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享用了列克星敦准备的早餐后,岳重擦了擦准备出门活动活动,伊莎贝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每天清晨都是她向岳重发出挑战的最佳时机,过了这个时间段岳重就会变得懒散起来。

    不过今天伊莎贝拉的打算要落空了,岳重还没走到门口维内托的联络消息就发过来,他随即挥挥手让伊莎贝拉自己玩去,自己一头钻进了房间和维内托说话。

    “哼。”伊莎贝拉看了看岳重又望望列克星敦,有气却没地方发作,一屁股坐回板凳上叹气。

    列克星敦微笑着收拾好餐具放入自动清洁车中,坐到伊莎贝拉的对面道:“依然岳重先生有事,伊莎贝拉有兴趣参加我们舰娘的早茶会吗?”

    “早茶会?”似乎是A星域女性之间比较流行的交友聚会方式,不过在E星域那边不怎么流行,那里的习惯是下午茶,也不局限于女性之间。

    可无论哪一种社交活动对伊莎贝拉来说都是比较陌生的,她的空闲时间都用来练习格斗技巧了,没有对手就和机器人打,直到机器人都满足不了她的时候岳重出现了……

    “生态圈里的娱乐活动虽然很丰富,但我们毕竟是没有自由的。在随时准备巡逻和解决冲突的情况下能够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今天正好出去了两只舰队反航了,是这个基地最热闹的日子,所以我提议大家进行一次茶会。”列克星敦面带微笑,碧色蓝天般的瞳孔带着诚切,“你来这里一趟不容易,提督对你也很宽容,难道还不明白阿尔斯特的目的吗?”

    伊莎贝拉茫然的摇摇头,然后道:“那就去一趟吧。”

    此刻,已经回到房间的岳重摆开全息通讯装置,经过短暂的调节后很快看到了维内托严肃的小脸。

    “有什么事吗?”岳重也很久没见到维内托了,但从她所表现出的气质上却能够判断出来她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成长了很多吧。

    “提督……”维内托准备一开始就向岳重汇报的事情到了嘴边却突然忘记了,紧张的低下头看了看做好的计划后才道:“我想把最近的情况向你汇报一下,顺便让你看看我新拟定的行动计划有没有什么问题。”

    维内托偶然间会流露出她那成熟的气质下纯真可爱的一面,也许这和她永远也长不大的模样有关,岳重悄悄将她刚才慌张的一幕截留保存了下来,准备之后跟小焰分享一下,这两个人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维内托控。

    “不是说了让你自己拿主意吗,难道连VV都没有自信了?”岳重笑着调侃道。

    “因为名扎奇的事情,我担心我的行动过头后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而我暂时发现不了这些,所以才需要提督你的帮助。”维内托微微皱眉道,“提督你可不能再偷懒把事情全都压在我身上了,就算是培养也已经足够。”

    岳重举手认错道:“好的我知道错了,你有什么问题就说吧,我看看能不能解决。”

    维内托这才满意的舒展开眉毛道:“之前我本来打算只前往I星域展开搜寻核心舱的行动,不过亚细亚星系那边出现了异常,R星域的辽宁绕过她的提督主动和我联系寻求支援,我发现她有些不对劲所以做主答应会支援她个人。在这个基础上准备了一系列行动计划,提督你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计划完全是自己拟定的,加上最近的成长让维内托的语言表达能力已经不像最初在奥拉行星上那样不堪,她很快就将有关各方面的情况介绍完毕后并把自己的全部计划和盘托出,包括每一次行动所需要达成的目的已经成败可能分析,并配套相应的应对方案来保证舰队不至于陷入全军覆没的危险中去。

    岳重很认真的听取了维内托的讲述,她的行动计划虽然没有太过出彩的地方,但沉稳有度亦不冒进,这也许和她冷静稳重的性格有关,不会为了贪图一时的胜利而承担更多不确定的风险。

    “计划上没有什么问题,我只是觉得VV对辽宁的推测太过保守了。”岳重最后评价道。

    维内托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她认为自己在这点上已经算是很大胆的假设了,将辽宁与卡丁置于对立的立场上来预测未来,想着以后会有一个机会利用辽宁留下的承诺来换取利益,甚至有可能的话让她们在和卡丁决裂后投靠自己这边……即便这样提督还是觉得不够?

    岳重继续说道:“知不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即使什么都不说从侧面了解到的那些摆在明面的情报已经能够提供很多可能。现在我就可以告诉VV,卡丁这个人识人有术且颇有韬略,然而他在决断力与魄力上却有着缺陷。当初卡丁掌握着整个C星域仅有了正规舰队,却在受到迫害后选择避战逃亡而不是真的如他所希望的那般颠覆C星域当前腐朽的政府便是证明,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未必没有人支持也未必不会成功。”

    听到这里维内托好像明白了什么,她对岳重已经没有了陌生感甚至可以说十分亲近,更何况岳重也没有一个提督的威严,维内托说什么话都不需要考虑太多:“提督是认为卡丁这个人不一定能够下决心对辽宁动手?”

    “如果他不动手,那么只能够去死了。”岳重冷笑道,“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想要做什么却无法有舍弃一切的决绝而摇摆不定,他就没有未来。”

    卡丁去死?

    维内托终于明白岳重说自己保守的原因是什么了,现在的R星域能够取代他的只有辽宁,倘若那种事情真的出现,如果舰娘掌权这种天方夜谭的事真的出现,那可真是足以震惊七大星系的新闻了。

    “我会好好把握这个承诺的,提督。”维内托眼神明亮且坚定的点点头道,“当我出现在R星域的战场后,除了明面上的战斗后还需要做什么?”

    “无须刻意为之,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让辽宁不会战沉,她如果战沉了就没机会了,卡丁不会去搜寻她竹中雪更不会。”岳重嘱咐道,“所有阴谋都会留下痕迹,VV只要在合适的时候表示出对辽宁的重视就足够了,她会需要我们的。”

    类似的事情岳重见过很多,亲自参与到其中的也有几十次了,迷失在权力当中犹自有本心挣扎的人从未有什么好的结果,如果不是他经历过这么多次,也许未必会像现在这么淡然。

    维内托从来都是将岳重的话一字不落的记住的,也许她的提督不是无所不能,但他绝对不会有伤害自己的可能。并非完全是感情因素的判断,而是维内托始终都知道岳重不会永远的停留在这里,作为一个过客他需要的不会太多,也许有一天他会需要自己的帮助,那时VV绝对不会犹豫的。

    “提督,你要在外面游荡多久?”维内托犹豫了一阵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既然岳重不会永远停留在此,那么相聚的时光总是宝贵的,维内托有着对岳重的依赖,在彼此清醒的认知下这种依赖逐渐成为了没有血缘的亲情。

    “把局都布好后我就回来,很久没有喝到VV的咖啡了。”岳重在这个世界没有稳定的家,但只要是有小焰所在的地方,那支舰队所在的地方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离开太久了总会想回去的,在外面的生活永远都充满了变数,即便岳重足够自信与睿智,却也无法摆脱无处不在的威胁和算计。

    但他必须为她们将这些威胁降至最低的程度才能够安心回去,毕竟回去后自己能做的不会太多。

    结束通讯后维内托闭着眼睛倚靠在座椅上休息,她没有多少时间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在离开之前还需要将沙星开发基地的一切尽可能的安排妥当才是,当自己重新回来的时候这里才能够最大效率的运作起来,为舰队不断注入活力使得提督的武装更加强大。

    AL星域的战火方熄,岳重等人暂时进入了相对安稳的状态中,然而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却依旧发生着各种变故,欧罗巴星系数个星域的叛乱仍然没有被镇压下去,已成气候的叛军们在名扎奇当初的联系下如今已经形成了相互守望之态,阿尔斯特组织了强大的跨星域联合武装力量来镇压却始终没有让叛乱的势头消停过,出于不同目的而反抗的星球还在不断增长着。在这样的局面下,临近F星域的那个曾经为七大星系带来最大规模战争的G星域在被打掉大量的元气后,永不屈服的民众们在坚韧的国家精神指引下也再度凝聚起来,在E星域的殖民星区都出现叛军的情况下这个星域始终稳定着,并在暗中开始筹备新的舰队。

    不过当前最大规模也是最吸引人眼球的战争已经打响,亚细亚星系R星域最终的归属究竟会是谁,还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来决断。

    辽宁在得到了维内托的答复后心中也有了底气,这一次她与逸仙将分成两支舰队去对抗竹中雪的入侵,而她被分配的任务是正面牵制,在J星域十倍于己方的战力对比下随时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高挑的少女以白色军服装身端坐于指挥席上,双腿并拢斜放两手按于双侧,黑色的眸子深邃幽冷,朱唇轻启下达命令:“全军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