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重顺利办理了手续并入驻后没有立即出来,故意在房间里耽搁了十多分钟,将旅店客房的布局与环境都有了大致的了解才慢悠悠的出门。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先观察周边环境是历来养成的习惯,旅店客房简单明了,曲状内陷的天顶分布吊灯交错照射,使得房间每个角落都能笼罩在灯光下。家具以合金与硬木构成,线条明了十分坚固,客房三开间结构,卧室客厅加上厨房,卫生间在卧室右侧隔开,整体占地在四十平米,算得上中等档次的住房,也符合岳重现在的所扮演的身份。

    开门是起伏绕圈的回廊,旅馆分七层,可以沿回廊从底层到顶层,也可以通过快捷电梯上下,内外两个通路以外每个房间窗户外沿有隐藏的微型逃生保护舱,平时处于关闭状态,遇到火灾地震等紧急状况便会开启让旅客避难,算是整个旅馆比较先进的设施之一。

    调查并阅读完入驻手册其实用不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岳重故意拖延无非是消磨一下伊莎贝拉的耐心,虽然她并没有心怀恶意,监视自己不过是履行公务,但岳重不想这么放过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送上门来的导游,浪费了挺可惜的。

    重新回到旅店大厅中,透过透明玻璃可以看到伊莎贝拉一脸不耐烦的在外面来回踱步,时不时的瞟一眼大厅内的情况,似乎在观察岳重怎么还不出来。

    岳重躲在她视角的盲区中,像偷窥狂一样打量对方,平心而论即便是在帅哥美女层出不穷的这个时代里,伊莎贝拉也有着特别的美感与特色,当常规的美成了大众化的事物,容貌方面难以拉开极大的差距以区分时,个体的气质与身份经历带来的个性便成了新的辨识标准,同时也是深层美的来源,简单来说这个时代之中更重视内涵,因为表象大家都没多大的差距。

    皇家海军学院的制式军服不但不严整庄重,反而更注重承托个人气质与美感,不仅样式上有选择的余地,色泽搭配也由学员自己决定。伊莎贝拉浅灰色的短发修剪的整齐干练,发鬓稍及耳垂,刘海遮蔽眉宇朝左侧倾斜,军服主色深褐,双排同色纽扣当中并列,样式柔顺而不僵硬,搭配黑色手套与五分褶裙,双腿套在银色的长靴与灰色裤袜下,鞋底坚硬踏在地面铿锵有力。

    制式的学员军服虽然有选择的余地,但也没有什么出众别致的设计,胡德的装束便华美精致许多,不过她们两人的身份差别太大,服装有所差距在所难免。

    “看上去的确像个充满活力与梦想的学员,不知道是她扮的像,还是本身就是从海军学院毕业的?”岳重自己也读过海军学院,虽然奥拉行星那个地方无法与E星域首都星且冠以皇家之名的海军学院相提并论,但学院的内部却也大同小异,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触及提督之位,更多的军官输送到海军里,所承担的工作是后勤保障于军事行星防守,能够胜任近星防卫舰队指挥官的都寥寥无几,在阿尔斯特还健在且风头正盛的当下,E星域自然没有理由开始培养他的代替者。

    岳重走出了旅店,第一时间便被伊莎贝拉所看到,她明亮英气的眼睛一挑眼角,语气不善充满怨气的道:“怎么这么慢,你是故意拖延时间的吧!”

    岳重现在穿着的衣服还是商人们喜爱的宽大细绒外套,与伊莎贝拉站在一起更像个土财主,仅看穿着的话,气质不免落了下层。可他再怎么用戏谑掩饰的双眼终究是时刻自信着的,伊莎贝拉只凭这一点就可以认为他绝对不是一个小商人那么简单。

    “我的房间在第五层啊,上去下来绕了半天,差点迷路了。”岳重认真的解释道。

    “哼。”伊莎贝拉已经懒得说什么了,岳重肯定知道快捷电梯怎么用,但继续接他的话只能是浪费时间。

    也不知道伊莎贝拉真实的性格如何,只看她那不屑厌恶的一瞥,倒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娇蛮少女。

    “怎么说,接下来接着逛街吗?”岳重厚着脸皮道。

    “谁要跟你逛街,我发现刚才你一直在利用我,想刺探伦敦星的情报?”伊莎贝拉吃一堑长一智,十分警惕的道。

    岳重无奈的摊手道:“先不说行政行星的情报价值不高,谁刺探情报会对你们的公共厕所造型那么感兴趣?”

    “我不管,你肯定有问题,所以我不和你说什么了,自己去逛,我在那家酒吧等你,等你饿了自己过来。”伊莎贝拉握紧拳头,包裹在黑色手套下的小手倒像是一个别致的小球。

    给了她一点时间,伊莎贝拉居然也很机智的想到了一个应付岳重的办法,在岳重嘴里套不出关键信息的情况下,不妨故意晾着他,以退为进试探他到底有怎么样的目的。

    如果再找借口让伊莎贝拉陪自己晃悠,她恐怕也是愿意的,只是自己的企图就有可能被发现,纵然那是一个谁都不会想到的企图,却也不是绝对的。

    岳重很不乐意的道:“不去就不去,你就等着好了。”

    伊莎贝拉一甩头发离开,既然岳重再去挑衅自己,那她必须一点迟疑都没有的离开,否则便和她现在扮演的身份不符。

    讲道理的话,伊莎贝拉的角色扮演相当出色,可从一开始就被人看出端倪来的话,那再怎么出色的演技也无济于事。

    目送对方离开,岳重迟迟没有迈开脚步,反而低头喃喃自语了一句:“E星域安全部门,真的有这么无聊吗……仅仅是试探一个身份不明的商人,就派专人费尽心机的演戏,还是说他们人才太多了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浪费?”

    伊莎贝拉现在想必也拿捏不准自己,可岳重何尝没有一点疑虑呢,真正走入到一个文明的核心之中,凭借一点小聪明或许能够占到一些便宜,但他却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每一个判断便无法做到绝对正确和完美。

    如果是自己印象中的安全部门,防御整颗星球的入境可疑人物应该不足以把任务精确到个人,但E星域偏偏如此去做了,即使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他们的底蕴绝对不容小觑。

    “我还是太年轻啊。”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个老妖精的岳重厚颜无耻的自嘲着,也不管这个叫做伊莎贝拉的少女比他小了多少岁。

    既然免费的导游想要以此试探岳重,那岳重只好暂时放弃并且重新开启了闲逛之旅,起码在自己更多的了解到E星域之前,他需要一个模棱两可的身份来掩护。

    岳重有这个耐心,但E星域不一定有,专门派人跟在他身边来调查放在其他地方已经是很特殊的照顾了,如果这个调查的人迟迟发现不了什么东西并确定岳重的身份,E星域的人手再多也不是用来这么浪费的,届时或许会有稍微激烈一点的手段。

    所以了解E星域的进程,得稍微加快一点啊。

    听闻伦敦星在前些年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规划改造,外放大量空间站与人工卫星,加星球上的工业与大宗商业交易全部转移到上面,之后花费巨大代价将伦敦星的环境治理净化一遍,终于将雾星之名从头上摘下,使得这可本就及其美丽的星球变回曾经最纯粹的模样。

    围绕运转的恒星从海边沉落,光照全数被星球的另一端给遮蔽,爽朗的星河横划长空,在浩淼的天际间,尤为出众的是一条条悠长而唯美的海色光带。

    那是伦敦星最独特的风景,每当入夜时分昼夜光辉交替,星球的大海仿佛在这一瞬间升腾起了灵魂一样,释放出美不胜收如潮汐一般往复的光华。横亘在天的大气与陆海之间,无实质而缥缈,悠悠荡漾无端有了一丝宁静致远的闲暇。

    伦敦星的人推崇着这道风景,当E星域崛起时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工业与商贸污染一度让其消失在浓厚的大雾里,当E星域走向巅峰时,伦敦星迫不及待的将它找了回来,现在E星域的地位再度招到后来者的挑战,只是这个星域的人民已然形成了略显高傲的气度,再不屑去牺牲陪伴自己每一个入夜的美景来争夺世界霸权。

    这是每一个冠绝世界的国度都会产生的骄傲,他让这个文明辉煌得更加扎实,却难说是否有什么隐患,E星域本土经过不断的扩张加上大规模的殖民已经初具规模,不再是当初那么狭小,但它比起曾经会放不下很多东西,不是因为谁的意图在决定着,因为一旦放下了,骄傲便不复存在,经过千百年积淀的文明也将回落到群雄争霸的心态下,那对整个星域的凝聚力将形成巨大的打击。

    顶峰的强者不允许失败,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个诅咒,盛极而衰的道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存在着,唯一的区别就是长短而已,出色的统治者可以将它延长,却无法将其永恒。

    “如昼夜交替般,伦敦星的入夜,就没有日不落的辉煌了。”这个世界的既视感很强,岳重无法避免的将它带入到自己更熟悉的认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