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坚信如今所处的行星正式J星域首都东京星,所看到的科研所也是J星域最重要的核心科研所,里面不只保存着珍贵的泛用晶介及J星域对其研究的档案资料,还有着J星域在科技方面的各种顶尖研究。

    钢铁为壁,环网作墙,科研院的整片天空都在无色的隔离罩保护之下,无论天上地下都难以通行。远看只能见到悬空的区块圆顶,既可以做火力平台使用,又是单项重要试验的分区,每一个地方都单独存在,进入的方式与权限也不一而同。

    如此地方,以正常的方式肯定是无法进入防守森严的科研所,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进入,更不用说是盗取重要的泛用晶介了。白石坚信只是在科研所门口稍微站得久了一点,就有便衣警卫出面将他赶走。

    他没有晓美焰那样可以强行侵入一个星域核心建筑中的力量,甚至连岳重的武力也没有,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卫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白石坚信一次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所以也没有想过第一次来就取得什么结果,仅凭在外围的观察只能有一个大致的印象,凭他一个人是怎么都进不去的。

    不过他没有着急,离开了管制区域后就卷坐在一栋商城旁的小巷里,配合着邋遢的外表十分的不起眼,匆匆走过的行人连看一眼都觉得没有必要。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白石坚信还是记住了便衣警卫内衬领口上的徽记,所料不差的话那是科研所的标志,只要记住它的样子就行。科研所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离开科研所,如果能够找到一个落单的外围人员下手,说不定可以了解一些细节。

    蹲在商城旁的白石坚信没有一丝急躁,在卡丁和竹中雪之间周旋让他懂得了很多,卡丁教会了他等待,而竹中雪虽然从未教给他任何东西,但却让白石坚信明白了依赖别人的怜悯永远无法自己掌握主动权。

    这两个人之间的战争,白石坚信一直冷眼旁观着,那个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是,想要任何东西都只能是奢望,所以必须一点点的去学,哪怕没有人教授,他的资质也不是顶尖的聪慧所以进度缓慢,但总不会一无所得。

    一连半个月的时间,白石坚信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这里,饿了就去有机物回收箱旁边等着,有人过来扔不要的食物他就要过来吃,困了就躺在草地上用废弃的纸箱盖住身体睡觉。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里他渐渐摸清了科研所人员的外出规律,白天人太多他不好下手,到了晚上也无法对两个人以上的人发动袭击,白石坚信依旧耐心的等待着。

    直到那天的夜里乌云蔽空,一名神色匆匆的人从商场门口跑过准备前往公共交通点赶往别处时,白石坚信拿起一块石头小心的藏在裤兜里,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那名落单的人从气质和外表上看不像是经过训练的警卫或者士兵,如果偷袭的话白石坚信有机会得手。虽然这样的判断并不准确,但白石坚信知道自己必须去试试,一味的等待永远也得不到结果。

    穿过人群稀疏的大道,黑云将月色彻底遮蔽在了身后,总有没有灯光照射的地方可以下手,而那名科研人员也没有察觉到有人正紧紧的跟着自己。

    一直追踪到了公共交通点的出入口,白石坚信终于看到四周没有其他人存在,于是快步冲上前去,抢过那人手中的公文包直奔七号线路的悬空列车登入口而去。

    这个时候只有那里在这个时间点没有人,因为天空中疾驰的列车这时会绕到偏远区运输那里的人员会延迟一个小时,而没有人会提前一个小时来等车,白石坚信这段时间的考察很清楚这一点。

    公文包中不知道有没有重要的资料,但多少都会有一些东西,那名科研人员愣了愣后,大喊着试图让人帮忙,却发下四下没有一个人影,只得拔腿追着白石坚信而去。

    白石坚信现在的样子一如既往的有着欺骗性,被他抢走东西的人根本不会多想,只会认为是一个少见的流浪汉抢劫,而劫匪拿到东西就跑明显就不会留下来,所以那人追得没有一丝顾虑。

    之所以不在那里直接下手,是因为白石坚信要将所有被可能的威胁排除,他无法肯定那里虽然现在没有人但之后会不会有人通过,一旦被发现找来警察,他的行踪和计划就将彻底暴露。

    两道急促而混乱的脚步声一路奔驰到七号线口,因为拐角的关系那名科研人员丢失了白石坚信的视野,不过耳边传来的奔跑身还在,根据之前白石坚信逃跑的方向他继续追了过去。

    一转弯的空档,那人的速度稍微停顿了下来,也没有看到阴影处原地踏步的白石坚信,两道身影一错之间,白石坚信拿出之前准备的圆石狠狠的砸在了那人的后脑勺上。

    因为没有袭击的经验,白石坚信虽然知道打在什么地方会让人昏迷,但把握不好力度担心将他打死了,所以第一次的袭击没有太重。

    那名科研人员浑浑噩噩的转过身来,眼前的白石坚信都变成了两道虚影,可他始终没有晕倒。

    白石坚信见势不妙,当机立断将对方扑倒在地,举起石头趁他还没有恢复过来再度狠狠的砸了两下,终于将他选定的目标给制服了。

    完成了这一切后,白石坚信坐在地上小声的喘着气,这次的偷袭计划倾尽了他所有的精力,越是到最后关头白石坚信就越是谨慎,担心每一步的失误导致全盘计划的失败。

    稍微休息了一下恢复刚才消耗的体力,白石坚信将被他击晕的科研人员身上有标示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丢进旁边的垃圾分解箱中,又给他套上自己脏兮兮的外衣,用衣服里藏着的小瓶劣质白酒倒满了他身上,将其伪装成一个喝醉了的流浪汉。

    白石坚信最后又仔细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破绽后才将他扶起来摇摇晃晃的准备离开这个公共交通站。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路人,不过看到白石坚信和他扶着的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们不想和这两个有任何的接触,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重新回到大街上白石坚信幸运的没有遇到警卫盘查,不过就算有恐怕也不会去怀疑两个流浪汉会有什么问题。这其实也是白石坚信挑选下手目标时,没有选择更容易制服的女性的原因,否则一个流浪汉扶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肯定会引人注意的。

    没有选择回到政府分配给他的地下防空洞,白石坚信一直扶着那人走了远远的路,直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废弃工厂才停了下来。

    废弃工厂曾经有一条陆军机甲的生产线,随着海军的发展加上对陆军的限制,这个工厂已经失去了作用所以废弃,要改造这个地方需要占用不小的资源,J星域暂时还没有改造的计划,里面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被全部搬走,剩下的大件金属如机床冶炼器等也没人能够偷走,人力紧缺的J星域没有留下人看守,给了白石坚信一个不错的藏身之处。

    这是在前往科研所前就做出的考察,白石坚信对计划的每一步都绞尽脑汁的想象各种可能并将危险排除,直到现在这一步他做得还算顺利。

    把绑来的人质捆了个结实后,白石坚信已经感觉有些困意了,长时间来他睡眠的时间都很短,今天的计划消耗了不少体力,对精力无形的消耗更是巨大,当一切告一段落后,睡意就不断袭来。

    不过白石坚信没有就这么睡去,虽然他将人质绑得很结实,但难保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可以自发启动的联络器,如果在自己睡觉的时间他醒了并将其他人引来,一切的努力都作了泡影,他自己也将成为囚犯。

    强打着精神没有睡去,白石坚信准备进行下一步计划。

    他在卡丁那里的时候,自由没有受到太大的限制,当时的他也好奇卡丁在欧罗巴星系的盟友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在卡丁没有防备的时候偷偷记下了他们之间的特殊联络频率。这一次决定将J星域的泛用晶介偷出来,他没有打算给卡丁或是其他人,而是想要换取那个人的支持,因为卡丁曾经无意间透露过一个重要的信息,泛用晶介对她有着重要的作用。

    白石坚信从竹中雪那里被赶出来之前和雪风建立起了友谊,雪风似乎对这个痴恋翔鹤的青年很有好感,所以当他提出需要一个可以发送星际信号的设备时,雪风大方的将一套设备送给了他,而这幅设备也被白石坚信带了出来,早早的藏在了这个废弃工厂里。

    仅只是一个信号发射的端口,最终能够被对方所探知到,白石坚信没有一点把握,但他想要进入科研所不是劫持了一个普通的科研人员后就足够了,他最多能够从他嘴里打听到一些情报,如科研所的设施分布与警戒防卫。

    除此之外他需要更多的支持,无论是技术上的还是装备上的,所以即便只有一丝可能,白石坚信还是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PS:啊。存稿放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