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同赛伦·雪普舰队一同进发的是安德烈亚·多利亚号,卡米契亚·内拉与阿维埃尔暂时护卫在她身边。因为指挥链并不隶属于赛伦·雪普,她也无法接受到来自俾斯麦分配的任务命令,但她到底还是有过战场经验的舰娘,面对如此绝境也知道不拼命不行,随意自发的随队前进,并朝着远处的朱利奥·凯撒发动舰炮攻击。

    赛伦·雪普虽然对岳重很讨厌,但没有将这种情绪牵连到多利亚身上,没有将她排挤出阵营作为诱饵,反而对其保护的相当严密。

    俾斯麦号与安德烈亚·多利亚号是整只舰队最强的战舰,保全她们才有可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不过前提是I星域的舰队要给他们这个机会才行。

    无比艰难,近乎绝望的前行中,一艘接一艘的战舰在集火中化为废墟,一路驶来的道路上遍布残缺的舰装碎片,赛伦·雪普舰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小,纵然他成功的将朱利奥·凯撒步步逼退,包围的阵型也越来越松散,可始终无法彻底打破被围困的局面。

    安德烈亚·多利亚因为自身实力的问题,她的舰炮采用了非聚能的瞬发式与预备填充口,在命中补正上要更强一些,但在威力上就逊色于维内托的舰炮,即便如此她的攻击依然强于旧式舰装的俾斯麦,两者的舰炮压制攻击同样都无法准确命中距离过远的朱利奥·凯撒号,可其中却有着细微的差别。

    赛伦·雪普所说的威慑无非是一句玩笑,他再了解不过俾斯麦的特点了,虽然没有维内托那样精准的直击技巧,但她的每一发射击都能够一点点的叠加起来,直到完美的找到对方的弱点,抛开战场的一切影响因素,甚至连对方的防御也直接无视。

    计算规避角度,寻找完美的攻击时机,于乱阵之中直取旗舰……身为最大型的海盗船,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战法在此无法施展开来,但并不意味着俾斯麦最强的特点会因此而丧失。就像拥有着最强武勇的战将一样,当面对无数倍的敌人是,她是唯一能够做到毁灭其首脑的那一个,赛伦·雪普舰队的一切牺牲,都是将希望寄托到了她身上而已。

    朱利奥·凯撒……你能比胡德更强吗?

    相较之下,安德烈亚·多利亚并不十分了解俾斯麦的强大,在一轮轮落空的齐射之后,因为维内托的强大而升起的求胜心也一点点的回落下去,似乎发现自己与顶级的战列舰那巨大的差距。

    “根本打不到,这样有什么意义吗?”多利亚那两根充满活力的马尾无声的耷拉了下来,因为自己奇怪的幸运属性,直到现在为止她居然是保存最完整的战舰,I星域舰队的集火消灭了很多战舰,却依旧没能伤其分毫。

    “要举白旗投降吗?”卡米契亚·内拉下意识的问道。

    “大姐头都还在战斗呢,而且我们投降的话,也不会被接受啊。”阿维埃尔弱气的声线轻轻说道,她对刚才被无数舰炮齐指的景象记忆犹新,“而且我们哪来的白旗。”

    “把白色的灯笼裤脱下来挂在舰首不就行了。”卡米契亚·内拉兴致勃勃的说着,并没有因为场上的劣势而变得消沉起来,喜欢带着假天使翅膀的内拉似乎从来不知道失落是什么感觉一般,好像也认为自己的灯笼裤是万能的,无能是举白旗还是拿来送人都是很好的选择。

    她们脱离I星域的心意并非那么坚决,只不过是随遇而安罢了,从赛伦·雪普的手中转到岳重那里,然后因为认同维内托而加入,可从心里根本就没有打算过背叛原来的I星域,只不过是认为自己被抛弃了,所以重新找一位提督效力。

    之前的诈降,她们甚至都以为是真的,可还是不被I星域舰队所接纳,反而被当做的囚犯一般处决,所以到头来不想背叛也不行了,而且还戏剧性的又和赛伦·雪普站到了一起。

    “不管怎么说战斗到最后一刻吧。”阿维埃尔握着拳头鼓足勇气喊道。

    “我裤子都脱了一半了。”某脱裤魔内拉仍不明情况,如在闲聊一样说着奇怪的话。

    被这两人吵得有些烦,多利亚闷头叫道:“把你的裤子穿好,跟上我去找利托里奥她们的麻烦,就算是战沉也要帮大姐头做一些贡献才行,那三个家伙居然敢对付大姐头,真是不知死活!”

    安德烈亚·多利亚一向都是想到什么就去做的人,既然跟着俾斯麦他们没办法取得什么效果,她就开始作死的想去帮维内托的忙,不得不说她的战斗意识还是有的,朱利奥·凯撒且战且退她没有办法,但利托里奥、罗马和帝国想要压制维内托,就没办法退出战线太远。

    只是脱离了主舰队阵型的庇护,并非明智之举。

    “安德烈亚·多利亚号带着两艘驱逐舰开始脱离了。”俾斯麦不断调整着自己炮击的状态,与此同时也没有忽略阵型里的变故,发现多利亚的举动后她立即向赛伦·雪普进行了汇报。

    “不属我们的统辖,她要出去就让她去好了。”赛伦·雪普已经无所谓暂时的牺牲,他知道安德烈亚·多利亚脱离阵型肯定是去帮维内托作战,在此之前他所派出的Z系驱逐舰编队已经减员过半,再多份力量出去牵制敌方的主力也是好的。

    同盟的意义从来都不能指望对方给自己赢下所有的战斗,在彼此利益不同的基础上,彼此间只能是互为依仗,永远无法将希望寄托。赛伦·雪普知道唯一的胜机就是击溃没有提督坐镇的朱利奥·凯撒旗舰,而维内托等岳重所属的舰娘,就是他拉扯空间并给俾斯麦争取时间的手段。

    “俾斯麦,需要我帮忙吗?”久久没有说话的海盗猫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到了俾斯麦的核心舱中,它身后跟着一只黑猫,仰头斜眼,正好能够被舰桥的赛伦·雪普给看到。

    它什么时候跑过去的?

    没等赛伦·雪普想明白,在舰娘中很受欢迎的海盗猫却遭到了俾斯麦的拒绝:“这一击我想自己来,所以不用了。”

    不是不信任海盗猫的计算能力,只不过离开了主战场这么久,她想知道自己的本事有没有荒废,能否找到当初一击必杀胡德时,全盛的英姿。

    而这种事情,是不需要其他人来帮忙的,哪怕是提督,也只能为自己创造一个机会而已。

    远射的试验不是为了校准舰炮轨道,第一炮在合适的距离依旧基本无法击中敌人,那是远古时代海战的故事了,身为战列舰中顶级舰娘的俾斯麦不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任何一艘战列舰在校准火控系统的辅助下基本都不会如此,除非敌人远远高出自己的等级。

    但俾斯麦追求的是逆转战机的一击,而不是平平淡淡的打中对方,消耗一些无所谓的能量就算了。

    一切能量与防护的运行规律总会存在破绽,就像当初维内托单舰全灭了深渊舰队的巡逻部队过程里洞悉重巡所组成的屏障护盾一样,只是身为I星域现任旗舰的朱利奥·凯撒自身的防护只存在于舰体,且她的防御能力也远非深渊舰队的杂鱼能够比拟,那稍纵即逝,万分之一秒的破绽,那是维内托也无法抓住的。

    但这一次盯上她的是俾斯麦,所以一切仿佛就充满了可能,毕竟她过去的战绩曾经无比传奇。

    拒绝了海盗猫的提议,俾斯麦继续专注于解析朱利奥·凯撒的一切特点和舰体特征,那样的一击仅存于理论之中,但将其实现出来,就是自己的职责。

    规模庞大到过百艘的赛伦·雪普舰队从开战以来直到现在,仅剩下个位数的战舰苦苦支撑,俾斯麦最终暴露在了I星域侧翼舰队的攻击之中,为她护卫的舰娘们再难补齐所有的缺口。

    就算是残余的战舰,也尽皆带伤,能量储备几乎在之前的防御中消耗殆尽。

    几乎已是弹尽粮绝之时,俾斯麦褐色的发梢随着脑袋微微的摆动而轻晃一阵,轻描淡写,却又倾注了所有的勇气道:“找到了。”

    存在舰体防御唯一的漏洞,计算当前角度合适的切入,以及能够造成的战果,所有的一切在试射探测的堆积上印证而出,那唯一的胜机,就在于此。

    如同之前无数次的射击一样,俾斯麦号的主舰炮再度发出怒吼,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甚至在朱利奥·凯撒的眼中,也不过是稍具威胁的一击罢了,她一度都认为俾斯麦有些名不副实,盲目想要攻击自己,不过是赛伦·雪普垂死的挣扎罢了。

    “区区,俾斯麦!”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却仿佛理所当然的一般,I星域舰队从来没有想到,己方已经退到那么后方的旗舰,被寄予了新的希望的朱利奥·凯撒号……居然连俾斯麦的一炮的挡不住,轰然间化作战场上屡现却又格外盛大的烟火。

    一时间,I星域的舰队指挥全部瘫痪,而复制了这个奇迹的她,依旧傲立于重围之中,朝着自己所开辟的希望方向,毫不畏惧的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