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端的世界里,晓美焰无意拖延时间,是以当卡丁与赛伦·雪普结束谈话后,她已经穿越茫茫星海抵达了I星域文明的核心区域,第一恒星带。

    虽然表面上看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但实际上进入了时间支流的晓美焰是经过了漫长的跋涉才抵达这一恒星带的,能够从容的穿梭在各个位面节点的晓美焰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只是她之前没有到过这里,七大星系这个位面群与虚空缓冲地带各地区的详细坐标她没有,所以不得不用这种比较耗费时间能量的方式过来。

    作为七大星系中顶尖的星域势力核心,第一恒星带受到深渊舰队攻击后受损最为严重,但同样他们重建的速度也是最快的,当奥拉行星这些偏远地区的星球还在积攒资源准备一点点的发展时,汇聚了I星域绝大部分精英的第一恒星带早已建立起了完整的首都星区防御,相对静止的星际要塞与近星重炮舰将首都星罗马以及第一恒星带所有重要的星球给重重拱卫起来。

    观察到I星域第一恒星带这种严阵以待的架势,晓美焰即便知道这肯定不是单独针对她的,却不禁生出了忌惮。岳重告诉过她一个大胆的猜想,也就是从拉夫中校的表现上推测而来的I星域全面计划。

    趁着七大星系所有势力都处于重建状态下时,I星域很有可能以第一恒星带为主,牺牲民生发展全力促进军工体系,其余恒星带则暗地里重点累积军用能量与战舰资源作为整个计划的基石,最后在七大星系中其他大势力还没反应过来时以雷霆之势发动进攻。

    岳重的猜想并非毫无基础,首先拉夫中校的表现就有着很大的疑点,他与奥拉行星其他部长之间没有百分之百的默契,更执意于影响奥拉行星的政局倾向资源累积,把安德烈亚·多利亚号的重建作为军事乃至整个星球前期的重点,一定程度上忽略了民众的生活水平。

    在奥瑞斯的见闻足以说明民众的生活并不惬意,所有人没有劫后余生的迷茫和庆幸,反而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全力运转着,只是奥拉行星作为一颗生态行星,良好的自然环境和生活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这些东西。

    奥拉行星没有能力重建建造一艘强大的战列舰,但他们却在失去和首都星联系的情况下一直在做,恐怕这是深渊舰队入侵时就已经制定好了的计划。

    晓美焰到这里来不仅是简单的找到和卡丁全息通讯的方式,还有着不少重要的意义,其中一条便是确定岳重猜想的真实性,即便有所偏差,凭她的智慧在有了大致思路的情况下足以补全和修正。

    晓美焰仔细观察了一下首都星防御圈外围的部署后便朝着罗马行星而去,跨过封锁线的一瞬间,她不禁心头一跳,随即加快了速度落到罗马行星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侦测到有不明物体侵入罗马行星,全星球二级橙色戒备状态,最高智脑拟定清理计划……定名黑影。”

    七大星系的顶尖科技已经无比接近晓美焰的程度了,她自己也没有想到,首都防御圈居然能够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过这么强大的反入侵封锁,更加证实了岳重猜测的正确性。

    在欧罗巴星系的发展史上,罗马行星是最为古老也是最为神圣的一颗行星,它的意义就好比人类步入的宇宙时代,占据了成千上万颗星球后的地球。也许它不是欧罗巴星系第一个出现外来者人类的星球,但出现在这里的人类,无疑是最为优秀的,他们所发展的文明辐射到了整个欧罗巴星系,将那些同样古老甚至更加久远的文明给毁灭,包括E星域、G星域以及F星域这些欧罗巴星系中最为强大的星域在内,他们的历史文明至今为止都深受罗马行星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它们的掌权者家族基本都是从这颗星球上走出去的。

    晓美焰为了排除被发现的可能,所以没有确定目标而是随机选择了一条时间支流进入并再出现,她自己也不知道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当紫色的眼眸从纷乱的时间流中脱离出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洁白神圣的大教堂,多少研究过一些I星域历史的晓美焰知道在罗马行星上最常见的公共建筑便是教堂,但她一直都不是很理解,明明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的星际文明,为什么还会有这么浓郁的宗教氛围。

    其实就算是岳重所处的那个现代文明里,身兼科学家和虔诚信徒两个身份的人也不少,更遑论一般人了。

    欧罗巴星系有着统一的宗教信仰,不过不是地球上那些晓美焰知道的宗教,他们对于神的定义也有所不同,更为理智的人们认为神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生命体,他并非无所不能,但必然对人类充满的善意,七大星系作为一个可探知到边缘的宇宙,便是其为人类创造的一个庇护所,而所有生活在这里的人类,都是蒙受其恩泽的幸运儿,换句话说,这里就是所谓的天堂。

    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们,都是在原本世界毁灭后被神所发现带到这里来的,外面的世界会因为无数缘由而走向灭亡,但在神所庇护的国度里,只要神不死去,那么他们就绝对安全,哪怕虚空吞噬了所有的位面,他们依然可以生存下去。

    所以人们都格外的虔诚,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虔诚可以给信仰的神提供力量,这种以自身生存而建立起来的信任无比坚实,即便所有人都不知道神到底在哪里,但至高圣教堂的福泽是无比真实的,被庇护的虔诚教徒们除非背叛了信仰而遭到神罚,不然绝对不会因为意外死去。

    神爱世人,所以不容许人类互相伤害,侵犯同类的生命是最大的原罪,这作为该宗教的至高信条,给人性最残忍的一面套上了一幅牢不可破的枷锁,在罗马行星上一年都不见得会出现一宗恶性伤人事件,真正作为一个理想的神国而存在着。

    因为虔诚所以人们都自律,因为自律便有了铁一般的规则,也因此神的威名越发响亮,远离了这颗星球的人类及其家族或许会因为长时间没有聆听到神的声音而更加贪婪,但至高信条的约束总会让他们有所敬畏。

    战争作为消耗生命最为强大的利器,即便无可避免的出现了,同样还会受到这个约束而变质。所以七大星系的战争,基本都是提督与舰娘来决一胜负,侵入作战也仅仅局限于军事行星的争夺上。

    如果不是泛用晶介的出现,进而产生了不少野心家妄图改变现有的次序,否则七大星系这种大规模的战争很难在生存空间未开发完全的情况下出现。可当大规模的战争出现后,便是对宗教信条最大的挑战,人们的信仰第一次遭到了如此巨大的冲击,是以有人将深渊舰队当做神的愤怒来解释,因为神最终还是痛爱世人的,所以他只是带走了人类互相伤害的工具,而慈悲的留下了绝大部分人的生命。

    宗教这种东西,总是能够在遭到质疑时自圆其说,但如果完全投入到信徒的立场上去看的话,似乎也没有任何漏洞。作为位面群与虚空的缓冲区域,出现大量的人类本身就有些奇怪,如果把神当成一种生物,是它故意把人类弄到这里来的话,那么神说不定还真的存在着。

    对七大星系的情况无比清楚的晓美焰自然不可能像这里的人一样去相信一个所谓的神,因为她自己就是魔神,她曾经最在乎的那个人,也是真正的神明。

    慈祥和蔼的白发神官穿着一身素净的长袍,手中端着一个装满了花瓣的盆子,每当一个人从他身边停下来,他便会轻轻取出一片花瓣在身边的圣水钵里沾上圣水,然后庄重的贴在对方胸前,被赐福的人都会虔诚的低下头,满怀喜悦的接受。

    晓美焰出现在这里,为了避免被察觉的异样自然也得走过去接受神官的赐福,她的目光微微接触了神官的眼睛后便低了下来。

    “神不会接受黑暗,但也不会主动影响世间的次序,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看上去平凡无奇的神官,却一眼看出了晓美焰身上压抑的恐怖,无悲无喜的轻声道,“但在神圣的土地上,神是不允许一切恶行发生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晓美焰微微仰起头,细柔的眉毛轻挑,然后二话不说便离开了。

    这一刻她真切的有了忌惮,并非因为恐惧,但在一个科技为主的世界里,居然真的存在超自然的能力并且成立了一个庞大的势力潜伏在俗世文明之中,便有资格让晓美焰忌惮起来了。

    这颗星球真的是神国吗……怎么可能,宗教的统治能力是无视常规次序的,以罗马行星为首都的I星域,当年可是作为战争的发动方啊,而现在它又在筹备着一次巨大的行动。

    所有被压制的罪恶并非消失了,它会在无法探查的深渊里累积,最终形成一股恐怖的力量爆发出来。

    当真存在黑暗的话,那必然是在最神圣的地下,不是因为晓美焰的到来,这颗星球的黑影,早已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