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军控制区属于通往阿非利加的重要门户,过往兴盛的贸易使得这里拥有较高的经济地位,E星域虽然同样掌握着另一个通往阿非利加的殖民星区,然而那里被建设成了重要的军事要塞,对民用的限制极大,如果可能的话,E星域并不介意将反叛军这里纳入版图之中。

    想法本身是美好的,然而实施起来有很大的困难,这里受I星域文化的影响较深,虽然有较高的自治度,但对I星域的接收程度远大于其他星域,他们有自立的思想并非一朝一夕,勉强受I星域管辖还能够接受,但如果是外来星域试图统治这里的话必然会受到极大的阻力。

    在过去阿尔斯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现在局势不同了,反叛军闹独立,而I星域的主力舰队又徘徊于外不敢深入,黑洞炸弹的影响不仅会产生震慑效果,也在反叛区中造成了很大程度的恐慌,尤其是墨西拿行星的黑洞炸弹袭击事件更是将这种情绪扩大到了极致。

    高层的野心虽然需要建立在民意的基础上,但如果野心过度而危及民众的生命,那么反抗思想也会日益高涨,没有太大的利益值得普通民众去追求,相对起来他们会更加珍惜生命,也会主动的寻求庇护。

    当西西里星的政府被不明攻击彻底摧毁后,适合阿尔斯特出现的时机已经成熟,虽然不太可能一战彻底征服这片区域,但树立起新的威信是可以做到的,即便不甚清楚奥古斯都·凯撒颠覆世界次序的意图,然从他的表现上来看,他对收回这片地区似乎兴致不大。

    身为荣耀的E星域提督,阿尔斯特肯定要为自己的国家争取利益的,凭借着强大的海军实力与各方面条件的形成,拿下西西里星区只要可行,他自然会行动起来。

    庞大的海军分作七支舰队,彼此间保持着均衡的距离从反叛区外围压上,不仅是对在内的反叛军军队形成包围,同样也是接触各行政行星的开始。每支舰队都有着独立作战的能力,形成的泛航线网络更是将侦测做到了极致,反叛军高层大部分被摧毁,剩余残部即便拥有动用黑洞炸弹的能力,对E星域的威胁也大大减小。

    这一切都不是奥古斯都·凯撒希望看到的,他需要的是一个****且能够作为标杆的反叛区存在,引来阿尔斯特是逼岳重现身,可不是为了引火烧身,但现在反叛军被岳重突然袭击后失去了总部,剩下的一滩散沙似乎已经不足以成事。

    到了这个地步,奥古斯都·凯撒依旧没有放弃对岳重的绞杀计划,好像他宁愿放弃这一片地区,也要将岳重和晓美焰置于死地一般。

    “提督,舰队左侧发现战舰信号,是我们I星域舰队自己的通讯标示,安德烈亚·多利亚号连同两艘驱逐舰正在向我方靠近。”朱利奥·凯撒是除了奥古斯都·凯撒外最为明白当前局面对他们的不利,安德烈亚·多利亚的出现难免会让她往不好的方向去联想。

    还没有真正发起对世界次序的挑战,但此刻仿佛已经走到那一步,全世界都开始针对自己,岳重和晓美焰不说,F星域和E星域两个老牌对手都想在他们身上啃下一块肉来,这种感觉无疑相当难受。

    以前总是在逆境中挣扎的人,似乎有了给别人创造逆境的能力,而最擅长逆境爆发的他,是否能够抑制住处于劣势的奥古斯都·凯撒?

    “让她保持距离,我有话要问她。”奥古斯都·凯撒对安德烈亚·多利亚的到来并不怎么意外,即便是岳重袭击的西西里星,他同样不意外。

    朱利奥·凯撒欲言又止,长叹了一口气后执行了奥古斯都·凯撒的命令:“提督,舰队里已经生出了不好的思想,维内托对她们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

    “……嗯。”

    安德烈亚·多利亚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奥古斯都·凯撒面前,但他并不能看到对方,自然也看不到一向活泼好动的多利亚变得有些拘谨和尴尬。

    可能够感觉得出来,那种对于提督的敬畏之心。

    “好久不见,多利亚,你是打算归队?”奥古斯都·凯撒不疾不徐,却依旧抢先说了话。

    “提督,啊。”安德烈亚·多利亚摇了摇头,眼神避开了奥古斯都·凯撒的正脸,好半天也没有组织起语言来,最后低下了头。

    也许从她的那声称呼已经能够明白了她的来意,但安德烈亚·多利亚并不擅长谎言与伪装,尤其是在面对曾经最敬畏的这个人时,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派她过来并不是那么合适的选择,但岳重还是这么做了,奥古斯都·凯撒微微皱起眉头。

    没有向她要一个理由,就像完全相信了她是那一个迷途知返的孩子一般,奥古斯都·凯撒大方的道:“暂时现编入火力支援体系,你现在的新舰装应该拥有不俗的攻击力吧?”

    “嗯。”安德烈亚·多利亚依旧不敢去看凯撒。

    “那么接入指挥网络吧,你知道具体频率的。”

    接入指挥网络,那么安德烈亚·多利亚的舰体就会受到奥古斯都·凯撒的完全控制,随时可以像巴图鲁对待黎塞留一样完全解除她的所有武装,也即是把自己的命运交付到了提督的手中。

    本身是一件相当保险的事情,然而奥古斯都·凯撒并不这么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出在那个渎神者身上,有着最先进且不属于这个世界体系的技术,如果有什么手段破解提督对舰娘的完全控制,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安德烈亚·多利亚没有抵抗,主动向朱利奥·凯撒发出了接入信号。

    她越是顺从,在奥古斯都·凯撒心中产生的疑虑就越多,能够掩饰自己真正意图的,通常是那种精于城府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智者,但也有那么一种人,害怕得像鹌鹑一样缩着,似乎不用担心他们做出什么事来,但你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火力支援体系是大舰队作战必须的,抛开顶在前方战线的主力战舰,能够担任这个职责的无一不具备强大的攻击力,航空母舰通常是最合适的担当者,在处于战术需要也会有具有超长射程的战列舰加入其中,I星域海军原本不存在航母,不过最近加入了不少新成员,弥补了在战场上的火力空缺。

    奥古斯都·凯撒将安德烈亚·多利亚号编入其中,符合情理的幅度似乎有些过头了,倘若她真的能够拥有不受提督限制的能力发动内乱,那么临近的新航母成员恐怕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如果她也有维内托那样收拢舰装的手段,那么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在内部情绪弥漫着质疑时,奥古斯都·凯撒大方的接纳了安德烈亚·多利亚的投诚似乎是最有效的安抚手段,起码他表明了自己不像舰娘们猜测的那样残酷无情。

    朱利奥·凯撒有些担心,但也能够理解提督的做法,所以她决定暗中严密监视安德烈亚·多利亚的举动。

    “多利亚,岳重还活着是吗?”十分平淡的询问,就像讨论着晚饭吃什么一样。

    安德烈亚·多利亚成功被接纳后心中的不安也散去一些,她的确承担着重要的使命,为了不让奥古斯都·凯撒生疑,她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回答:“我不知道,他和维内托已经很久没有跟我联系了,就连晓美焰,也没有消息。”

    “所以你是自己决定过来的?”

    “……嗯!”安德烈亚·多利亚重重的点了点头,刻意强调了自己所说的话。

    但她忘了奥古斯都·凯撒是看不到的,神的眼睛能够观察到很多很远的事物,却无法看清一个人的样子与表情动作。

    “多利亚,你成长了啊。”奥古斯都·凯撒感慨了一句,忽然话锋突转,出鞘的尖刀一般直指眉梢,语气亦由平静转为杀机勃发道,“成长到试图欺骗我的地步,是为了什么呢,岳重真的值得你这么去做?”

    安德烈亚·多利亚如受惊的白兔一般缩了缩身子,想逃未逃一般半坐在机械椅上,紧张不安的四处张望,而身边到处都是I星域的舰队,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她的敌人。

    为什么会愿意做这种事,是因为对提督命令的绝对服从吗?如果是这样,自己根本不敢向维内托那样选择脱离I星域。在奥拉行星上自己原本是那个波及整个世界计划的战备对象,本身应该是被寄予厚望的,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条道路?

    是因为对维内托大姐的崇拜所以义无反顾的跟随吗,这是一个原因,却不那么足够,尤记得与提督的初见,他那幅小人得志的嘴脸还在自己面前,却不知道为什么,根本讨厌不起来啊。

    “我已经和你见了面,不管你怎么去证明,你的提督都不会相信你的,所以跟着你的大姐头一起干如何?”

    开场白如此,之后他还说了很多,和自己聊了很多事情,让自己从生气愤怒,慢慢变到接受这个事实,毫无障碍,如同本身就想这么去做,这么去任性一会。

    他唯一的优点,不就是能跟自己一起闹腾吗……

    根本骗不了凯撒啊,提督你不会真的让我来送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