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秦牧出关。
    夏婵失魂落魄的走了...她真的做错了吗?她只是为了救爷爷而已。

    唐豆豆看着夏婵失落的背影,差点心软...她这个表姐厮混在商场,向来是以利益衡量一切...或许在她心里,洛灵没有夏辉煌重要,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了洛灵。

    可这不是商场...虽然昨晚的情况比商场更残酷,但是...人性也在这一刻暴露了出来...在唐豆豆心里,夏婵是真的做错了。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秦牧出关以后,得知洛灵被夏婵放弃,该如何抉择?

    “表姐...你这次真的做错了。”唐豆豆叹口气。

    夏婵失魂落魄的回到别墅,脑海中一直在回想唐豆豆的话。

    是啊...她该怎么跟秦牧交代?

    “小婵...”

    夏婵抬头看着夏辉煌,“爷爷...我真的做错了吗?”

    “这要看怎么说了。”夏婵毕竟是他的孙女,夏辉煌不能直接说她错了,叹口气道:“从伦理上来说,你这是为了保全爷爷,这没错...可从大义上来说,你真的做错了。”

    “小婵...你向来冷静,那晚为何会那么偏激...以洛灵的性格,就算你不说出来,她也会站出来的...可你这一推,不止断送了你们这段时间建立的关系,而且还有可能将秦牧推远。”

    “我当时别无选择。”夏婵脸色苍白。

    夏辉煌叹口气,“不管因为什么?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再去计较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将洛灵救出来。”

    “爷爷...你说洛灵还活着吗?会不会已经...”

    “不会的...若是陈传要杀洛灵,当场击毙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抓走她呢?我推测,他抓洛灵...是为了对付秦牧。”

    “可是现在天阳门的人和白家的人都消失了...金爷爷也动用了自己的势力,都没找到蛛丝马迹...您说他们到底藏在哪了?”

    夏辉煌道:“若是还在云岩市,就还有机会救出洛灵...怕就怕,他们已经撤回了天阳门,这就麻烦了。”

    “洛灵...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夏辉煌不知道第几次叹气了...点点头。

    ......

    ......

    转眼又是一个月...秦牧闭关已经八个月了。

    可是...这一个月内,夏家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却没能找出天阳门的蛛丝马迹,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机场,火车站都没有他们离开的痕迹。

    事情果然到了最坏的地步...天阳门的人,还有白家,可能已经通过某种渠道离开了云岩市。

    这天,修炼之地终于有了动静。

    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灵气都暴动起来,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搅动...尤其是大阵,涟漪激荡,光芒流传。

    哗...!

    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灵气从汇聚而来,如天河倾泻一般,全部灌入秦牧修炼的密室。

    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才消失。

    轰隆...!

    密室门打开,闭关八个月的秦牧终于出关了。

    他看上去还是原来的样子...但给人的感觉又不同,这是气势的改变。

    秦牧嘴角微扬,眸似星辰...双拳紧握,感受着体内彭拜的力量...这次闭关的时间之长超出了他的预料。

    神基初期。

    气海比之前扩大了一倍多,力量也比之前雄厚了数倍...只是下一次突破,需要的灵气会更加夸张,这样秦牧有些头疼。

    他的气海现在就像是贪吃蛇,根本喂不饱。

    “姐夫...”唐豆豆跳起来,扑过去激动的拉着秦牧的胳膊,“你终于出关了。”“师傅,你出来了?”大娃走过来,憨笑着说道。

    秦牧点点头,扫了一眼大娃,皱眉道:“你的修为进步不大,是不是偷懒了?”

    按道理,以大娃的天赋,八个月时间,足够他突破到练气中期...但是现在还在练气初期。

    大娃像是犯错的小孩,垂着头道:“对不起,师傅。”

    其实,大娃是因为受伤,这两个月根本都没修炼...唐豆豆想要为大娃解释,却被夏辉煌打断。

    “秦牧,看你这神色,应该是突破了吧?”

    秦牧点点头。

    随即,看向一旁闷闷不乐的夏婵,笑道:“老公出关,你怎么这个表情?我闭关这几个月,你该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夏婵眼睛一红,顿时泪流满脸,“秦牧,对不起...对不起...”

    “你怎么了?”秦牧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

    唐豆豆藏不住事...再说这是不是隐瞒就能过去的,道:“姐夫...洛灵姐被天阳门的人抓走了。”

    秦牧脸色猛的一变。

    “怎么回事?”

    “秦牧,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夏婵哭着说。

    秦牧皱眉,看向唐豆豆道:“到底怎么回事?”

    唐豆豆一咬牙...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秦牧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至极...准备给夏婵擦眼泪的手也收了回来,满脸失望的看着她。

    “对不起...秦牧,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秦牧,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小婵当时也是为了救我。”

    “姑爷,这件事都怪我和老爷,是陈传用我们的性命相威胁...小姐也是没办法...”

    “姐夫...”

    秦牧摆摆手,示意他们都别说了。

    他看着夏婵,脸色平静的令人心里发寒:“你做的没错。”

    夏婵身子一颤,抬头看着秦牧。

    “你们安全就好。”秦牧声音平淡,“二傻,对你们来说就是个外人...你们都做的没错...错在我,是我害了她,天阳门的人是冲我来的。”

    “大娃。”秦牧转身,朝着庄园外走去。

    大娃急忙跟上。

    “姐夫...你要去哪?”唐豆豆大喊。

    秦牧脚步不停,淡漠道:“我去把洛灵救出来...你们照顾好自己。”

    夏辉煌神色复杂,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祥伯深深地叹口气...连他都清楚,秦牧虽然嘴上没怪他们,但是从这一刻起,跟他们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表姐...你快去追啊,姐夫现在肯定对我们失望极了...他这一走,肯定不会在回来了。”唐豆豆看着秦牧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急的都快哭了。

    夏婵拼命的跑向门口...可是,秦牧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她泪流满脸,知道现在说多少对不起,都没用了。

    是她亲手把秦牧推远的...她有种感觉,从这一刻起,她可能会永远失去秦牧,她心痛的连呼吸都停滞了。

    秦牧出关...前后不到十分钟,便离开了夏家。

    唐豆豆哭红了眼睛...她也知道,秦牧这一走,再归来...遥遥无期。

    ......

    ......

    一个小时后,秦牧和大娃出现在白家庄园。

    此时的白家庄园空无一人。

    “啊...”

    秦牧怒吼...周身紫芒席卷,一拳轰出...可怕的拳光如万丈惊涛席卷而出。轰...!

    白家别墅前的假山轰然爆开,倒塌,烟尘土浪席卷。

    砰砰...!

    秦牧像是发狂的暴龙,周身都带着慑人心魄的可怕威势,拳如疾风骤雨...所过之处,房屋崩塌,地面龟裂,草木尽毁。

    整整肆虐了足足十分钟。

    整个白家的建筑群,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很难相信这是人力造成的。

    秦牧心里的怒火终于消散了些。

    大娃老实的跟在秦牧身后,一声也不敢吭。

    等到秦牧冷静下来,才怯怯的说道:“师傅...对不起。”

    秦牧转身看着他,“你为什么说对不起?”

    大娃更紧张了,颤声道:“我没保护好师姐。”

    秦牧叹口气,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秦牧带着大娃从白家出来,一路都在想如何将二傻救出来?

    “天阳门...你们真是自寻死路,真当秦某好脾气?”秦牧眼底杀机闪烁。

    这些跳梁小丑,若是不将他们打疼...看来他们永远不知道害怕。

    现在...最关键的是的先知道这天阳门在什么地方?

    程运?

    秦牧想到这个人...程家跟武道界也有关联,现在想要知道天阳门的位置,看来只能将希望寄托到程家了。

    秦牧跟程运打了个电话,约在帝皇珠宝分公司不远的咖啡厅。

    秦牧带着大娃到的时候,程运已经到了。

    “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秦牧坐下,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

    程运点点头...程家跟武道势力也有联系,消息向来灵通...再说程运也一直在关注这夏家。

    “秦少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程运道。

    “我想知道...天阳门在什么地方?”

    程运霍然瞪圆了眼睛,满脸震惊,倒吸一口冷气道:“秦少...你这是打算亲自登门?”

    “怎么了?”

    程运道:“秦少...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

    “你倒挺关心我的?”秦牧淡笑道。

    程运神色谦卑,“秦少,我不是程旭那种蠢货...我们程家也不会再出现那种蠢货。或许秦少看不上我...但是我却是把秦少你当做朋友的。”

    秦牧笑了笑,道:“你对天阳门了解多少?”

    “那晚,夏家的事情发生后...我就立刻通知了家族,根据他们给我的消息...天阳门在武道界算不上大势力,但是也不小...关键是天阳门的门主,据说修为已经到了九品宗师境,有人猜测,很可能已经是大宗师境也说不定。”

    “这跟我无关...我只想知道,天阳门在什么地方?”

    “看来秦少是铁了心要去了。”程运严肃道:“好吧,那就就不隐瞒了...天阳门就在云甸的明云山。”

    “谢谢...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你随时可以找我讨还。”秦牧站起身道。

    程运表面谦卑恭敬,但心里却是狂喜...秦牧可是能斩杀四品宗师的存在,他的人情,千金难买。

    “多谢秦少。”程运急忙道谢。

    “秦少稍等...还有件事情你应该也很感兴趣。”

    秦牧看着他没说话。

    程运讪笑了两声,在秦牧前面他总感觉底气不足,想买给关子都做不到,道:“天阳门的人撤走的时候,他们的二长老侯峰,却去了阳庆市。”

    “阳庆市的海家也是武道势力,他们最近新开办的海克拍卖行两天后开业,据说会拿出不少好东西出来拍卖,吸引了不少武道界人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