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死是奢望。
    卫忠和白沫需顺利的拿到了神兵。

    两人心里乐开花...没想到这么顺利?

    卫忠心里充满得意,看着海昌那张贪恋的脸,心里冷笑连连...等着吧,你永远不会见到灵草的。

    白沫需心里更狠,还记着海昌刚才给脸甩脸子的事...有朝一日,若是在别的地方碰到,定要好好羞辱他。

    海昌也很开心,最起码表面很开心...至于心里,同样是冷笑连连...真以为全世界都是傻子,就你们天阳门的人最聪明。

    神兵给你们,这灵草我也收了...但是就看你们能不能活着离开阳庆市了...外面可是有位深不可测的大人物在等着你们。

    海昌热情的将两人送到门口。

    “卫兄...那我可等着你的灵草了,千万别骗我...不然我没发交代啊。”海昌道。

    “海兄放心...卫某向来一诺千金。”

    “那就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卫兄慢走。”

    “海兄快进去吧...就别送了。”

    依依惜别之后...卫忠和白沫需加快脚步离开。

    海昌冷冷一笑,也转身回到了海家...他要做的事都做完了,接下来看戏就行。

    ......

    ......

    卫忠和白沫需一路急走...东拐西拐来到一个精致的四合院。

    院子里人影绰绰...有人在守卫,但人数并不多。

    见到两人...这些人急忙上前行礼。

    “现在立刻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动身离开。”卫忠道。

    “二长老...我们不是要参加明天的拍卖会吗?门主吩咐过...无论如何都要将那柄寒锋剑拍下来。”一个弟子说道。

    “寒锋剑算个屁。”卫忠冷笑,这次他们来阳庆市,的确是为了海克家族的那柄削铁如泥的寒锋剑,但现在得了一件神兵,寒锋剑也就是破铜烂铁了,他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收拾,准备离开。”

    “是。”

    院子里的人都蹦进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卫忠和白沫需也进入房间,收拾东西。

    “二哥...真没想到,海昌那个老东西那么好骗?”白沫学满脸讥讽。

    “你还好意思说,差点被你坏了大事...好在海昌够贪婪,被我们画的大饼迷失了心智...不然这一趟可就白跑了。”卫忠道。

    白沫需脸色一沉,“有朝一日若是在碰到...定要报了今日之辱。”

    “赶紧收拾东西。”卫忠知道白沫需心眼小,瑕疵必报的性格,道:“这次我们回去...不给他灵草,就够他喝一壶的。”

    白沫需的脸色好看了点,“说的也是。”

    “好了没有?”卫忠问。

    白沫需收拾好东西,点点头。

    “赶紧走...这阳庆市现在势力太多,要是这神兵在我们手里的消息传出去,可就不好离开了。”

    两人打开门走出去...顿时僵在原地。

    只见院子里横七竖八躺的全是尸体...都是他们天阳门的弟子...这些人七窍流血,明显是被一掌击毙的。

    院落中,一个身穿红色风衣正淡淡的看着他们...还有一个傻大个,在啃鸡爪子。

    卫忠和白沫需眼神狠狠地收缩...能悄无声息的杀这么多人而没有发出丝毫动静,关键他们一点都没察觉到...可见对方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卫忠突然眼神一闪,盯着那道穿着红色风衣的身影,他想起了陈传的描述。

    “你是秦牧?”

    秦牧神色淡漠...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

    “秦牧?”白沫需一惊,随之满脸阴狠,“原来你就是秦牧?”

    他是白莫寒的爷爷辈...白莫寒能在天阳门占据一席之地,都是因为他的愿意...要不然,天阳门距离白家数千里,怎么可能被天阳门看上并且扶持。

    “在云岩市没有找到你...没想到你却赶来送死。”白家落得这般田地,都是因为这个秦牧。

    其实...他们离开云岩市,并非是害怕秦牧,他是五品宗师,卫忠已是六品,并不害怕秦牧。

    他们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军方的插手。

    “洛灵呢?”秦牧目光寡淡,缓缓开口,他已经检查过...洛灵并不在这里。

    “原来是为了那个小女娃娃来的...还真是个情种。”白沫需眼神阴翳,“那个小女娃娃已经死了...知道他怎么死的吗?是被我天阳门十几个弟子轮J致死的...死的连路边的婊子都不如。”

    轰...!

    秦牧双眼瞬间被冰霜覆盖,磅礴的紫芒从周身席卷而出...周围十米之内的空间都扭曲了。

    卫忠脸色一变,这个秦牧的修为的确可怕。

    白沫需依旧满脸狰狞,带着变态的般的笑意,他辛苦扶持的白家被秦牧毁了...他现在恨不得将秦牧碎尸万段。

    “杀气了?心疼了...秦牧,这可怪不了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得罪我们天阳门呢。”

    “你杀我天阳门的人...就是自寻死路,今天我会亲手拧下你的脑袋...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

    白沫需的话还没说完,便见秦牧的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如流光爆射,带起阵阵可怕的尖啸。

    一拳轰出,拳势鼓荡,可怕的拳光如陨石划过天际,带着可怕的紫色罡气...连空气都被点燃了,爆发出阵阵音爆。

    “找死...”白沫需向来自大,周身衣袂荡起,内息流转,竟是朝着秦牧迎了上去,双掌连拍。

    两道被蟒蛇般的内息匹链从掌心暴射出去,轰向秦牧。

    秦牧拳势不减。

    轰轰...!

    惊天动地的炸响,可怕的涟漪在空中扩散...两道内息匹链被秦牧直接轰爆。

    白沫需脸色一变,周身内息狂涌,身前形成一道内息甲胄,并且一掌拍向秦牧。

    砰...!

    秦牧狂暴的拳光直接将他的内息甲胄震爆,拳头毫无花哨的轰在他的掌心。

    咔嚓...刺耳的骨裂声令人遍体生寒...鲜血飞溅,白沫需的无根手指爆成血雾,整条手臂扭曲成诡异的姿势,森森白骨刺穿皮肉...他凄厉的惨叫着横飞了出去。

    秦牧如影随形的跟进...一连数拳,拳拳到肉...骨骼碎裂声响彻一片,若是脱掉衣服,就会发现白沫需的身上留下三个神圣的拳印。

    秦牧伸出双手...一手扼住薄膜需的脖子,一手抓住他的胳膊,双臂发力。

    噗...!

    白沫需的一条胳膊生生被扯了下来。

    “啊...”白沫需发出可怕的惨叫,被鬼哭还瘆人...一张老脸因为惊惧而扭曲的不成样子。

    噗...!

    秦牧抓住他的另一条手臂,猛的一扯,鲜血飞溅,齐根而断。

    “啊...”

    白沫需凄厉的惨叫着...他痛的浑身抽搐,很想晕过去...但现在晕过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卫忠满脸惊悚...猛的惊醒过来。

    “放开他...”卫忠大吼一声...竟是拿出那柄大锤,渡进内息,大锤爆发出沉闷的乌光,朝着秦牧冲了过来。

    大锤嗡嗡作响,挥动间带着狂暴的力量。

    秦牧转身,双手结印...随之伸手一引,白沫需再次惨叫,他感觉体内的血液从在往外涌,通过伤口喷射而出。

    那猩红的鲜血并未落地,威势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所牵引,悬浮在秦牧身前...随之,竟是化成数道血箭。

    秦牧抬手,屈指轻弹。

    嗖嗖...!

    尖锐的破空声...数道血箭化作数道红色流光,朝着卫忠爆射而去。

    卫忠怒吼,手中的大锤轰了出去。

    砰...!

    鲜血飞溅,第一道血箭被大锤击爆,血水横飞...但却震得他连连后退,地面都被踩得爆裂。

    卫忠满脸骇然...他的手臂在瑟瑟颤抖,虎口崩裂,鲜血涌出。

    砰...!

    有一道血箭爆射在大锤之上,可怕的力量直接将大锤震飞,连卫忠都震得飞了出去。

    卫忠看着后面爆射而来的血箭,吓得魂飞魄散,周身内息狂涌,幻化出内息甲胄。

    砰...!

    一道血箭射在内息甲胄上,直接将贯穿甲胄...紧接着贯穿卫忠的肩膀,带起一串血花。

    噗噗...!

    接下来,数十道血箭贯穿甲胄,在他身上留下十多个拇指大小的血洞。

    卫忠忍不住惨叫出声,从半空坠落下来。

    他浑身都如筛糠...满脸惊恐,面无人色,身子不断在颤抖。

    他彻底吓傻了...这怎么可能?

    据他们猜测,秦牧能斩杀四品宗师...修为最多在五品,毕竟以他的年纪,五品宗师已经很吓人了。

    但是...现实容不得他们后悔...不会再给他们猜测的机会,一旦猜错,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们会死的很惨...会让你们下辈子想起来都颤抖。”秦牧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感情。

    二傻死了...他的眼球上有血丝在攀爬。

    二傻的死...她的负全部责任。

    秦牧双手结印,一个美丽的图案出现...越是美丽的东西越危险。

    屈指轻弹...那如彼岸花一般美丽的突然一分为二,落在了白沫需的双脚之上。

    呼呼...!

    两道金色的火苗从白沫需的双角上腾起,开始燃烧。

    “啊...”白沫需发出瘆人的惨叫...整个人一下都缩了起来,额头,脖子,太阳穴上的血管暴起一指高,像是随时要爆裂一般。

    他想扑灭火焰,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就没了...他痛的满地打滚,凄厉的哀嚎,就像是地狱深处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

    薄膜需感觉这燃烧的不是自己的双脚,燃烧的是自己的灵魂...他感觉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散发痛感...深入骨髓,痛不欲生。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我求求你了...”

    白沫需用脑袋不断撞击这地面,额头早已是血肉模糊,血流满面。

    “别奢望死...这无极金焰会燃烧七天,会慢慢的...将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炼成虚无。”

    砰...!

    话音落下,秦牧抬脚将白沫需踢飞起来,然后提起地上的一柄天阳门弟子留下的长刀。

    噗...!

    长刀贯穿白沫需的肩膀,将他订在墙上。

    白沫需如同厉鬼,不断在惨叫...像是一个被火点着的破布娃娃,在哪里来回飘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