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的名,树的影。
    除了天罡山庄的弟子,很给面子的迎合着温阳的话哄笑...无双阁的人面色皆冷,沉默不语。

    温阳觉得很没有意思,这些人比他的修为低...在这些人面前装逼,虽然能满足他那颗骄傲的心,但是并不过瘾。

    让很想知道那个收留无双阁的人是谁?

    温阳是个很自私的人,对于那个人...他心里的是嫉妒,因为对方的容貌俊美的不像话,他自认算是英俊潇洒,那是那个人给他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如果可以,他现在想去那个人面前装个逼,过过瘾。

    但是...现在还不清楚对方身份,一切等查探清楚再说...他们天罡山庄势力不小,几乎没人能招惹的起。

    不过万事无绝对,出门在外,一不小心就会招惹灾祸,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

    温阳的目光看向那栋小楼,侧耳倾听...像是努力想要听到林月儿被侮辱的惨叫声。

    林月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发育的还算不错,看样子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真的是可惜了。

    温阳觉得无趣,正准备跟无双阁的人打听那个人的身份,像是突然心有所感,看向小院的门外。

    远远的,四道身影很悠闲的走过来。

    其他人顺着温阳的目光望去,皆是脸色一喜,就像是被欺负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

    这四人年纪相差不大,都在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当然,这只是他们表面的样子,实际年龄可怕都超过百岁了。

    温阳的神色变得谦卑温顺,就像是听话的好孩子,一点不见之前冷嘲热讽的刻薄。

    静等四位老人走进了。

    温阳迈步上前,恭敬的行礼,道:“见过两位长老。”

    话落,他紧接着对另外两位老者行礼,道:“温阳,见过无双阁前辈。”

    其中,一个袖袍宽大,长的慈眉善目,像是林家老爷爷一般的董易林满脸温和,他是无双阁的六长老。

    董易林看向身边的两人,道:“姚兄,魏兄,这个小子真的很不错。”

    “董兄谬赞了。”姚嵘谦虚的笑了笑,但是眼底的喜色谁都能看出来,这弟子出门在外,代表的是宗门的颜面。

    另一个老者,却是盯着温阳的手里的剑,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柄剑的来历他是最清楚的。

    当初,在天阳门,他亲眼看着秦牧将这柄剑送给了林月儿。这个老者正是无双阁的七长老...江严侠。

    但是现在,这柄剑却在温阳手里...看来,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董易林扫了一眼被几个弟子围在中间的李双,眉头微皱,道:“这是怎么回事?”

    无双阁的弟子,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董易林,江严侠的脸色变了...同时看向温阳。

    姚嵘,魏长寒两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温阳,还不赶紧给无双阁的是兄弟道歉。”魏长寒冷喝。

    温阳刚刚抱拳,正准备道歉,只听江严侠脸色严肃道:“道歉就不必了,赶紧将这柄剑还给林月儿。”

    董易林这才看到温阳手里的剑,脸色不由的一变...这柄剑的来历,在无双阁也只有他们长老会清楚。

    “姚兄,魏兄,这柄剑可碰不得啊。”董易林急忙道,小辈们打打闹闹,这本是小事。

    但这把剑不一样,一旦跟这把剑有关,那事情就消不了。

    姚嵘,魏长寒诧异,只是一把剑而已...为何董易林跟江严侠这般紧张?

    “两位,莫非这把剑有什么来头不成?”姚嵘开口问询。

    江严侠苦笑道:“何止是有来头,而是有大来头...若非如此,这般削铁如泥的宝剑,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弟子手中?”

    姚嵘和魏长寒相视一眼...他们也是这样的,这样的剑,出现在一个弟子手中,本来就不正常。

    “还请江兄赐教。”魏长寒抱拳道。

    江严侠严肃道:“实不相瞒,这柄剑乃是杀神秦牧,在明云山送给无双阁弟子林月儿的。当时,我就在跟前,亲眼见证。”

    “什么?”姚嵘惊呼。

    在场的人皆是满脸震惊。

    杀神送给林月儿的。

    魏长寒和姚嵘面面相顾,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温阳脸色一片惨白...他就是在孤陋寡闻,也听说过杀神的大名。

    无双阁的几个弟子幸灾乐祸的看着他...难怪林月儿说温阳会亲自将剑送回来,而且还要求着她收下。

    温阳眼前发黑...他坐了什么?抢了杀神送给林月儿的剑,这不是找死吗?

    “长老...”温阳可怜兮兮的看着姚嵘和魏长寒。

    啪...!

    清脆嘹亮的把掌声,姚嵘抬手,隔空一巴掌将温阳抽的横飞出去,半张英俊的脸庞出现深深地五指印,肿起老高。

    众人吓了一跳,没想到姚嵘竟当场爆发。

    江严侠和董易林相视一眼...知道这是姚嵘做给他们两个看的。

    “混蛋,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蛋...我们天罡山庄向来跟无双阁情同手足,林月儿就是你们的师妹,你们怎么能抢自己的东西呢?就算是开玩笑,也得有个度。”

    姚嵘满脸怒气。

    温阳很聪明,虽然被抽了一巴掌,很丢人...但是也知道姚嵘是在将这件事简单化,抢夺说成开玩笑,闹着玩。

    “江兄,董兄,是在对不起...都是我们教导不利,让他们开起玩笑来没轻没重,还请见谅。”姚嵘抱拳,陪笑道。

    这件事,可大可小...事关杀神,就看他们在处理了。

    天罡山庄没跟秦牧打不过交道,只是听说过秦牧的大名...但是他们相信,杀神的名号可不是叫着玩的。

    并非天罡山庄怕了杀神...只是因为这点小事得罪杀神,实在划不来,还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姚嵘将姿态放的这么低,江严侠和姚嵘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现在无双阁和天罡山庄的关系正在敏感期。

    天罡山庄这些年发展势头迅猛,当初的盟友,现在隐隐有种无双阁依附天罡山庄的意思。

    无双阁现在正在努力寻找出路,如果这个时候揪着这件事不放,两家的关系恐怕会进一步恶化。

    “都是小辈玩闹而已,不碍事,温阳赶紧将宝剑还给林月儿就行。”

    江严侠笑着说道。

    “对了,你们说月儿还在楼上?”董易林问。

    无双阁的弟子齐齐点头。

    “现在的人都这般嚣张?难道不知道李双乃是你们无双阁的弟子...这般张狂,不知是何身份?”魏长寒冷笑道。

    无双阁不追究温阳夺剑之事...他们天罡山庄也的回礼,理所当然要站在无双阁这边。

    “不管是何人,既然打伤了无双阁的弟子...总得有个交代才是。”姚嵘傲然道。

    董易林点点头道:“两位说的没错,一言不合就出手伤人...当真是没将我无双阁放在眼里。”

    “老董,别冲动,月儿还在楼上。”江严侠开口道。

    董易林道:“怕什么,就说林月儿是杀神的妹妹...我就不信他还敢伤害月儿不成?”

    “月儿认识...”江严侠看向无双阁的弟子,道:“你说月儿管那人叫什么?”

    “叫,叫秦大哥。”

    秦大哥?

    江严侠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

    姓秦?

    江严侠顿时脸色猛变,额头浮现出细密的汗珠,难道是...秦牧?

    “我去看看,到底是何人这般嚣张,敢伤我无双阁的弟子,好大的胆子。”董易林宽大的袖袍一挥,就要上前。

    江严侠急忙拦住他,道:“老董,稍安勿躁,别冲动。”

    “伤了我无双阁的弟子,你叫我别冲动?”董易林很不满。

    “江兄,这件事说好听点是小辈之间的玩闹,说难听点就是在打你们无双阁的脸...你放心,这次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站在你这边。”姚嵘说道。

    “没错,你们无双阁和我们天罡山庄世代交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魏长寒帮腔。

    江严侠拦住董易林道:“我想,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他。

    “老江,你知道?”董易林满脸诧异。

    江严侠点点头,道:“姓秦,月儿称他秦大哥...秦牧也姓秦。”

    秦牧?

    杀神?

    所有人都是呼吸一滞,脖子都不禁缩了缩。

    人的名,树的影。

    杀神的名头可是杀出来的,没有一点水分。

    “你,你说楼上跟月儿在一起的是杀神?”董易林眼睛瞪的跟牛蛋似的,满脸吃惊。

    魏长寒和姚嵘面面相窥,如果楼上的真的是杀神秦牧...那抢剑这件事,就不是大事化小的问题了。

    温阳脸都吓白了,腿肚子都在颤抖。

    “不可能...这不可能...”

    魏长寒皱眉看向他,道:“什么不可能?”

    “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杀神秦牧...我抢,不是,我跟月儿师妹闹着玩的时候,那个人就站在楼上看好戏...如果他真的是杀神,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众人沉默。

    温阳说的有点道理。

    “现在说这些根本不重要,是不是杀神秦牧,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江严侠提醒道。

    “不,我不去...如果真的是杀神,那我死定了,他一定会杀了我的。”温阳还算有点小聪明,直接跪在江严侠面前,双手将宝剑举过头顶,脸上充满了自责惭愧的神色,道:“两位前辈请海涵,我因跟月儿师妹闹着玩,无意得罪了杀神...还我愿意道歉奉还宝剑,请两位前辈带我将这宝剑还给月儿师妹,温阳拜谢。”

    姚嵘眼神一闪,心里暗道,温阳这小子聪明啊。

    “两位前辈,晚辈知道错了,他日必定报答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求两位前辈将这宝剑转交给月儿师妹,就说我已经知道错了,希望她能大人大量,不与我计较。”温阳满脸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