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玄冰神帝。
    这个如玄冰一样的人,对林乾坤等人的逃跑视而不见,他的视线全在秦牧身上。

    秦牧也在看他,神色平静。

    “好久不见,秦牧。”

    许久,对方才缓缓开口,声音跟他的人一样冷。

    秦牧淡漠道:“是好久了。”

    这个人就是上古的玄冰神帝,他的名字就叫玄冰。

    “我从来没想过...上古的恩怨,会延续到这个时代?”玄冰说道。

    秦牧道:“那就让上古的战火重燃吧。上古没能将你们全部斩杀...就在这个时代结束吧。”

    “现在的你,杀不了我...你刚跟败天交过手,受了伤,想要杀我,绝无可能。”玄冰缓缓说道。

    “是吗?”秦牧踏前一步,身上的战意在攀升,淡漠道:“当初,若非你们趁着我突破之际联手偷袭,你觉得你们能苟且到现在?”

    玄冰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像是畏惧,又像是在怀念。

    “秦牧,我不得不承认你是走的最快的人...我们修炼无数岁月,而你却只用了我们十分之一的时间便走到了我们前面,我们是不能让你踏出那一步的。”

    秦牧眼神出现一丝诧异,道:“玄冰,你的话变多了。”

    上古时,玄冰可以数年不开口,就算开口,也是话语极为简短...现在却像个话痨。

    “总得适应这个时代不是?”玄冰竟露出一丝笑意,转瞬即逝。

    秦牧冷笑道:“你这家伙还是这么阴险...看着我跟败天两败俱伤,然后跳出来渔翁得利...不过,你好像打错算盘了。”

    “渔翁得利?”玄冰轻声道:“我知道败天杀不了你,而我现在也杀不了你,谈不上渔翁得利。”

    “但是,我能杀了你,你信吗?”秦牧目光淡然,但声音却无比自信。

    “我信,你向来不能以常理度之。”玄冰顿了顿,看着秦牧认真的说道:“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而且还受了伤,杀了我,你也得死。”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一群手下败将,在我面前也敢言勇。若是你我之间只能活一个,绝对是我。”

    “有可能...因为你是一个很惜命的人。”玄冰承认秦牧的话,随即道:“但是,万事无绝对,死的也有可能是你。”

    “既然如此,那就别废话...出手吧。”秦牧周身紫芒开始席卷。

    “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动手。”玄冰道。

    “难不成你是来找我叙旧的?”秦牧眼底浮现出一丝讥讽,“你我之间,不必假惺惺的...我们的恩怨,总得有一方陨落才能彻底结束。”

    玄冰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其实我现在很想杀了你,如果我有把握能做到的话。”

    “堂堂玄冰神帝,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就如同阻止你踏出那一步一样,若非有九成把握,我也不会去做...可惜我们还是低估了你。”

    “秦牧,现在的你我,都不是什么神帝...我们的修为都因那次大战而失...数十万年苦修,登临绝顶...却又一朝坠落尘埃。这不得不说皆是天意...现在我们一样,都回到了原点。”

    天意?

    秦牧嗤笑,他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他只相信自己。

    “就算一切回到了原点...我也有自信再次超越你们。”秦牧道。

    “所以...我们才不得不将你扼杀在萌芽中,上古我们能成功阻拦你...这个时代,我们一样能将你除掉。”

    “玄冰,你清楚激怒我的后果...什么修为我不在乎,但是你们却让我失去了青婵,仅这一点,你们死十次都不够偿还的。”

    秦牧眼神微微凝聚,“你刚才说你们?难道还有别的人活着?”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当初围攻你的人,都活着。”玄冰道。

    秦牧眼神微微收缩了一下。

    都活着?可能吗?

    “噬天决下无完魂...就算我当初身受重伤,但你们若想都活下来,那根本就是做梦。”秦牧沉声道。

    “你太相信你的噬天决了。”玄冰道。

    “我亲手所创的功法,我知道威力如何?”秦牧眼底紫芒在凝聚,“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从我的噬天决下逃生。”

    话落,秦牧双手开始疾速结印。

    玄冰脸色微变,冷声道:“你真是个疯子。”

    轰...!

    天地震颤,空中风起云涌,可怕的黑云遮天蔽日,黑云翻滚,一道巨大的黑洞出现,如同远古凶兽张开大口,想要吞噬一切。

    黑云疾速旋转,巨大的黑洞爆发出可怕的吸力。

    轰轰...!

    地面的古树被连根拔起,数千斤巨石飞上高空,皆被吸入黑洞之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便是噬天决,可吞噬天地的功法,秦牧亲手所创。

    没有人知道这黑洞的另一端通向哪里...因为被吸入进去的人,从来没有能活着出来的...就算神帝也不行。

    当然,以秦牧现在的修为,施展噬天决的威力不如当初的万分之一,但已经很可怕了。

    周围千米之内的草木巨石,就连细小一点的山峰,皆被黑洞吞噬。

    玄冰衣衫咧咧炸响,起腰长发都飞了起来,整个人都像是要被吸如黑洞。

    他双手不断在结印,速度奇快。

    四周气温骤降,可怕的玄冰之力从他身上席卷而出...地面开始结冰。

    嗡...!

    一座冰山出现在空中。

    冰山缓缓旋转,美丽如琉璃。

    玄冰双手轻抬,冰山直冲而上,竟是堵住了黑洞的入口。

    咔咔...

    但是在下一秒,整座冰山表面开始出现道道裂痕。

    “秦牧...以你现在修为,而且身上带伤,强行动用噬天决,实属愚蠢至极,毕竟会留下隐患。”玄冰双目凝重。

    轰...!

    他的话音刚落,那座冰山轰然爆开,化作无数冰块,被噬天决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牧双手疯狂的结印。

    噬天决中的吸力成倍增减。

    玄冰脸色一变,整个人被吸起...离地一米多。

    虽然只是一米...但却令玄冰脸色更加凝重。

    “秦牧,你这个疯子。”他说出了跟败天一样的话。

    秦牧现在动用噬天决,完全是在拼命。

    玄冰双手再也飞快的结印。

    嗡...!

    又是一座冰山出现,比之前的更大。

    凝聚出这座冰山,玄冰的脸色苍白了几分,消耗太大。

    “秦牧,以你的修为,还能支撑多久?”玄冰冷喝。

    双手猛的一抬。

    冰山飞上半空,再次堵住黑洞的洞口。

    秦牧眼神冷冽,他现在修为等级比不上败天和玄冰...但是论气海的磅礴,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行。

    咔咔...!

    冰山之上裂痕蔓延。

    玄冰抬眸望去,脸色难看几分。

    “秦牧,你想死,我成全你。”

    玄冰周身神力席卷,双手结印,然后猛的一掌击向地面。

    唰唰...!

    地面被冰封,一道一米宽的玄冰之路朝着秦牧飞速蔓延而去,眨眼便蔓延到秦牧脚底。

    唰唰...!

    数跟成人腰粗细的冰刺直接突起。

    秦牧脚尖轻点,身子猛的拔高数米,身在空中,手捏拳印,一拳轰出,拳印从拳头上爆射而出,迎风暴涨。

    轰...!

    冰刺爆开,无数冰棱崩飞,地面被击出一个大坑。

    秦牧落地,身子猛的横移出去,他刚才落下的地方,再次突起树根巨大的冰刺,闪光闪烁。

    轰...!

    秦牧一拳击出,拳势鼓荡,将冰刺击爆。

    这些冰刺,锋利无比...就算是大宗师沾上,却会被瞬间贯穿身体,直接冰封,绝无活命的机会。

    玄冰脸色愈发难看,他都感觉有些吃力,秦牧的神力好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轰...!

    这是,上空的冰山被噬天决绞碎,吞噬。

    噗...!

    玄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消耗太大,冰山跟他相连,被绞碎的瞬间,他也受到了牵连。

    “秦牧,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上古的游戏,在这个时代重新开始。”玄冰冷冷的看了一眼秦牧,转身化作一道流光疾速远去。

    “玄冰,他日再见,定要斩杀你。”秦牧怒喝,声如旱雷。

    玄冰的速度极快,眨眼便失去了踪迹。

    秦牧抬手轻挥,空中黑云消散,黑洞敛去,一切归于平静。

    “一群手下败将,在我面前,岂有你们嚣张的份。”秦牧冷哼,转身朝着林乾坤等人离开的方向掠去。

    秦牧一口气奔出数里路才停下。

    然后...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连身子都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该死...

    他本就受了伤,又强行动用噬天决...噬天决与他相连,每绞碎一座冰山,其实消耗的都是他的力量。

    玄冰不是武者,修为不可小觑...他之前一直都是在强撑。

    秦牧脸色苍白,踉跄着往前走去...最终寻到一处山洞,直接钻进去,以树枝杂草遮住洞口,立即盘坐下来开始调息疗伤。

    一株株灵草,在秦牧手里眨眼便化成灰烬。

    另一边,林乾坤带着洛灵已经在十里开外...他们不敢有丝毫停歇。

    “姐夫不会有事吧?”唐豆豆满脸担忧,别看她平时撒娇耍赖的调戏秦牧,其实心里对秦牧十分关心。

    洛灵也是满脸担忧...今天遇到的人,都强大的离谱。

    “应该安全了...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吧。”洛灵道,其实她是想等秦牧。

    一口气奔出这么远,连林乾坤都觉得有些吃不消。

    “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先进去躲避一下。”林乾坤指着前面山壁上的一个天然山洞说道。

    几个人都累的够呛,纷纷表示同意。

    他们躲进山洞,林乾坤找来树枝野草将山洞口遮掩起来。

    “不知道师傅怎么样了?”大娃满脸懊恼,自己修为太低,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放心吧...秦牧道友手段通神,不会有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