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九章 一口价十万!
    因为秦牧俊美如妖,有招蜂引蝶之嫌,引起夏婵和唐豆豆强烈的不满。

    夏婵不满是因为秦牧现在名义上是他的男人。

    唐豆豆不满是因为...没有因为。

    所以,两人决定捉弄一下秦牧。

    这种捉弄人的坏事,肯定是唐豆豆想出来的。要是搁以前,夏婵绝对不会。现在可能是因为夏辉煌伤势痊愈,她的压力小了些,心情不错,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秦牧招蜂引蝶的缘故。

    怎么捉弄呢?

    你秦牧不是长得帅吗?能招蜂引蝶吗?我要是把你打扮成女装大佬,看还有没有女孩喜欢你?

    两人在一家名牌店里面,精心为秦牧选了一套衣服,米白色的裤子衬衣,白色皮鞋,外加一件大红色的风衣。

    “进去换上,看看合不合身?”夏婵板着脸,但眼底充满促狭。

    秦牧听话的拿起衣服走进试衣间。

    “大红色哎...你说姐夫会不会变成一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唐豆豆满脸坏笑。

    夏婵嘴角噙着笑意,也想知道秦牧穿大红色回事什么样子?想想那个喜庆的画面,她忍不住嘴角扬起。

    “出来了...出来了...”看到试衣间的门开了,唐豆豆兴奋的小声喊道。

    夏婵抬眸望去...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有些懵逼。

    唐豆豆也是一样,张着小嘴,满脸吃惊。

    店里的导购小姐,皆都愣住了,紧紧地捂着嘴,眼里满是爱慕的小星星。

    太帅了...

    秦牧身高一米八,体型修长,一身白,外加红色风衣,俊美如妖的面孔,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夏婵发誓,她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竟能轻松的驾驭这种红色,这红色风衣穿在秦牧身上,配上他细腻白皙的肌肤,不但不娘,竟给人一种浑身充满阳光的感觉。

    “奶奶个熊猫的...”唐豆豆吐出她的口头禅,摊摊手道:“好吧,我算是认输了。”

    夏婵也有些无奈,本来是想捉弄秦牧的,没曾想他竟然轻松驾驭了这套衣服。

    至于店里的导购小姐,差点没流口水。

    夏婵结完账,匆匆拉着秦牧离开了...再慢一步,那些导购小姐估计会忍不住扑到秦牧的。

    “妖孽...”夏婵算是服气了。

    唐豆豆追上来,低眉顺眼的看着夏婵,谄笑道:“表姐,借我点钱。”

    “要多少?”

    “先谢谢表姐...借多少我还不知道,下礼拜是我妈妈生日,我想买块好玉送给他当礼物,玉养人嘛。”

    “走吧,我们一起去。”

    三人来到一楼,这里有专门卖玉器古玩的店铺。

    “这家看起来不错。”夏婵指着一家叫做随玉而安的店铺说道。

    这家店面积是这里最大的,装修古香古色,很上档次。

    三人走进去。

    这家店不止玉器,古玩字画都有。

    “三位想要买点什么?我可以为你们介绍。”一个面容姣好,身穿旗袍的女人迎上来。

    待看清秦牧的容貌,这女人不禁呆了呆。

    这个女人的反应,在夏婵和唐豆豆的意料之中,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祸水。

    唐豆豆道:“我想选一块玉,送老人的。”    “男士佩戴还是女士佩戴?”

    “女士。”

    女人想了想,走过去拿出一枚玉坠,笑道:“男戴观音女戴佛,你们看看这块玉坠,这是块品质上好的玉,由雕刻大师亲手雕刻的。”

    这枚玉坠比硬币大点有余,上面雕刻的是弥勒佛,雕工没的说,很精美。

    “你们再看看这个玉镯,是上好的和田玉。”

    女人口才很好,一口气拿出五六件,耳坠,项链,手镯都有。

    唐豆豆对玉不是很懂,只能求助夏婵。

    夏婵对玉了解也不多,但比唐豆豆懂。

    “就这枚玉吊坠吧,玉质不错,雕工也不错。”夏婵道。

    唐豆豆点点头。“这个多少钱?”

    “十二万九千八。”

    “啊...”唐豆豆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贵?

    夏婵也有些惊讶,并不是她付不起,就算夏氏集团现在资金短缺,但十几万还拿的出来。关键是她们对玉不是很懂,怕吃亏。

    所谓金银有价玉无价,玉的价格都是店家定的,没有专业人士指导,买这种东西很容易吃亏。

    “姐夫...”唐豆豆想求助秦牧,她这个姐夫本事很大,或许懂玉。

    结果,她喊了一声没得到回应,回身看去,只见秦牧站在后面的货架前,手里拿着一枚金色的小铃铛在研究。

    “姐夫...”唐豆豆又喊了一声,秦牧这才抬起头,迈步走过来。

    “怎么了?”

    “你觉得这块玉怎么样?”

    秦牧拿起那枚玉吊坠研究了半天,沉吟了一下道:“我不懂...这个挺好看的。”

    我倒...

    不懂你看那么久?

    “要不我们再到别家看看吧?”都不懂玉,唯一的办法就是货比三家,夏婵提议。

    卖玉的女人急了,道:“如果你们喜欢,我可以给我们老板打电话,价格好商量。”

    她越是这样说,就越证明这玉吊坠的价格是虚报的,坑定有敲榔头的成分。夏婵本身就是生意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应付。

    “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别家看看再说。”说完,拉着唐豆豆就要走。

    “这个怎么卖?”秦牧摊开手,掌心是那枚小巧的金色铃铛。

    夏婵翻个白眼,这个拖后腿的,专门拆台是不是?她假意要走,是为了将那枚玉吊坠的价格压到最低。

    秦牧这样一问,她们两个也不好意思走了。

    “这个一千块,你要八百就行。”

    这金色铃铛的定价是一千块,她的权利是可以让到八百。

    “八百是多少?”

    “......”......

    女人微怔,有些懵...仔细看着秦牧,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八百就是...”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秦牧抬手,叮的一声,一枚金灿灿的硬币状东西放在柜台上。

    “这个可以吗?”秦牧问。

    女人怔了一下,然后拿起来掂了掂,眼睛瞬间瞪大,干她们这一行的,眼睛不可谓不毒,掂一下就知道,这是纯金的。

    “够吗?”秦牧问。

    女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唐豆豆已经扑了上来,一把抢过女人手里的东西,放在嘴里咬了一下,惊呼道:“表姐,好像是金的。”

    金币...

    夏婵有些惊讶,走过去拿过唐豆豆手里的金币,放在嘴里咬了一下...真的是金的。

    那个女人却是满脸心疼,这金币跟市面上的完全不一样,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颜色纯正,简直可以当成艺术品...但是现在,上面却多了两排浅浅的牙印,真是暴殄天物。

    唐豆豆一把抢过金币,笑嘻嘻的对秦牧说:“姐夫,这八百块钱我帮你付...这个就送我吧。”

    秦牧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这东西他多得是,这是上古货币。

    夏婵却很奇怪,秦牧的衣服是新买的,身上根本就没有能藏东西的地方...这金币他是怎么拿出来的?

    这金币不看就不是现在的东西...定是价值不菲,如此看来,秦牧失忆前的身份并不简单。

    “姐夫,牛啊...随手拿金币买东西,真土豪。”唐豆豆满脸兴奋,这金币直径超过四公分,五毫米厚,大概有四五十克的样子,按照现在市面的价格,就算一克黄金按照三百算,这枚金币都能卖个一万好几。

    “小姑娘,这金币能不能给我看看?”

    突然间的声音将夏婵和唐豆豆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只见靠近里面的柜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位身穿唐装的老者。

    秦牧并不惊讶,在柜台后面有个躺椅,这老头原本是躺着睡觉的,躺椅被柜台挡住,很难看到。

    那个女人有些尴尬,道:“这位就是我们老板。”

    刚才还说打电话给老板商量那枚玉吊坠的价格,现在老板就在店里,所以她有些不好意思。

    老人上前,笑呵呵的对唐豆豆说道:“小姑娘,能让我看看吗?”

    唐豆豆把金币递给老人,反正有秦牧在,她不相信这老头胆敢黑了她的金币。

    老人从一个精致的木盒里面拿出放大镜,拿着金币仔细观察,看了好久...眉头一会皱起,一会展开,嘴里啧啧称奇。

    “奇怪...真是奇怪...”

    唐豆豆好奇的问:“大爷,有什么奇怪的?难道这枚金币是假的?”

    “不...金币是真的。”老人放下放大镜,“老夫我干这行一辈子了,自认有几分本事,竟然看不出这金币是哪个朝代的?”

    “那就是现代的。”唐豆豆道。

    老人摇摇头,道:“绝对不是...这金币上面的花纹一气呵成,而且是手工雕刻,就算现在的工艺能雕刻出来,也绝对没有这么流畅。况且这金币充满年代感,绝对不会是现代的东西。”

    “这么神奇啊。”唐豆豆急忙将金币拿回来。

    老人看向秦牧,笑道:“小伙子,能告诉我这金币你是这么得到的吗?”

    秦牧微微皱眉,“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好吧...是我唐突了。”老人歉意的笑了笑,这样问的确有些不合适。

    “你看能不能跟你们打个商量,将这枚金币卖给我?价格绝对让你们满意。”

    唐豆豆道:“你能出多少钱?”

    老人想了想,道:“一口价,十万,你们觉得如何?”

    十万...

    秦牧对十万没什么概念。

    但是...夏婵和唐豆豆却惊呆了...这金币按市场黄金价格来算,绝对不会超过一万五,这老头却一口价就是十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