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
    “别给他恢复的机会。”

    玄冰开口,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意,嘴角鲜血涌出...冷冷的看着秦牧,他知道一旦让秦牧恢复,再想杀他可就难了。虽然他跟狂战受了伤,但是能伤到秦牧,也是值了。

    玄冰懂这个道理...其他人自然也懂。

    嘭...!

    碎石炸裂,被掩埋的狂战从其中冲出...落地踉跄了几步,最终还是没站稳,单膝跪倒在地,手臂撑着身子,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他的伤比玄冰稍微轻点...不过也好不了多少。以他现在的情况,若是全盛状态下的秦牧,要杀他...轻而易举。

    “诸位...这是最难得的机会,千万别错过。”狂战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凶狠的盯着秦牧。

    秦牧正在运功疗伤,目光淡漠,神色平静...但是心里却十分警惕,这五个人随便一个,都是极为难缠的对手...更别说现在还有三个人。

    “秦牧...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败天笼罩在长袍当中,那双唯一露出的眼睛充满的狰狞。

    秦牧平静的看着他...沉默不语。对他来说,现在的时间最宝贵,疯狂的运功疗伤才是王道。

    “杀...”血嗜一声怒吼,周身血气席卷,化作两道可怕的巨蟒,横空击杀过来。

    秦牧身影轻晃...倒射出去。

    轰...!

    地面被血气击中,顿时炸出两个大坑...而且还出现腐蚀的迹象,这血气中带着腐蚀之力。

    嗡...空气扭曲暴动,滚滚鬼泣朝着秦牧席卷了过来...鬼厉也出手了。

    秦牧再次身影一晃,横移出数十米...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秦牧之前站立的地方,直接被鬼气轰爆。

    败天上前,喝道:“我来困住他,你们出手。”

    话落...败天周身化作火海,手臂粗细的火蟒蹿出...不是一道,而是数百道,纵横交织,竟是结成一座牢笼,将秦牧困在其中。

    “快出手。”败天大喝。

    鬼厉,血嗜...同时出手。

    虚空震荡,空气扭曲...汹涌澎拜的鬼气,还有血气,从秦牧的左右,朝着他席卷了过来。

    秦牧抬手...化手成爪,停留在远处的四圣鼎微微颤抖,随即化作一道流过飞来...秦牧直接跳进了四圣鼎中。

    轰...!

    汹涌澎拜的鬼气,疯狂涌动的血气...还有那火蟒组成的牢笼碰撞再一次,三股力量同时炸开...风暴如海啸,朝着四周扩散,摧枯拉朽,地面都被掀起三尺...夸大的裂痕在地面疯狂蔓延。

    整座四圣鼎,身处风暴漩涡中心...直接被风暴淹没,看不清情况。

    这可怕的风暴肆虐了整整三分钟...整个洪湖山颤抖不止,就算众势力的武者退出数百米,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

    一个个脸色惨白,充满担忧...杀神能扛得住的吗?

    他们担忧的是...杀神如果扛不住这一击,他们也是小命难保。

    只有夏侯无极等人...是真的担心秦牧的安全。

    半山腰...那五百多弟子,一个个抖如筛糠,面色骇然...狂沙宗的几个天才,直接吓瘫在地上。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被宋远在半道欺负的人会是杀神?

    夏侯晴雨从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接受,用了很长时间...现在柳眉拧在一起,只担心秦牧的安全。

    许久...风暴才消散。

    所有人从死死的盯着风暴中心的那樽石鼎。

    败天,鬼厉,血嗜三人,相视一眼...然后慢慢靠近。

    然而...就在这时,败天的眼神瞬间凝固,脸色出现了惊慌之色。

    只见四圣鼎如一道流光朝着他撞了过来。

    败天闪电般的横移了出去...想要避开四圣鼎,他可是吃过四圣鼎的亏,心知不能硬撼。

    嘭...四圣鼎撞击在地面,将地面击出一个大坑,泥土崩飞起百米高。

    就在所有人都被四圣鼎吸引的时候...鬼厉突然间发出怒吼。

    原来...在四圣鼎撞向败天的时候,一道身影反方向射出,直奔鬼厉而去。

    这人不是秦牧还能有谁?

    秦牧周身紫芒翻滚,神基中期的实力彻底展开...双拳化作紫晶石般,手捏拳印,拳势如雷霆咆哮,直接轰向了鬼厉。

    秦牧的速度太快了...眨眼就出现在鬼厉面前,举拳便轰。

    鬼厉只所以怒吼...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肉体之力根本不如秦牧。说白了,他就是个法师...而秦牧这个妖孽,可以是法师,也可以是此刻,也可以是坦克肉盾,可随时变幻。

    秦牧突袭...就是因为他肉体之力不如自己强悍,拼肉体之力,是个鬼厉也不是他的对手。

    鬼厉在身前凝聚出滚滚鬼气,身子倒射...想要遮蔽秦牧的视线,从而逃开。

    但是...一旦被秦牧盯上,岂能那么容易逃走。

    轰隆...!

    滚滚鬼气,直接被磨盘大小的紫色拳印的冲击波撕裂...秦牧欺身逼近,几乎贴进了鬼厉的怀里。

    砰砰...!

    这一刻...秦牧的拳,脚,肩,肘,膝,全化成了凶器,一连几拳,毫无花哨的砸在鬼厉的老脸上。

    一个凶狠的膝顶,正中鬼厉的腰侧...肩膀狠狠的撞击在鬼厉的胸口,动作一气呵成,威力恐怖至极。

    刺耳的骨裂声响彻一片,令人遍体生寒。

    秦牧凌空跃起,长腿化作钢鞭,标准的回旋踢...钢鞭一般的鞭腿,狠狠的扫中鬼厉的脖颈。

    鬼厉凄厉的惨叫一声,如同鬼泣,很是瘆人...整个人打着滚栽飞出百米,狠狠地撞击在山壁之上,将那里自己装的爆开,整个人都镶进了山壁中,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

    唰...!

    秦牧化作流光冲出。

    但是...冲到一半的时候猛的顿住身子,来不及了...败天距离鬼厉最近,已经拦在他的前面。

    现场一片死寂,静悄悄的。

    败天和血嗜警惕的看着秦牧...刚才那一幕,让他们有些惊骇。

    其实...刚才秦牧没有招式,那一通乱拳,完全是临时发挥...只有一个心思,弄死鬼厉,如果杀不了,那就打残。

    刚才...可谓是真正的乱拳打死老师傅,直接打了鬼厉一个措手不及,所以他才会这么凄惨。

    秦牧嘴角微扬...效果还算不错。

    “鬼帝...”败天死死的盯着秦牧,没敢回头,论肉体强度,这里没有一个人是秦牧的对手。

    咔咔...鬼帝镶进的地方,四周山壁裂痕蔓延,最后轰的一声爆开...鬼厉踉跄着冲了过去。

    吧唧...直接摔在地上,他全身的骨骼碎裂大半,能站起来才奇怪呢...就连脖子都被秦牧那一鞭腿给踢断了。

    鬼厉想要抬头,但是脖子却无力的耷拉着。

    “你没事吧?”败天问。

    鬼厉声音沙哑,喉咙有淤血,脖子又断了,说话很是费劲,艰难道:“没事...给我几分钟时间。”

    话落...他的周身鬼气弥漫,遮蔽了众人的视线...只听到咔咔的骨骼续接的声音。

    秦牧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一旁无人守护的狂战,心思一动。

    唰...!

    血嗜却是先一步来到狂战身边,带着他来倒射回去,跟玄冰放在一起...警惕的看着秦牧。

    秦牧苦笑...奶奶个熊猫的,在这些家伙面前,不能露出一点的心思...不然就会被看穿。

    他的背部紫芒不断在流转,正在迅速的修复断裂的骨骼。

    嗡...!

    就在这时,只见鬼厉周身的鬼泣直接消散开来...鬼厉站起身,迈步上前...那双阴翳的眼睛,凶狠的盯着秦牧。

    秦牧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十分震惊...鬼厉修复断骨,竟然这般快?

    要知道...鬼厉全身的骨骼断裂大半,秦牧自己下的手,他比谁都清楚...没想到这么快就复原了?

    他懂得数十种神诀,唯独不懂鬼厉和血嗜的...不是学不会,而是嫌恶心...他可不想把自己弄成鬼厉这副鬼样子,或者血嗜那副德行。

    鬼厉身上除了皮骨,没有肉...只有少量的精血。看来...他的功法对修复骨裂伤效果显著。

    秦牧心道...看来找机会得逼鬼厉施展他的神诀,然后偷学过来。

    “秦牧...你没想到吧?”鬼厉怨毒的看着秦牧...也就是他,如果换做他人,脖子都被踢断了,恐怕早就死了。

    秦牧笑道:“你跟个骷髅架子似的...我还以为你把自己弄成这样是为了吓唬人呢?没想到还有这般妙用...早知道我应该对血嗜下手的。”

    “你的确应该对其他人下手...不过说真的,刚才真的被你吓到了。秦牧...你的确是个可敬的对手,这般情况下,换做一般人早就认输了。你竟然还能发动偷袭,真有你的。”

    秦牧笑道:“我没觉得我会死在这里...或许我也会死,但杀我的绝对不会是你们。就算我杀不了你们...但是我若要走,你们谁能拦得住?”

    败天淡淡的说道:“你不会走的。”

    “哦?”秦牧表情玩味,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们。”败天指指远处的各势力武者。

    秦牧嗤笑道:“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的确跟你没关系...但是你不会看着我们变强而置之不理的。”败天笑道。

    秦牧摇摇头道:“那可说不定...他们跟我的命相比,一文不值。”

    “还跟他废什么话?趁他受伤...一起出手杀了他。”血嗜厉声道。

    鬼厉摇头道:“来不及了...他的伤势已经好了。”

    秦牧笑道:“可以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说着,活动了一下身子...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爆豆子的炸响声。

    “秦牧...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们还有三个人,对付你足够了。”

    秦牧掏掏耳朵,讥讽道:“这话...你们不知道说过多少扁了...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行不行...总得试试,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如果就这样放了你,我们也不甘心。”败天上前一步,周身赤焰之力席卷。

    秦牧眼神变得淡漠,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五个人,若是连一个都留不下,我也不甘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