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天阳门覆灭。
    “无双阁外门弟子林月儿,见过七长老。”林月儿上前乖乖行礼。

    七长老这个时候可不敢托大...要是平时,对于这种连印象都没有的弟子,他根本没时间理会...但是现在,他和蔼的笑了笑。

    七长老知道,秦牧找他,肯定是为了林月儿...但是他不明白的是,林月儿叛逃,无双阁还没有发出通缉令。

    “前辈找我,可有事情要吩咐?”七长老满脸谦卑。

    秦牧笑道:“吩咐没有,只是想替月儿求个情...这是你们无双阁的家事,我本不该管的。但是月儿与我有恩,所以我替他求个情。”

    林月儿诧异的看着秦牧...没想到秦牧会帮她求情?

    “七长老,林月儿之所以久不会无双阁,是因为她姐姐被天阳门的弟子害死...她不守你们无双阁的规矩,的确是有错。但事出有因,还希望七长老回去如实禀报,酌情而定。”

    “另外...月儿没有及时回去,也有我的原因...所以,秦某想讨个人情。”

    七长老看着秦牧,神色恭敬道:“前辈放心,你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这件事,我回去后定会如实禀明。天阳门纵容弟子行凶,实在可恨...林月儿为姐姐报仇,相信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如此,秦某就像谢过七长老了。”

    “前辈客气了。”七长老急忙道。

    秦牧看向林月儿,“你大仇得报...有七长老为你作保,相信无双阁的人也不会过分为难你...以后好好修炼。记住,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不会受人欺负。”

    林月儿点点头,笑道:“谢谢你。”

    “洛灵姐姐,我该回无双阁了...谢谢你。”林月儿道歉,她能手刃仇人,有一部分是洛灵的功劳。

    “不客气。”洛灵摸摸她的小脑袋,“回去后,好好修炼,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林月儿点点头,然后将手里的剑还给秦牧。

    秦牧笑道:“这剑就送给你了,你能用得着。”

    “那谢谢喽。”林月儿也没矫情,她的确是很喜欢这柄剑,回头跟大娃摆摆手,然后走到七长老身边。

    “前辈,若是没别的事...我等就先告辞了。”七长老道。

    秦牧微微颔首,“一路顺风。”

    “再见。”林月儿不舍的挥挥手。

    “会再见的,若是有机会...我回去无双阁看你。”秦牧道。

    “嗯。”林月儿重重的点点头。

    七长老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秦牧这话摆明是说给他听的,要是这次回去为难林月儿,等他上门知道,那后果...看看天阳门的下场就知道。

    他看了一眼林月儿...有这么大一座靠山,就算无双阁的人想为难她,也得掂量掂量吧?

    林月儿跟着无双阁的人走了。

    其他势力也都走光了。

    整个天阳门,现在只剩下一地尸体,还有那无数的废墟。

    秦牧皱眉,突然道:“你们刚才有人看到白莫寒吗?”

    大娃摇头,他根本不认识白莫寒。

    洛灵道:“白莫寒好像不在天阳门,我在这里两个月,都没见过他。”

    秦牧笑了笑,“无所谓了。”

    不过,他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个白莫寒日后可能会是个麻烦。

    “大傻,那我们也走吧。”洛灵道。

    秦牧笑着摇摇头,“不急...这天阳门能成为一方霸主,肯定积累了不少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洛灵笑靥如花,“天阳门可能有宝库。”

    “你知道?”秦牧问。

    洛灵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具体方位...但是顾天阳能舍弃弟子自己逃走,说明此人极其自私,宝库肯定离他住的地方不远。”

    “不错,智商可以。”秦牧笑道。

    洛灵得意道:“那是...本小姐冰雪聪明,你...你笑话我。”

    “哈哈...”秦牧大笑,朝着内院的方向走去。

    秦牧三人在内院查找,然后在顾天阳的卧室床下发现了暗室。

    这是一个两百多平方的空间。

    里面真的有不少好东西,琳琅满目。

    洛灵开心的扑向那些珍宝古玩。

    而秦牧,看的却是一株半米高的三叶草...此为焰竹灵草,属于下品灵草的一类。

    初次之外,还有几个好大的玉箱...打开里面全部是灵草,但也不是很多,加起来也就两千株。

    其实...这已经不少了,现在灵草还是稀少,这两千株,都是天阳门数百年的累积。

    秦牧毫不客气的将所有东西都给收走...在洛灵的要求下,几乎是刮地三尺,连墙上的画都揭走了。

    从密室出来后,本来要离开的...但洛灵又想起一件事。

    天阳门的地牢关了不少犯人...之前虽然吃的是猪食一样的东西,但好歹能续命,现在天阳门毁了,如果他们离开,那些犯人肯定得饿死。

    秦牧来到地牢,震毁门锁,将犯人全部给放了。

    令秦牧诧异的是...这并不是普通的犯人,都是一些武者。

    “我不管你们曾经做过什么?但是现在放你们离开,千万别做什么害人的事,不然就算你们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们斩杀。”秦牧冷声道。

    话落,抬脚猛的跺下去。

    轰隆...!

    下面出现可怕的裂痕,整个地牢开始坍塌。

    “你们千万别怀疑他的话...他能灭了天阳门,就能灭了你们。”洛灵寒着脸说道,这是最起码的威慑。

    一群人重获新生的人瞬间吓傻了,不断的点头,纷纷发誓。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这些人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大多都是跟天阳门有仇的...或者别的势力的弟子,因为得罪天阳门,才会被囚禁在这里的。

    放走了这些犯人...秦牧也离开了明云山,三人回到市区。

    “大傻...你要回去了吗?”洛灵满脸不舍。

    “回哪?”秦牧微怔,随即问道。

    “你不会云岩市找夏婵吗?”

    秦牧眼神出现片刻迷茫,但很快恢复了清明,道:“暂时不回,我打算到处转转...游历名山大川。”

    “你...”洛灵顿时明白了,道:“你跟夏婵吵架了?”

    秦牧沉默...这算是吵架吗?

    他一直没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当初的苏醒,便急忙来到龙夏找夏婵...夏婵身上的确有青婵的气息,但她真的是青婵吗?

    轮回转世?

    多么缥缈的东西。

    以前,秦牧根本不相信轮回转世。

    但是...这次,他沉睡的太久,对青婵太过思念,夏婵身上有青婵的气息,所以他认定夏婵就是青婵。

    现在想想,自己的确太武断了...夏婵到底是不是青婵?如果真的有轮回转世,那么以神帝的修为,就算陨落,轮回也磨灭不了他们的记忆吧?

    青婵陨落的时候是半步神帝...如果夏婵是青婵,就算轮回,也会保留一丝记忆,如果第二世就开始修炼...怎么会轮回万世?

    这些事情不能细想,仔细想的话就会发现很多的漏洞没办法自圆其说。

    最重要的是...有人竟然修炼了血月诀。

    血月诀是他传授给青婵的,世上除了他和青婵,无人懂得修炼此法。

    如果夏婵是青婵...那么修炼血月诀的又是谁?

    最重要的是,青婵跟夏婵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根本就是两个人。

    夏婵到底是不是青婵呢?

    秦牧现在也陷入了迷茫。

    会不会...根本就是自己找错了人?

    “大傻...你怎么了?”洛灵见秦牧愁眉不展,道:“如果你想她了...就回去找她吧。”

    秦牧道:“我在想别的事情。”

    洛灵贝齿咬着红唇,道:“你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所以才能夏婵吵架的...其实,我不怪她。”

    “嗯?”秦牧好奇。

    “那种情况下,如果换做我,肯定也会那样做...亲人和朋友,我也会选择亲人。”

    “你不会的。”一直不说话的大娃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不会的?”洛灵好奇。

    秦牧也好奇的看向大娃。

    大娃有些紧张,挠挠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遇到那种情况,肯定不会去选择伤害师傅身边的人。”

    “什么意思?”洛灵没明白。

    秦牧却明白了...大娃虽然憨厚,但并不傻...因为心思纯良,反而看问题很透彻。

    大娃道:“就是比如坏人抓了我和师姐你的爷爷,你肯定会选择牺牲自己...也不会把我交出去...因为那样师傅会伤心。”

    洛灵怔了怔,心里有些感动,笑道:“没想师姐在你这里这么伟大呢?”

    大娃憨笑着挠挠头,看向秦牧道:“师傅,我说的对不对?”

    秦牧莞尔,道:“你怎么知道你牺牲了我会伤心呢?”

    大娃挠挠头,“我是师傅的徒弟,师傅肯定会伤心的。”

    “你这么笨的徒弟,我随便都可以收好几个...你牺牲了,我再收几个不就行了。”

    大娃认真的想了想,憨笑道:“说的也是哦。”

    “大娃...你师父这么说,你怎么都不伤心呢?”洛灵好奇。

    大娃道:“没关系的,师傅不伤心就好了...我要是牺牲了,师傅伤心我也会伤心的。”

    “......”......

    大娃这话虽然绕口,但是秦牧和洛灵还是听明白了。

    大娃心思单纯,恐怕在他心里,秦牧比他的命还重要...最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让秦牧伤心。

    这傻孩子,秦牧莞尔,拍拍他的脑袋,“你放心...只要你师父我活着,保证你会活的很好...而且,我可是你师父,你要是被人杀了,那不是证明我教徒弟很失败。所以你得好好修炼,努力活着,为师父增光。”

    大娃想了想,然后重重的点点头,“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好好活着,不给师父丢人。”

    反正师父说啥就是啥,他听师傅的话肯定没错。

    “你还得负责保护我。”洛灵笑道。

    “嗯。”大娃重重的点点头,“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师姐,不会再让人把你抓走了。”

    “你真是我的好师弟。”洛灵捏捏大娃的脸,“走,师姐带你吃好吃的去。”

    听到好吃的...大娃顿时吞了吞口水,幸福的傻笑起来,重重的点点头。

    ......

    第九十九章  人情难还。

    三人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吃一顿。

    反正现在他们钱多的根本花不完...单单从天阳门带出来的几辈子都花不完。

    洛灵也没有问关于秦牧和夏婵的事...说白了,这些事她也没资格管。

    至于秦牧要这么做,她都支持。

    她是不怪夏婵...但是也不会去原谅夏婵。

    吃过饭,三人在西双市逛了逛,然后天黑的时候才返回酒店。

    洛灵要去京城...她失踪了两个月,娱乐圈早就炸了锅。

    有八怪报道说洛灵得了怪病暴毙而亡...还有说洛灵吸毒被抓了起来,更有甚者说洛灵贩毒,警方抓捕的时候拘捕被击毙了。

    网上各种版本的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还有,洛灵好久都没见到父母了,得回去看看...这次,在被关在地牢的那段时间,她真的觉得自己死定了,这辈子都见不到父母了。

    秦牧最终决定,跟着洛灵去京城。

    ......

    翌日,三人登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

    出了机场...一辆商务车停在路边。

    洛灵回京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邱珊。

    刚一上车...邱珊就抱着洛灵嚎啕大哭。

    她清楚洛灵发生了什么...但一直咬紧牙关没说。

    对外一直宣称,洛灵在秘密训练,为新戏做准备...但也抵不住那些狗仔的妄加猜测,这段时间都快疯了。

    “小姑奶奶,你可算是回来了...”邱珊对洛灵是真好,擦擦眼泪,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洛灵黑了,瘦了。

    对秦牧是爱答不理的...都是因为秦牧,洛灵才会遭罪的。

    秦牧自然不会跟她计较这些。

    “珊姐...我得先回家看看父母。”洛灵道。

    邱珊点点头,道:“应该的...你先回家,公司那边我去处理。”

    洛灵本来想要邀请秦牧去她家的,但是秦牧拒绝了...最后跟大娃去住酒店。

    两人住的自然是总统套房。

    洛灵回家看父母去了,邱珊回公司了...秦牧在这里举目无亲,两眼一抹黑,要不是有大娃陪着...

    呃...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拿着零食大吃的大娃,秦牧无奈的叹口气。

    他很好奇,大娃的肚子好像是无底洞...竟然可以一直吃。

    秦牧坐在沙发上发呆...手里却不断的出现一株株灵草,然后化成灰烬。

    这时,手机响了。

    拿起来看了一眼,是程运打来的。

    “喂?”秦牧接通电话。

    “秦先生,打扰了,你到京城了?”

    秦牧笑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秦先生别见怪,我没有别的意思,天阳门覆灭...我想着你肯定会跟着洛小姐来京城的。”

    “天阳门覆灭的消息你也知道了?”

    程运道:“现在整个武道界都传遍了。”

    秦牧想想也就明白了...这个时代的通讯很发达,消息传的自然也快。

    “秦先生的手段真是惊鬼神,现在整个武道界,你的名头只要说出来,都能震慑一群宵小之徒。”

    “别给我戴高帽子,你打电话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吧?有什么事直接说,我说过欠你程家一个人情,你随时都可以讨回去。”

    程运顿了顿,道:“秦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旅途劳顿,就让我为你接风洗尘吧,还请秦先生给个机会。”

    “你在京城?”秦牧眉梢微扬。

    “是的,昨晚到的。”

    “那你来接我吧,我在太皇酒店,你到了给我打电话。”秦牧没多废话,第一他欠程家一个人情,迟早是要还的。第二,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有个熟人陪着也挺好。

    “谢谢秦先生,我这就来接您。”

    挂了电话,秦牧回头看了一眼大娃,道:“别吃那些东西了...我一会带你去吃好的。”

    大娃听到吃的,眼睛都亮了。

    秦牧想了想,给洛灵发了个微信,告诉他自己去程家了...免得他离开,洛灵又来找自己,扑个空。

    “程家在京城的势力很大,你小心点。”洛灵很快回信,紧接着又发了一条,“知道你很厉害...但是阴沟里翻船的事也不少,凡事小心为妙,毕竟你那么傻。”

    “......”秦牧无奈的摇摇头,他能想象到洛灵拿着手机得意的小表情。

    没多久,程运打来电话,说是到酒店门口了,问要不要上去接他。

    “不必了,我马上就下来。”

    挂了电话,秦牧带着大娃来到楼下。

    见到秦牧,程运两步上前,神态还是一如既往的谦卑,恭敬道:“秦先生,打扰了。”

    秦牧摇了摇头。

    程运开的是一脸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请秦牧和大娃上车后,亲自驾车前往程家。

    秦牧本来以为是要前往程家的,看来是他误会了。

    程运并没有带他去程家,而是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

    秦牧也没多问,便跟着程运来到楼上。

    “秦先生,请。”程运推开一个包厢的门。

    秦牧迈步走进去,脚底柔软,地上竟然还铺着地毯...这个包厢足有一百个平方,除了吃饭的地方,还有修仙娱乐区域。

    而且,那可以容纳二十多人的桌子上,此时只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长的很漂亮,眉宇间带着一股子英气...因为她是武者,秦牧从她身上感应到了内息波动,修为应该在后天后期的样子。

    这个女人应该三十岁上下,按照这个年纪,有这等修为,也算不错了。

    女人看到秦牧,立刻站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程运走上前,拉着女人的手来到秦牧面前,两人竟是双双跪了下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秦牧皱眉,他最讨厌的就是下跪,这个时代的人有一个缺点,就是骨头软。

    “秦先生,今天不是程家要宴请你,而是我...还请秦先生见谅。”程运跪在地上垂着头。

    “是我骗了你...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我想跟你讨那个人情,请你帮帮小英。”

    秦牧从到了酒店门口就猜出来了,不是程家宴请自己,而是程运。

    “有什么话,起来再说...我说过,欠你们程家一个人情,至于这个人情还给谁,对我来说并无差别。”秦牧缓缓道,然后伸手一托。

    程运和女人满脸骇然,他们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来的。

    “你怀有身孕...跪着不合适。”秦牧道,他从进门就看出来,这个女人怀孕了。

    女人神色黯然,勉强笑了笑。

    秦牧皱眉,一般女人怀孕,这是生命的延续,应该是很开心的事...看来今天程运要求自己的事也不是为了他,而是跟这个女人有关。

    “程运,你到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秦牧道。

    程运退后两步,道:“秦先生先请坐,我慢慢跟你说。”

    秦牧点点头,走过去坐下。

    程运帮秦牧倒好茶水,拉着女人来到秦牧面前。

    “秦先生,她叫秦英。”

    “嗯?”秦牧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个女人跟自己竟是一个姓。

    “秦先生,还请你救救小英。”程运说着,又要下过。

    程运一跪,这个秦英也要跟着跪。

    秦牧皱眉,道:“有事说事...我说过欠你人情,秦某说话向来算数。”

    “是是是...”程运擦擦额头的冷汗,然后说开了...

    听程运说完,秦牧真的挺诧异...这程运对程旭下手的时候,冷漠无情,没想到还是个情种。

    秦英不是京城人,是隆安市的人,跟程运是大学同学,两人大学的时候就好上了。

    普通人跟武者相爱,这倒让秦牧有些好奇。

    秦英家里算是武学世家,从小习武,赶上灵气复苏,天赋不错,修为进步很快...但是两人的事遭到秦英家里人的反对。

    武者,本就看不上普通人...就算程运是京城程家的人,但终归是个普通人。

    但这两人爱的很深,一直没有断了联系...最为严重的一次是,秦英的父亲发现两人还有交往,还派人打断了程运的腿。

    程运这家伙也是个狠人,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月,伤还没好利索,就又一瘸一拐的去找秦英了。

    几个月前,程运被程家派往云岩市...这两人就分开了几个月,而秦家却趁机逼迫秦英嫁给一个武道势力的少主。

    程运一听就急了,跑去隆安市找秦英,两人见了一面...结果,那次之后秦英竟然怀孕了。

    这种事自然瞒不住秦家人...家族长老差点没亲手毙了秦英,这种丑事发生,怎么跟星罗宗交代?

    更何况跟秦英联姻的还是星罗宗的少宗主...这不是把星罗宗的脸面按在地上使劲摩擦吗?

    但是,秦英的父亲虽然生气,但毕竟秦英是他的女儿...加上程运苦苦哀求,就将这两人给放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秦家的人在到处找秦英...而星罗宗也知道了这件事,放话出来,要杀了程运和秦英。

    程运将秦英藏在京城...自己公开在云岩市吸引火力,但是前几天,程运在云岩市被刺杀,损失了好几个保镖才保住小命,他知道星罗宗的人动手了。

    星罗宗的人一旦动手,肯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一个普通人,秦英虽然是个武者,但修为并不高,而且还怀了孩子。

    所以...他现在走投无路,只能求助秦牧。

    秦牧好奇道:“你们程家不是跟武道势力有联系吗?为何不跟程家求助呢?毕竟秦英肚子怀的,可是你们程家的子嗣。”

    “秦先生有所不知,我虽然算的上是程家嫡系...但是像我这样的人,在程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们不会为了我,却得罪一个强大的武道势力的。”程运满脸苦涩。

    “现在...只有秦先生您能帮我们了...只要你帮我,从今往后,我程运这条贱命,就是你的了。”

    秦英也哀求道:“请前辈帮帮我们...我们死没什么,但孩子是无辜的。”

    秦牧苦笑,“程运...你这个人情,可真不容易还啊...看来我以后得少欠别人人情了。”

    金钱易还,人情难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