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飞船在国际刑警里昂总部上空一闪而过,原本聚集在这里的国际刑警们瞬间从天台上消失,完全进入隐形状态的可能性飞船没有人能够知晓它将要去往何处,一般情况下它肯定是载人前去支援收入侵国家的,但根据晓美焰的计划,它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到达冰岛,凭借晓美焰的手段是绝对能够控制住八云紫的,不过前提是必须找到她才行。

    大洋彼岸的冈崎梦美或许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座驾的行动轨迹,然而她并没有将其夺回的意思。

    坐在凳子上望着面前设计图发呆的冈崎梦美被人敲了敲脑袋,生气的抬头一看,发现北白河千百合正拿这勺子瞪大了眼睛:“又要我来叫你去吃饭,真担心你哪天把自己给饿死了。”

    “沉火玉名突袭冰岛了,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她应该不是那种冒进的人。”冈崎梦美道,“你觉得呢?”

    “那个喜欢做人体实验的疯子吗,那可是比你还疯狂的存在,我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北白河千百合道,“对了,之前在墨西哥逃难过来的兵员里发现的天人已经抵达芝加哥,你什么时候去见她们一下?”

    冈崎梦美沉吟了片刻后道:“吃完饭我们就过去,天人的力量体系我很感兴趣。”

    到最后冈崎梦美也没有对晓美焰攻击冰岛的行为做出任何反应,她决定静观其变,虽然晓美焰要是控制了八云紫的话那么自己试图解析大结界的计划就难以进行下去,但以她对八云紫的了解,那个妖怪贤者是不会轻易被人给抓到的。

    另外,因为之前对历史长轴的解析,冈崎梦美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八云紫和上白泽慧音外第三个能够探知岳重现状的人,那个把自己逼出亚洲大陆的家伙现在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因为破坏了历史因有的进程和轨迹,历史的自发修正将其移除了帝尧的时代,新给予他的身份是一名治理黄河水患的民工,也就是说他来到了帝舜的治下。

    重新规整了的历史清理掉了岳重和妹红之前的影响,但岳重在这个过程中知道了很多情报,首先他不用真的度过五千年的漫长岁月来完成和现实时间的重叠,只要做出足够的影响,历史会将其所处的时间前移,如果做的足够多,那么就不至于老死于古代。其次,他发现历史长轴的副卷里依旧记载着他曾经做过的事情,而对应的大结界意识也出现了理念波动,很有可能是他的作为让戚小萌的灵魂残余感知到了。

    在帝尧的时代里,颁农耕时令定四时成岁,岳重完成了自我能力的深度开发,因为与宫永咲的联络通道依旧存在,他现在使用起节气之力来也更加娴熟了,除了力量层面的些许提高,对于岳重更重要的是在那里的经历,时代的错位感与历史的厚重往往能够给人不少的感悟,如果现在熟悉的人再看到岳重,会发现他比以前要沉稳了不少。

    八云紫的放逐是为了让岳重和妹红在时间的磨合下走到一起,进而彻底摧毁岳重与他现在两大强援的关系,如果岳重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他再怎么提高也是无济于事的,但要想处理好这个关系又谈何容易,难道让岳重抱着一颗让大家都幸福的心去说服所有人吗?这样做的话,他肯定死得很干净,而且不会再有谁去选择拯救他。

    毕竟啊,他不是有莫大气运的攻略大联盟成员。

    反观真正的攻略大联盟成员,除了那个还在被人笑话的阿莫奇之外,沈渠觉得自己的第一个世界进展得还不错。

    虽然出了一些意外放走了恶魔化的晓美焰,但魔法少女世界里的美少女还有很多,他觉得把黑长直放到最后一步都可以。

    收到攻略大联盟的召唤并获得了强大的金手指,沈渠快速调整好了心态做好了成为主角的觉悟,不可否认沈渠也有一颗向往并喜爱二次元的心,但在周边主流价值的熏陶下,他难免会产生一种优越感,自己这个被选中为主角的人,身边多些恋人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是出现了并被他看上的。

    沈渠这段时间一直赖在巴麻美的家里,他似乎打算把学姐当做第一个攻略的对象了,那么这种无奈之下的**应该会擦出不小的火花。

    魔法少女们正在寻求着破除晓美焰绝望计划的方法,初步目标锁定在了鹿目圆香身上,毕竟晓美焰现在绝大部分力量是来自曾经的圆神,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重新让鹿目圆香获得神力肯定会起到巨大作用的,甚至直接把晓美焰打回原形也说不定。

    这个办法需要沈渠的能力,心愿之种理论上是能够完成一切心愿的存在,虽然现在还处于幼苗形态的心愿之种还不能够进行这种程度的改变,但沈渠已经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魔法少女中的核心人物。

    学姐家的例行聚会,巴麻美很早就起来准备了不少甜点与饮品等待着那些白吃白喝的家伙上门,同样起得很早的沈渠想要帮忙,可惜他的厨艺天赋和岳重的水平是一样的,到最后只能是蹲在沙发上看着巴麻美忙碌。

    “是错觉吗,麻美好像在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在着呆了一个月了,一次特别事件都没有发生过。”沈渠觉得自己是不是攻略的方式出了问题,妹子们应该不会对一个好吃懒做的宅男感兴趣吧?

    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的沈渠找到了自己唯一可以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打扫卫生,等他找到扫帚和抹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又发现家里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需要清理的地方,或者说以他的标准来看,这里完全没有必要打扫。

    巴麻美端着切割好的蛋糕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时看见沈渠正拿着自家的扫帚发呆,便微笑道:“你要实在想做点什么,就去把厨房里的垃圾袋给扔到楼下垃圾桶里吧。”

    沈渠连忙点头冲进厨房,三秒钟后手里攥着垃圾袋出门了,巴麻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叹了口气后摇摇头道:“一个月了,非要我赶人吗?”

    巴麻美并不是对沈渠有什么意见,一切只是因为对方和魔法少女们相处时有些刻意的迎合,即使他的目的性掩藏的很好,可细心的麻美总是能够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这个男人一直在掩饰着自己,那么无论说话做事都不可能自然起来。

    从天麻世界离开之前,岳重找过巴麻美说了一些事情,这其中包含了他的猜测,而沈渠的出现应证了这一点。

    “阿莫奇的在攻略大联盟中应该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这次能够成功,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麻美,我还需要再拜托你一次。如果我不能回来,替我照顾好小焰,她的性格很倔强,如果出现了让她妥协的情景,小焰必然会选择极端的方式。”

    那时候的自己没有想太多,所以很爽快的答应了岳重,没想到这个事情真的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自己为契机的。

    最初听到沈渠的指控时巴麻美的内心是有一丝愤怒和不敢相信的,但当她想起来了那个挡在自己面前不让自己杀掉即将魔化的岳重的身影时,麻美有些动摇了,那个强势的晓美焰时刻都在流露着悲伤,设身处地的去想,自己和她一样的话,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

    “麻美,事无可避的时候不要去强行阻止,静观其变等待时机吧,攻略大联盟的家伙肯定有臭毛病,这一点备胎大联盟也一样,在合适的时候再出手影响事态的走向,这也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万一来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一旦发现你有针对他的企图,说不定会直接攻击你。”

    心狠手辣的家伙就是你好不好,当初要是你有能力杀掉我,肯定已经动手了。话说你对晓美焰的关心还真是无微不至啊,如果你能预料到之后的变故,还会这样吗?

    出现的是一个略有心计但稍显稚嫩的家伙,一开始麻美觉得沈渠还是不错的,起码敢于去抗来自晓美焰的压力,不过通过之后的相处,麻美总算明白岳重说的臭毛病是什么了,真是满脑子的春啊。

    要不要帮岳重这个忙,巴麻美其实并没有考虑好,再说晓美焰这次搞出的动静也太大了,就算是温柔的学姐也忍不住动怒。

    下楼扔垃圾的沈渠回来了,伴随着他一起的是杏子和冥樱的吵闹声,两个都是贪吃的家伙,这一次好像在争论谁对提高沈渠的心愿之种能力的贡献大,还打算以此来划分谁今天能够多吃一块蛋糕。

    沈渠那里一如既往的居中调和着两人的争执,本着谁也不得罪并且尽量示好的态度说话,倒是走在前面的沙耶加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要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茶会,有这个时间多去让沈渠升级不是更好吗?”

    “这叫劳逸结合,你这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蓝毛脑子里到底有没有休息的概念。”两个吃货瞬间调转矛头指向企图破坏她们白吃白喝行动的沙耶加。

    “晓美焰的绝望能量收集还在危害着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时间休息!”沙耶加不满的道。

    “要不沈渠你和沙耶加出去满足别人的心愿吧,我们今天反正不去了。”

    沈渠看了一眼沙耶加充满期待的眼神后,点头答应道:“好吧,你们玩得开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