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回重巡防御圈中,这次战斗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维内托先是向空想下达了撤退命令,随后对一脸茫然的利托里奥解释道:“空想现在的状态很特殊,就像你我的舰娘领域成型前的不稳定期,过度的极速化使得现在的舰装装甲处在了超负荷的拉扯中,被防空副炮击穿也是可能的。”

    咖啡杯咚的一声放到了维内托身边的托臂上,银发的小巧少女颇为期待的抬高了目光道:“不过她的舰娘领域从一开始就十分特殊,根据小焰的推断,空想天生就于极速的超自然力量有着极佳的亲和力,一直没有给她设计可收拢式的舰装,是要让她的这份力量自然成长到极限,现在看来差不多到了瓶颈,亚细亚星系那边的战斗,空想恐怕不能去参加了。”

    利托里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对自身的舰娘领域尚没有清楚的认识,更不容易理解空想的特别之处了,不过维内托所表达的一个意思她却明白:“那就是说空想以后的成就会很高?”

    别人不知道利托里奥的心思,但维内托却很清楚,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知道这个虽然能安心待在自己的光辉下,却不愿意输给别的舰娘的妹妹有着自己的骄傲:“收拢舰装不过是前置性的尝试,等待小焰找到了舰娘与舰装完美的契合点后,那本身就是融合了科技与超能的魔融科技,空想也只是在这其中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明白了,大姐头!”利托里奥果然又恢复了元气,精神抖擞的朝着已经开始隐藏迂回的布列坦尼军发起联络。

    维内托号与安德烈亚·多利亚号的撤离不是因为空想被击中后声望重新威胁到了后方的陆军运输舰队,更不会是因为被纳尔逊的气势所震慑,让利托里奥下达后撤命令的关键,是那是布列坦尼中已经完成了从诺曼底星区第一道防线的全面突破,并将陆基的宇宙战机群进攻连同撤退的盟军舰队赶出了极限探测距离,已经开始按照既定计划转向迂回,准备先将声望舰队给包围歼灭。

    反观防守方,纳尔逊因为维内托号的后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同样知道布列坦尼军的突破,如果对方不是直接进攻后方的军事行星而选择攻击自己和罗德尼,同时自己又冲入了敌军的纵深当中去,脱离了随时可以撤回到军事行星防线的星空,那最后恐怕逃不过被击沉的命运,皇家海军向来以势压人稳扎稳打,面对未知的情况,通常都要保持谨慎。

    但如果不进行追击,维内托号将脱离自己的掌控,而声望也会面临着危险,坐视战友陷入危机而不管不顾,同样不是皇家海军的传统。

    “姐姐,做决定吧,哪怕是战沉在此,只要能完成提督的战略目的就行。”罗德尼再次发起通讯,温婉明媚的脸上满是坚定。

    “好,那就进攻,虽然重创维内托的地点有所变化,但还是要与声望先汇合才行。”

    作为防守的军队却步步落入到进攻军队的包围之中,这不得不说是缺少了提督的统一调度而存在的弊病,维内托利用了纳尔逊与罗德尼的求战心理将她们拖在了与阵型联系不够紧密的中央战区内,又让两艘重巡洋舰摆在声望的面前给这位战神创造丰厚战果的可能,同时又用空想撩起声望的自负与骄傲,让她最终没有选择无视攻击她们后方,而选择绕过后联合纳尔逊与罗德尼夹击处于中央战区的维内托她们。

    E星域再怎么大方,作为一个有着严格阶级分化与统治稳固的政体,终究都不能允许有一个可以统帅全军并且在战场上拥有自主决断权的舰娘存在的,哪怕阿尔斯特钻了这个制度的控制,给予了皇家海军的主力舰娘们一定的统帅权,但当多支舰队共存于一个战场并且脱节的时候,隐藏在其中的问题就会突显出来。

    她们的弱点暴露在了维内托的眼中,已经习惯站在更高层面来思考星际战争,并且拥有所有舰娘都无法企及的权利的维内托,继续在岳重所期待的那条道路上大步向前走着。

    也许她身为舰娘的能力并不足以让纳尔逊和声望等人仰望,但仅作为指挥官这一点,她们因为种种的限制已经远远的落在了维内托的身后。

    “大姐头,纳尔逊她们跟上来了。”利托里奥皱眉道,“她们还真是无所畏惧啊。”

    有句话利托里奥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如果奥古斯都·凯撒也能像阿尔斯特一般会全力维护舰娘们,无论她们在何处战沉都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她们找回来,那么I星域海军必然也会多出这样悍不畏死的精神。

    可惜奥古斯都·凯撒是一个没有感情,唯宗教利益是图的使徒,I星域更没有E星域那般对整个七大星系都极其强大的影响力,这种想法终究只是假设,现在的I星域海军已经是那些没有思想只有信仰的复刻体的天下,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没有任何意义。

    维内托有些僵硬的笑起来,她想学岳重在密谋时掌控全局而自信的笑容,奈何习惯板着脸的面部肌肉没法拉开,所以倒有些不伦不类。她虽然得到了岳重的全权军事委任,只是身为舰娘的内心深处还是下意识的会寻找一个依赖的对象,阅历与思想已经停留在少女时期的维内托会去模仿自己信任与依赖的人,这一点并不奇怪。

    “她们过不来,没有了护航战舰的主力舰,通常都是那些舰娘们最喜欢看到的目标。”

    利托里奥恍然大悟,甩动着金色的马尾辫昂首对印第安纳波利斯下令:“让陆军运输舰队全部向本舰队靠拢,声望吃的肉已经够多了,现在是处理她的时候了。”

    早就在声望的攻击下苦苦支撑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听令如蒙大赦,阿尔及利亚号也没有任何意见,两艘重巡洋舰一边维持着防御圈的稳定,一边缓缓朝着维内托号与安德烈亚·多利亚号而去。

    “lia,和声望战斗,你有信心吗?”维内托突然问道,“她可不是纳尔逊那样有着严重缺陷的战列舰,在高机动作战的领域无人出其右,我的要求可是最快速度将她消灭掉。”

    利托里奥在知道这次作战的计划时就已经计算过可能性,她不太明白为什么维内托突然说这个:“如果是原先计划的时间,我有信心。”

    “计划不一定能够顺利,我有了不好的直觉。”维内托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无论纳尔逊还是声望,她们都不是我们最强大的敌人,在她们之上还有着和提督一样掌控全局的男人。”

    发现陆军运输舰有与维内托汇合的迹象,声望还是进行了追赶,在全速机动状态下的她依旧保持着精准的舰炮命中率,反倒是开始移动的重巡洋舰防御圈出现了更多的漏洞,没有了空想在身边骚扰,声望完美的发挥出了自己在追击战中令人惊叹的战斗天赋。

    长距离的星海航线早已为声望蓄满了舰娘领域的威能,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她将这种阶段性的潜能不断激发出来,随着用让她自己的意外的方式重伤了空想号后,这份潜能完美的转化为了战斗力,被称作战神的声望真正的将自己最完美的状态表现了出来。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滞,只要主舰炮的蓄能完成,声望便立即发射出去,将早已洞察的防御圈打得千穿百孔,明亮的炮光纵横其间无人可挡,再一次尝试性的炮击中,甚至击中了猝不及防的阿尔及利亚号舰首的能量护盾发生器,让她彻底失去了作为一艘重巡洋舰在战场上的意义。

    创造了新的战果后,敌人只有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个人支撑,声望舰队更是除了留下两艘驱逐舰待在她身边护航以外全数压上,毫不吝惜能量储备试图给予布列坦尼陆军运输舰队致命一击。

    声望到现在也没有后悔过没有绕到前方去配合纳尔逊与罗德尼她们夹击维内托,如果能够将布列坦尼的陆军使用舰炮大量消灭掉,那么无论敌人的联军再怎么强大,她们这一次进攻诺曼底防线的行动都讲以失败告终。

    “而且,我接到的命令也不是这么快来将你击沉啊,维内托。”声望看着维内托号的红色识别信号出现在了探测星图的边缘,更是加大了攻击的节奏,同时嘴角微微翘起说道。

    纳尔逊号与罗德尼号再赶来的途中突然遭受到从右翼出现的潜艇袭击,布列坦尼海军一直藏到现在的手段出现在了最关键的场合里,并且成功命中了纳尔逊的主体装甲与罗德尼的信号塔台,虽然没有直接击沉,但纳尔逊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罗德尼也彻底失去了与其他战舰之间联络的手段。

    可这个消息没有让维内托高兴起来,她目光凝重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声望,到这个时候,本该出现在其两侧乃至后方进行包围的布列坦尼海军却没有按照预定时间抵达位置。

    “发现E星域增援舰队,对方旗舰是……威尔士亲王!”

    这个维内托宿命中的对手,同样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拦截了布列坦尼的主力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