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七十章 墓中碰面。
    秦牧上前,却见那毒龙树的树枝如蛇一般猛的扬起头,还有那老道,竟是霍然睁开眼睛,没有眼白,眼睛完全是两个黑洞。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这洞府的主人吧?”秦牧面露不屑。

    这个人能想到用这种阴毒荒谬的办法复活重生...看来外面那些女尸,肯定都是他采阴补阳的杰作。

    那些毒龙树枝,如蛇一般,竟是发出嘶嘶声...这些树枝上都带着剧毒,若是普通人碰到,体内的血肉会瞬间化为毒水。

    “你这样的人活着也是个祸害。”秦牧鄙夷道,结印一道火印打出。

    哗...!

    毒龙树直接被点燃,那些枝条就像被点着的毒蛇,不断的扭曲,但是很快都被烧成灰烬。

    那老道身上的毒龙树枝也被炼燃,不超出三秒,全部化为飞灰。

    做完这些...秦牧捡起那柄大锤,这东西不错...是一把秘宝,下品灵器,拿回去给大娃,正好合适现在他。

    返回来...架子上还有几件兵器,但都是利器...称得上是削铁如泥,但秦牧对此不感兴趣。

    将这座石室仔细的检查一遍,并没有别的隐藏空间...秦牧将角落里的金银财宝收起来,想了想,还是带走了那几件利器,拿回去给大家防身还是可以的。

    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

    秦牧这边收获颇丰,但是天阳门和阎罗门却惨了。

    万阵宗来了一位长老,名叫谭威,宗师四品境的强者,还有一身不错的阵法之术,他出手,费了一点劲,将石门上的阵法给破了。

    天阳门,阎罗门,聚齐人手,开始发掘这座古遗迹,一窝蜂的涌了进去。

    不过,他们阴险毒辣,不会以身犯险...都知道这种年代久远的古遗迹危险重重,这一点从石门上的阵法就可以看出。

    所以...他们让那些普通人打头阵...这些人都是白家的人,碍于这些武者淫威,他们只能听从。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座古遗迹的主人很阴险,里面分为真假坐墓...秦牧进入的是真的,而他们进去的是假墓,结果一路上都是机关陷阱,纵使有万阵宗的人在,白家的人也是尽数覆灭...天阳门,阎罗门的人也是损失惨重。

    所谓的真假墓,这一点连秦牧都不清楚。

    天阳门十三个人,现在只剩下六人,其他的都葬身火海。

    阎罗门十五人,现在也只剩下六个,损失比天阳门还惨。

    万阵宗,只有谭威和杨彦...杨彦受了轻伤,但性命无碍。

    “为什么会这样?”聂老愤怒的嘶吼,里面布满各种陷进机关,根本防不胜防。

    大胡子脸色铁青,折损了这么多人,连宝物的影子都没看到,实在憋屈的难受。

    谭威的长相跟威字没有半点关系...这家伙五短身材,尖嘴猴腮,长得实在丑陋...尤其是那双老鼠眼,看着都让人不舒服。

    他声音尖锐,道:“我怀疑,这座古遗迹是假的。”

    “假的?”

    所有人都看向他。

    谭威道:“我曾经探过几座古遗迹...其中一座跟这座很想象...那座古遗迹里面分为真假墓...我怀疑,我们刚才进的就是假墓。”

    “这不可能啊...石门打开,我们一路都是沿着通道进来的...途中也没发现别的岔路啊。”聂老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

    “我怀疑,这通往真墓的通道,很可能就隐藏在我们进来的路上...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谭威说的很确定。

    “谭兄有把握找出来吗?”

    谭威道:“给我点时间...不管是阵法,还是机关陷阱,大都有迹可循,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

    “那就麻烦谭兄了。”大胡子道。

    现在宝物影子都没见到,却折损了这么多的人手,就这样放弃...他们岂能甘心。

    谭威点点头道:“走,大家先撤出去...这里太过危险,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从长计议。”

    现在只能听谭威的建议,一群人朝着外面撤去。

    进来的时候众人摩拳擦掌,兴奋不已,想着宝物唾手可得...出去的时候一个个狼狈的如丧家之犬。

    他们沿着通道往回返...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身后的通道墙壁突然爆开...巨大的石块崩飞,整个通道都在颤抖。

    这些人皆是吓得不轻,他们一路上遇到了太多的机关陷阱,现在是草木皆兵...纷纷驻足,猛的转身,眼神充满戒备。

    可是...一看之下,他们脸色变得好奇,只见墙壁上被什么东西轰塌,露出一个通道。

    紧接着,他们同时呼吸一滞,只见一道身影从倒塌的地方走了出来。

    秦牧走出来,看到这么多人也是一怔...不禁苦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也是沿着通道往外走,结果走到了尽头,发现没路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这石壁是空的,另一边可能有出去的路,便一拳轰塌了。

    天阳门,阎罗门,万阵宗的人都震惊的看着秦牧...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古遗迹里面竟然有人。

    秦牧也玩味的看着他...这些人是发生过内讧吗?看上去都狼狈不堪,而且人数也少了很多。

    莫不是他们找到了什么宝贝?秦牧眼睛放光。

    对面的人也在猜测秦牧的身份...土夫子?看着不像啊,哪有穿的这么干净的土夫子?而且也没带工具。

    总不会是这个洞府的主人吧?

    他们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这古遗迹好几千年了,这么可能?

    “阁下是?”聂老首先开口,抱拳问道。

    秦牧微怔...这老家伙不认识自己?

    其实...他们知道秦牧的大名,却不知道秦牧的长相...更不知道站在眼前的人,就是秦牧。

    见秦牧不说话,大胡子道:“阁下是进来探宝的?”

    秦牧失笑...难不成我是进来旅游的?

    “长老,这人出来的通道,会不会就是通往真墓的?”杨彦小声道。

    谭威微微点头,道:“极有可能。”

    “可看他的样子,两手空空...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杨彦小声道。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身后的通道是通往哪里的?”聂老问。

    秦牧笑道:“我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你们来的...这里是通往主殿的。”

    对方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

    “这不可能...石门大开后我们立刻就进来了,并没有其他人。”大胡子道。

    秦牧笑了笑,“我见你们破不开石门上的阵法,就从山侧面的洞先进来了...不过看你们的样子有些狼狈,找到什么宝贝没有?”

    秦牧不问还好,这一问顿时让所有人黑了脸...他们损失惨重,秦牧这是再往伤口上撒盐。

    还有...秦牧说是跟着他们来的,这就很可怕了...他们竟一点都没察觉。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座古遗迹的?”聂老沉声问道。

    秦牧看着他,“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其他人都看向聂老...尤其是大胡子,眼底闪烁着怀疑的神色,难道这老东西给他来了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表面假装跟他合作,背地里却跟别人联手...先一步取走里面的宝物。

    “你胡说...”聂老大怒,“我从未见过你,何时告诉你的?休要在这里污蔑老夫。”

    秦牧笑道:“在白家...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们发现了古遗迹。”

    “白家?”聂老低头沉吟,突然脸色惊讶的抬起头,“那天晚上的不明之客就是你。”

    “是我...还得多谢你告诉我白家的罪证放在那里。”

    “你到底是谁?”聂老的脸色阴沉。

    “秦牧。”

    聂老脸色突变,充满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秦牧。

    他从宗门请来高手,准备等这古遗迹的事完了,就联合阎罗门诛杀秦牧...却不曾想,秦牧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让他脑子转不过弯来。

    “是不是很意外?”秦牧轻笑。

    聂老强行遏制住自己的震惊之情,淡漠道:“的确很意外...秦牧,我承认我小看你了。”

    “你只是高估了自己而已。”秦牧笑道。

    “没错...本来打算了了古遗迹的事,再去找你...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面。”聂老感叹。

    “聂兄,这位是?”大胡子问。

    “一个未曾谋面的故人。”聂老目光一凝,道:“这位可了不得,杀了我天阳门的梁长老...还有跟我一同前来云岩市的魏老,也死在他手上。”

    众人震惊,下意识的看向秦牧...他才多大年纪?聂老说的这两位,可是宗师境的强者。

    连杀两位宗师境的强者,不由得他们不惊悚。

    “还有一件事,陈兄可能不知道。”聂老道。

    “什么事?”大胡子问。

    “你们阎罗门是否有个叫陈中的人...跟云岩市的吴家走的很近。”

    大胡子微怔,想了想,脑海中并没有这个人。

    “长老...陈中师兄的确是我们阎罗门的人,不过已经失踪好一阵了。”

    大胡子眼神微闪,道:“聂兄问陈中,莫非是知道什么?”

    “没错...你们阎罗门的陈中,估计也死在了秦牧的手上。”

    大胡子脸色一寒,抬眸看向秦牧,“说,我门下弟子陈中,是不是你杀的?”

    秦牧想了想,隐约记的,当初在夏家碰到的那个人的确是叫这个名字,被他一掌连人带车拍成了肉泥。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秦牧道。

    “这么说,你承认杀了我阎罗门的人?”大胡子厉声喝问...虽然阎罗门弟子成百上千,他并不知道这个陈中是谁?但总归是他阎罗门的人,他既然碰到,就不能坐视不理。

    “我阎罗门与你素未谋面,为何要杀我门下弟子?”大胡子目光阴冷,布满杀机。

    秦牧淡漠道:“他该死。”

    “你太狂妄了,我阎罗门的弟子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不是你能杀的。”大胡子脸色阴沉。

    秦牧目光寡淡,看着他们,淡漠道:“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为自己想想,怎么才能活下来。”

    秦牧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纷纷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