他人做更多事,在塞伦·雪普身上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为了不影响晓美焰在白石坚信心里的形象,借阿姆芙之口来说也没有什么问题。

    “你和白石坚信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知道他原本是个老实人,不过老实人被逼急了爆发出来的潜力也让人无法估量,白石坚信取得了很多东西,不过阿姆芙一直没有松口过,直到后来他在一次行动中接触到了J星域的红色变革者组织,一切就又不同了。”

    “终止一场战争的最佳手段不是正面对抗,如果有机会在其不稳定的后方制造一次影响深远的变革,那么停战的条件就很容易被新的掌权者所接受,尤其是在竹中雪完全掌握了联合舰队与陆军部队的当下,新的掌权者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他继续控制着随时都能够颠覆他统治的力量,七大星系第一战大规模战争期间,G星域不就是这么对付S星域的,不过却也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

    听了岳重说了这么许多,卡丁终于有所回应:“你是想我给他制造这样的机会?白石坚信再怎么黑化,始终也只是个不懂事的年轻人,他能在红色变革者组织中得到重用,也是你或者晓美焰暗中帮忙的吧?即便如此,面对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他也只有被玩弄的份,何况现在J星域是S星域的同盟,S星域会让变革者组织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发动变革吗?”

    “他只需要尽自己一份力就够了,所求的也不是在J星域里得到多大的权力,这一点是和你不一样的。”岳重道,“他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你也能借助这一次变革解决RE星域的危机,两全其美不是吗?至于S星域是否会阻止红色变革组织在J星域的行动,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我另有安排。”

    在这个时候,岳重的布局是卡丁无法拒绝的,此时的卡丁仿佛也明白了岳重从出现的那一天就一直在准备着那根撬动七大星系的杠杆,现在到了他发力的时候,自己却不得不去配合。

    毕竟A星域对J星域宣战再怎么水到渠成,终究都是存在一些小概率的变故的,像他这样的人如果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便绝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哪怕是与恶魔进行交易。

    卡丁当即改变了自己对J星域的作战计划,根本没有出现在J星域的补给线上进行骚扰,让竹中雪以最快的速度在RE星域建立起了海军基地。

    这件事他没有对LN说一个字,后者发现他根本没有任何动作时除了更加坚定与卡丁作对的决心外,也不再有什么其他的影响,现在已经到了岳重所预测的,J星域那些红色变革者发动变革的前夕,无论他们是否取得成功,竹中雪恐怕都不能再放心大胆的进攻RE星域了。

    至于这里的事件会给岳重带来什么好处,那已然不在卡丁的考虑范围内,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像岳重一样多点布局,现在想多做些什么也是无能为力的。

    而岳重之所以会与卡丁联系,一方面是不想他这么快倒下,但更重要的目的依旧是为了维内托,与之前在欧罗巴星系布局,使得维内托名扬天下一样,在亚细亚星系中也需要一个传奇的故事,当世界大战的两大战场都出现了维内托的身影,并创下无法复制的奇迹时,她的名声便由不得任何人质疑了。

    “提督,我回来了。”

    逸仙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卡丁面前,她看见卡丁还躺在床上,担心的问道:“在想什么事情吗?”

    “逸仙,我有点担心。”卡丁苦涩的说道,“也许我们还有着更可怕的对手,所以在这场战争结束后需要更细致的谋划着应对的方法了……如果我失败了,你不要想着为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