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探山。
    “秦洛小友,这当真是杀神给你的?”夏侯无极有些心有余悸...能让他心生寒意的东西,确实能保护夏侯晴雨。

    这东西一旦动用...别说什么天才精英的,就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也得抱头逃窜。

    秦牧点点头道:“秦牧说过...这东西可以用好几次。”

    好几次?

    夏侯无极几人眼睛都直了。

    如果这东西不是杀神送给这个秦洛的...他们恐怕已经生出抢的心思了。

    “行...这五个人的名单中,算秦洛小友一个。”夏侯无风拍板决定,秦洛手里有大杀器...足以保护晴雨和其他人。

    但是...这次夏侯家连同夏侯晴雨在内,一共来了七名精英弟子...秦牧占了一个名额,剩下的谁去谁留?

    夏侯晴雨肯定得去...这样就剩下三个名额了。

    夏侯家的几个弟子恶狠狠的看着秦牧...因为秦牧抢了他们一个名额,这样他们的几率就小了很多。

    夏侯无极等人自然清楚这几个弟子谁的修为高,天赋强。

    “夏侯汗青,夏侯一然,夏侯俊...你们三个去吧。”

    三个青年满脸喜悦...剩下的几个天才可就不高兴了,沉着脸,恶狠狠的看着秦牧。

    秦牧很无辜的摸摸鼻子...要不是为了隐藏身份,躲避玄冰那些人,当然还有保护大娃媳妇,不然谁愿意跟你们这些拖油瓶一起似的?

    “心态都给我放好点。”夏侯天绝板着脸,“秦洛小友同行,可保护其他人的安全...再说了,你们也不是没有机会。这次全凭各人机遇,不是看谁先上山。关键还得那位人皇前辈看得上眼才行。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要是晴雨等人失败了...你们接着上。”

    夏侯天绝这样说...才让几个弟子的脸色好看了些。

    这时...紫云宗的陆志明走了过来,远远的拱拱手。

    “诸位...现在所有的势力都已经答应。那位道友移驾,跟我前去...我们一起商讨一下一起蹬山的事宜。”

    夏侯无风道:“这样...无极去吧。”

    夏侯无极跟着陆志明离开了。

    ......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夏侯无极才回来。

    “怎么样?”夏侯天绝问。

    夏侯无极道:“已经商量好了...明天探山,每个势力出动五名弟子,总共一百多势力。”

    “那就是五百多人?”夏侯晴雨惊讶的说道。

    秦牧也是暗暗咋舌...一个洪湖山的人皇,竟是吸引了这么多的武者前来。

    每个势力出动五名弟子,一百多个势力,加起来就是五百多人...还有那些没去的弟子,加上各势力的长老,还有散修...这洪湖山的武者,恐怕是超过四千多人了。

    “什么时候开始登山?”夏侯天绝问。

    “明天一早。”

    夏侯无风微微点头...眼睛也随之眯起,说道:“看来,明天怕是会有一场恶战了。”

    夏侯无极叹口气...禁止那些散修上山,明天不会平静的。

    “行了...你们五个人赶紧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你们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登山,力求寻到觊觎,能拜入人皇门下。”夏侯天绝道。

    秦牧本来想夜探洪湖山的,既然这样...那就不必了,明天光明正大的上山。

    ......

    ......

    翌日,天边才露出鱼白。

    秦牧等人就被集合起来。

    “你们几个跟我来。”夏侯无极道。

    他带着秦牧五人,来到山脚下...这里被清理出来,没有武者,足以容纳下五百多人。

    秦牧他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集结了不少人。

    看到秦牧等人前来...只有陆志明上前表示欢迎。其他人跟没看到他们似的。

    从根本上来讲,这五百人相互之间...都是竞争的关系。

    大概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到了。

    各势力的长老,都在小声叮嘱他们的弟子。

    陆志明走过来,朗声道:“诸位天才,精英,相信你们都是各势力最出色的弟子...此次登山,机遇直求,一切就看你们的气运了。”

    陆志明并没有长篇大论,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一局,然后让所有人开始登山。

    秦牧对夏侯晴雨等人道:“记住,跟紧我。”

    夏侯晴雨等人点头...因为秦牧身上有大杀器。

    五百多人...浩浩荡荡的开始登山。

    当他们攀登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山脚下传来沉闷的爆炸声。

    众人低头望去...只见各势力的长老封了上山的路,正在跟乌泱泱的一群人对抗。

    看来...秦牧等人登山的事,被散修发现了。

    秦牧皱眉,只见夏侯无风正在双手背后...威风凛凛的说着什么?这个蠢货,这时候冲到前面做什么?

    这里这么多的势力,这么多的强者...轮也轮不到你们啊。

    “凭什么你们的弟子就可以登山...我们就不能。你们欺人太甚。”

    “这是各大势力联手,生怕我们抢了机缘...他们这是欺负我们散修无权无势。”

    “我昨天就看到了,是紫云宗的人游说各大势力,他们早就计划好了。”

    无数的散修吵吵嚷嚷,有脾气暴躁者...已经开始动手。

    “都给我退后,谁敢上前一步...就是跟我们所有势力为敌,杀无赦。”陆志明怒道,声如闷雷。

    “各大势力,你们太霸道了...觉得我们散修好欺负是吧?诸位兄弟,给我冲上去。”

    “冲啊,冲上洪湖山...机缘就在眼前,可不能让这些无耻的势力抢了先。”

    陆志明怒喝:“我看谁敢?”

    唰...!

    一道内息匹链撕裂空气,直接朝着陆志明轰了过来。

    “你找死...”陆志明大怒,抬手一掌,将轰来的内息匹链震爆。

    陆志明乃是七品大宗师境...修为极其强悍,出手的散修不过勉强迈进大宗师境,他闪电的扑出,抬手一掌,直接将这个散修拍的大口咳血横飞出去,半个身子都炸烂了。

    这一手...倒是震住了不少人。

    “我看谁还敢找死?”陆志明脸色阴翳,周身内息滚动,威势强横。

    一时间...还真的没人敢上前。

    “紫云宗...这里是洪湖山,不是你们紫云宗的地盘,想要逞威风,这里还轮不到你们。”略带讽刺的声音响起。

    陆志明脸色愈发阴沉...这些散修只是乌合之众,只要出手便可震住。但是...一旦有人冒头,那就按不下去了。

    “你找死。”陆志明看向说话的散修。

    说话的散修一身锦袍,身材高大...半山腰的秦牧听力过人,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凝目望去,是熟人...正是被玄冰救走的万千锋。

    万千锋出现在这里...那说明玄冰就在附近。

    “恐怕,这山我们是上不去了。”秦牧叹口气...他现在还不明白,玄冰等人要做什么?

    夏侯晴雨诧异道:“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各势力的长老...拦不住这些散修?”

    秦牧道:“这些散修不可怕...可怕的是隐藏在周围的人,他们要是出手,各势力的长老根本挡不住。”

    “放屁...你知道什么,一个傻帽,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秦牧扭头看去...却见说话的正是宋远,他正一脸不屑的看着秦牧。

    狄夏晴雨怒道:“宋远...你皮痒痒是吧?”

    “夏侯晴雨...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护着这个傻帽?带他来洪湖山就算了,还带他登山...每个势力的名额有限,你竟然都舍得让出来一个。莫非...你是看上这个傻帽了?那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实在太差了,或者说你是饥不择食?哈哈...”

    宋远说完,跟身边的四个青年都哄笑起来。

    夏侯晴雨脸色一沉,“宋远,看来你是真的皮痒痒...那我就成全你,打烂你的臭嘴。”

    “你敢...来之前各势力都立过誓约的,上山后各凭气运...不得动手。”宋远冷笑。

    夏侯俊拉住夏侯晴雨,道:“师姐,别莽撞...这笔账先记下来,等下山后再说。我们不能先坏了规矩。”

    夏侯晴雨愤愤的冷哼一声,怒道:“宋远,等下山...我一定打烂你的臭嘴。”

    秦牧眼睛微微眯了眯,准备过去捏死这几个臭虫...但是突然,他心有所感,看向洪湖的方向。

    山下,李志明眼神阴狠的盯着万千锋,准备过去直接击杀他。

    万千锋却是冷冷一笑道:“陆志明,我劝你最好老实点...若你敢动手,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话落,他猛的转身,单膝跪下,大喊道:“有请主人。”

    主人?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人乃是四品大宗师,竟然只是奴仆,那他的主人得有多强大?

    “快看。”有人突然惊呼。

    所有人都凝目望去,眼神狠狠的收缩了几下。

    只见洪湖的湖面上,突兀的出现一道白色的身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又好像是那个人原本就在那里。

    人群安静下来...只见那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湖面上。

    单是这一手,就震住不少人...这里大多数人都能做到行走在湖面,但是不可能静止不动,只能踩踏水面借力奔走。

    这人根本就是站在湖面上的...最可怕的是,他的周身没有丝毫的气息波动。

    突然,这人往前迈了一步。

    人群中顿时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

    只见这人脚下...竟是凝水成冰。一条两米宽左右的冰路迅速的蔓延出去。

    然后...这人就踩着冰路迈步走过来...他走过之后,冰路消失,化成水,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这是什么手段?

    所有人都是满脸震惊。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人出现在湖面上,一声红色锦袍,脚下生出火莲,他脚踩火莲前行,湖水被蒸发,白色的水蒸气腾起,让他如同行走在云端的仙人一般。

    紧接着,三道身影再次出现在湖面...一人脚踩金色霞光,一人脚踩殷红的血雾,一人脚踩森森鬼气,踏水而行。

    现场一片死寂...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走来的五人,本能的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和死亡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