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李旭及时制止了桔子的骚操作,不然小家伙就要一头栽进自己的便便里面了。

    金至贤也对李旭不太放心:“你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放心,我是专业的,不要质疑我的业务水平。”

    李旭双手逮着小橘猫,凑到便便前面,严厉的盯着它:“你知道随地大小便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吗?要是在澳洲,把你卖掉都不够交罚款的。”

    桔子回头,萌萌的叫了一声。

    “你还敢顶嘴?人证物证确凿你还想抵赖?”

    “喵呜~~~”

    李旭生气了,痛心疾首:“做贼心虚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作为一只中华田园猫,就算是在韩国出生的,但是你不能忘本,不能把这种传统美德都丢了。”

    金敏娜和金至贤面面相觑,这人怕不是个智障。

    “你给它说这么多,它也听不懂啊,要不问问宠物医生吧?”

    李旭解释:“不是要让它听人话,只是要让它知道你的态度,猫咪是能够感受到情绪的,你要让它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不然的话它都不会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

    “现在,轮胎同志,鉴于你的恶劣行为,罚你做社区服务,将便便打扫干净。”李旭对着小橘猫下达了处罚通知单。

    “它叫桔子。”金敏娜小声提醒。

    李旭面色严肃,看着小橘猫:“你就是叫‘炸弹’都没用,老老实实干活。”

    说完,李旭拿着小铲子,将便便铲到了猫砂盆里面,然后将桔子也丢到猫砂盆里。

    李旭捉住桔子的小脑袋,让它在便便上面嗅了嗅,然后捉住它的小爪子,一下一下的刨在猫砂上面,将便便掩盖住了一点。

    然后李旭丢开手,将剩下的工作交给桔子自己完成。

    小家伙好奇的又凑上去嗅了一下自己的便便,皱了皱小鼻子,然后嫌弃的转身,摇摇晃晃的往猫砂盆外面爬。

    刚刚爬出猫砂盆,李旭又将桔子拎了回去。

    “你今天不自己处理了,别想爬出来。”

    金敏娜质疑:“这样真的有用吗?”

    李旭肯定:““猫咪天生就有在沙子里面排泄掩埋的习惯,小的时候有母猫帮助掩埋粪便,这个家伙只是嫌弃自己的便便,像刚才那样抓着它的脚做刨猫砂的动作,多试几次就会了。”

    “很多猫咪天性敏感,到了新环境会非常的折腾,桔子还好,这家伙胆子还挺大的,明显不怎么怕人,不过为什么它会怕我的脸?”

    李旭说着说着严肃下来。

    这时候桔子又爬了出来,李旭继续将它丢回去,指了指猫砂盆里露出的便便,也不说话。

    桔子锲而不舍的再度蹬着小短腿,试图往猫砂盆外面爬,李旭也不阻止,等到它吭哧吭哧的爬出猫砂盆,立马又被李旭拎了回去。

    李旭指着便便,给它个眼神自己体会。

    小家伙终于懂了李旭的意思,试着刨了刨猫砂,敷衍的将便便掩盖住了一点,看着李旭。

    “呀!它自己埋了,它会自己埋了。”金敏娜高兴坏了,这两天她和金至贤让这个家伙折腾坏了,光顾着打扫房间了。

    李旭继续指着露出来的便便,表示你不弄干净这事不算完。

    桔子低头,两只白色的前爪踩了踩猫砂盆,又埋了两下,委屈巴巴的看着李旭。

    李旭也不说话,继续指着露出来的便便,桔子又慢慢低头苦干。

    李旭得意:“看到没有,这家伙属马的,吃硬不吃软。”

    桔子低头吭哧吭哧干了半天,彻底将自己的便便掩埋住了,李旭才放过它。

    “这样以后桔子就不会乱拉了吗?”金至贤还有点怀疑。

    李旭想了想,左手拎着桔子,右手端着猫砂盆,走到了书房的角落,将猫砂盆放到墙边的位置。

    指着猫砂盆:“以后你只准在这里便便了知道吗?再四处乱拉,小心我大义灭亲。”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叫了一声。

    李旭转身看着金敏娜:“它现在大概明白意思了,以后它再乱拉,你就像我刚才那样多教它几次就行了。”

    “谢谢。”金敏娜长舒一口气,她真的是担心每次下班回来都要清理小家伙的粪便。

    “你说什么话?这个家伙也算是我救回来的,我教导它是应该的。”

    金至贤插嘴:“好了好了,总算是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你不知道,我们昨天晚上下班回来,就顾着清理桔子的便便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李旭又将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给两人交代一番,还好的是桔子比较亲人,不像有的猫,对外界反应非常敏感,还喜欢伸爪子,要是碰上那样的性格,就有的人受了。

    三人又逗了一会桔子,小家伙累的不行,躺回自己的小窝,呼呼大睡起来。

    “这个家伙终于睡了,它的精力可真旺盛,一大早就瞎折腾,害得我们都没有休息好。”

    两女看着缩成一团的黄色小球,嘴里抱怨,脸上却透露出宠溺。

    在有些人看来,猫只是宠物而已,养儿防老,养女儿在国内某些地方甚至可以带来高额的彩礼,但是养宠物不会带来任何物质上的回报。

    在他们看来,猫只能解闷,当自己厌烦的时候,或者是不想再负担饲养责任的时候,很轻易的就能做出抛弃的决定。

    对有些人来说,猫就不仅仅只是宠物了,寄托了感情,变得像家人一样重要,会为了猫的喜悦而高兴,为了猫咪的生病去世而悲伤。

    两天的相处,金敏娜和金至贤就像是对待小婴儿一样仔细的照顾小橘猫,这是一种新奇、辛苦又很满足的体验。

    李旭试探:“既然已经完成任务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金敏娜不说话,金至贤出声:“干嘛急着走?留下来吃午饭吧,敏娜的手艺很好的。”

    金至贤一边说一边戳了戳金敏娜,金敏娜只能挽留:“要不你吃完饭再走?”

    李旭有点怀疑:“你们自己做饭?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爱吃不吃。”金敏娜转身钻进厨房。

    “哎~~吃,吃,要吃。”李旭舔着脸大声道。

    “那李旭你自己先坐一会,我去帮敏娜的帮。”金至贤迈着步子也跟进了厨房,身姿曼妙,袅娜聘婷。

    “哎!要我帮忙吗?”李旭假惺惺的问,连步子都没有挪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