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第二百五十章 无一存活。
    大战一触即发。

    所有人都盯着战场...一个个面露忧色,秦牧好不容易创造出有利的局面,结果随着鬼厉的复原又都消失了。

    现在...远处的众势力武者比秦牧还担心,秦牧死他们也得死。秦牧活,他们不一定活。

    以秦牧的修为,想要逃走,谁也拦不住的...但是他们却没有这样的本事,根本穿不过那些血雾。

    现在...只能祈求秦牧能赢。

    败天,鬼厉,血嗜...三人呈品字状,将秦牧围在中间。

    秦牧眼神也开始变得凝重...周身紫芒涌动,战意飙升,满头长发狂舞,准备拼命。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间轰隆一声,地面狠狠的颤抖了几下。

    众人下意识的皆看向山顶...因为动静是来自山顶。

    轰隆轰隆...!

    山顶像是要炸开一般...颤抖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咔...巨大的岩石撕裂声响起,动静不是一般的大...只见山顶竟是出现一道竖线,像是被人一剑劈出来的。

    竖线中,透出金色的光芒。

    秦牧眼睛微眯,看向败天道:“败天,山上当真有封神阵?”

    败天本不想搭理秦牧,但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你是不是以为这山上的是宁天?”败天问。

    秦牧道:“难道不是吗?”

    鬼厉嗤笑道:“我知道宁天乃是你的好友...你比谁都希望他能活着是吧?但是我告诉你...山上的的确是封神阵,但却是一座废弃的洞府。”

    “你们根本没进去,怎么知道宁天不在里面?”秦牧沉声问。

    血嗜笑道:“能看到你秦牧失望,也是一件趣事...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诉你,这封神阵不知道经历的多久岁月,早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连三级大阵都算不上,你说能拦住我们吗?”

    秦牧眼神一凝,道:“你们进去过?”

    “没错...自从发现这座洞府,我们本以为里面的会是宁天...他是你的朋友,我们怎么能让他活着出世。可惜...这只是一座废弃的洞府,看来是宁天随手遗弃的。”败天满脸幸灾乐祸。

    秦牧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本以为里面会是宁天。

    “里面有什么?”秦牧问。

    败天幸灾乐祸的说道:“秦牧,看你是失望的样子是真的爽...告诉你把,里面是一座宫殿般大小的空间,但是除了一座石棺外...再空无一物,是不是很失望?”

    “石棺?”秦牧眼神一亮。

    “别想了,那石棺我们打开过...里面是有一具尸骨,这副尸骨不知道存在多久了,我们打开石棺的时候,便以化作尘埃。”败天笑着说道。

    秦牧眉头蓦然皱起,石棺里面有尸骨?

    “你是不是在想石棺里面尸骨会不会就是宁天的?”败天笑道:“其实...我们也是这般想的。但是尸骨化作灰烬,我们也无从考证。不过...是不是,对我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秦牧眼神变得暗淡...对他们当然不重要,如果那具尸骨是宁天的,他们可能会更高兴。

    “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秦牧沉声道。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败天满脸笑容,好像能看到秦牧失望,他们就很开心,他道:“我们发现这座洞府里面是空的...便想到了这个主意。秦牧,我们因为你的缘故,毁了兵器,还耗费了好几张的替死符...你也知道,普通人的精血虽然有用,但是太过于稀薄,这些武者,刚好能为我们所用。”

    “好计谋...好手段...好大的手笔。”秦牧不吝夸赞。

    总而言之...这些人不管做什么,目的都是为了对付他...为了能杀他,莫说这里几千武者,就是几万几亿,他们也不会有一丝的心慈手软。

    轰隆...!

    山顶再次传来异动...那道喷薄金光的竖线正在缓缓裂开,就像是两扇平行门正在打开,万道金光喷薄出来。

    秦牧眼神闪烁,突然看向败天道:“如你们所说,这洞府里面是空的...现在的动静作何解释。”

    “秦牧...看来你还抱着希望呢?哈哈...”血嗜大笑道:“论阵法,也只有宁天能跟你平起平坐,你最懂阵法,这种景象还用我给你来解释吗?”

    秦牧抬头...山顶的竖线就是一道裂痕,裂痕越来越宽,万道金光爆射,让他的眸子渡上了一层金色。

    他懂...但是不愿意相信。

    这大阵经历了岁月长河,早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败天等人进去,让原本就残破的大阵更加不堪重负,开始崩溃,这就是大阵崩溃的前兆。

    半山腰...那五百多天才,距离裂痕更近,一个个满脸虔诚,他们以为...人皇要出来了。他们的机遇要来了。

    “夏侯晴雨,快离开。”秦牧运功怒吼。

    半山腰的夏侯晴雨也以为这是人皇出关的前兆...还想着碰碰运气,听到秦牧的声音,微微一怔。

    “走。”他没有犹豫,对夏侯俊几人喊道。

    夏侯晴雨朝着山下夏侯无极的方向奔去...她相信秦牧的话,一个人皇并不重要了,因为秦牧本身应该就是人皇。

    不对...是跟秦牧战斗的五人,应该也是人皇。

    原来这世间不是没有人皇..只是她们这些人没见到而已。

    夏侯晴雨带着夏侯俊几人发足狂奔。

    对于他们的离去...其他势力的天才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皆是眼巴巴的看着山顶的金光,满脸希冀。

    轰隆...!

    那条裂痕已经裂开好几米...山体受到挤压,整座山顶开始倾泻...下一秒,整个山顶直接崩塌。

    足足超过百米的山峰直接倾倒...轰的一声砸落下来,巨大的山峰爆碎,万斤巨石,如同洪水滚落。

    所有人都骇的连呼吸都停滞了。

    半山腰...那五百天才,直接吓瘫了,机遇没等到...等来的是危机。

    数十万斤的巨石,莫说他们...就是大宗师境的强者也扛不住。

    “快逃...”

    山下,各势力的强者纷纷怒吼,歇斯底里。

    但是...这些天才已经吓懵了...一个个脸色惨白,手脚发软,眼睁睁的看着那万斤巨石朝他们碾压下来。

    巨石滚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下,如吞噬一切的洪流。

    那五百多天才...在惊恐的尖叫声中,被巨石洪流碾压而过......

    轰轰...!

    十几秒后...巨石滚落山下,冲出数百米才停下,震得地面不断颤抖。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没有一个人开口,一片死寂。

    半山腰...大片刺眼的猩红,五百多天才,无一存活...皆被巨石碾成血肉,从半山腰到山底,像是挂了一片红布,泥土是湿的,都是被鲜血侵染而红。

    惨...实在是太惨了。

    “啊...”

    一声声癫狂的吼叫...这可都是各势力未来的希望,现在一个都没活下来,那些势力的强者,个个状若疯狗。

    每一代的天骄,精英,关乎的是宗门未来的兴衰...这一次上山的,都是各势力最出色的弟子,没有之一。

    这种损失...让他们彻底抓狂。

    夏侯晴雨,夏侯俊等人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山坡...脸色惨白如纸,如果不是秦牧提醒,他们恐怕也回不来了。

    “啧啧...真的是太浪费了。”血嗜舔舔嘴角...还不如被我吸食了精血之气呢,现在滋养了这些杂草,真替他们不值。

    秦牧目光幽冷,道:“这不正是你们想看到的吗?”

    血嗜摊摊手,笑道:“想说清楚...我要的是精血之气,这些现在都变成了血泥...我要来做什么?”

    “秦牧...你看那边。”败天指着山坡的一处说道。

    秦牧扭头望去...整个山坡都被鲜血染红了...但是有一片地方没有沾染鲜血,格外醒目。

    “你想说什么?”秦牧冷笑道:“要不我把你栽了,把你的血洒在那一片...刚好弥补上。”

    败天嘴角一抽,苦笑道:“你怎么能抢我的台词呢?你的话正是我想跟你说的。”

    “我不同意。”血嗜道。

    “你不同意什么?”败天问。

    血嗜笑道:“我不同意秦牧的血跟那些蝼蚁一样滋养花草...这可是秦牧的血,我的储存起来,配上一桌美食,慢慢品尝。”

    “可做成血豆腐。”鬼厉突然阴测测的说道。

    秦牧顿时黑了脸,笑骂道:“可以做成你大爷...你们真孙子。”

    “粗俗。”败天笑道。

    秦牧笑道:“我本来是个斯文人...你们非逼的我骂人,真想捏死你们啊。”

    “哈哈...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心动不如行动...不如现在就开始吧?看看谁捏是谁?”血嗜笑道。

    秦牧周身衣衫鼓荡,目光湛湛,道:“来吧...今天,总得有人留在这里。”

    轰...!

    四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山顶坍塌的地方再次爆开。

    “有完没完了?”败天咒骂。

    但是...爆炸的动静还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嗖...!

    只见爆炸的地方烟尘土浪席卷...一道石棺从其中冲出来,落在山坡...然后顺着山坡滑下来...然后冲出去,撞上那些先前滚落的巨石才停下。

    有人心里感慨...这石棺的质量还真好,这样都没撞碎?

    石棺?秦牧死死的盯着石棺,下意识的问道:“败天...你们在山上看到的,是不是这口石棺?”

    败天没有说话...而是跟血嗜,鬼厉,目光凝重的看着那口石棺。

    因为...他们当时震开石棺的棺盖,看到里面的骸骨化成灰烬,根本没有再理会...当然也不会去盖上石棺的棺盖。

    但是...现在这口石棺的棺盖是盖上的。

    “是那口石棺吗?”败天开口问道。

    秦牧看了他一眼,感情闹了半天...这三个货还没认出这是不是他们见到的那口石棺?

    “没错,是我们在洞府见到的石棺。”鬼厉笃定的说道:“棺盖是我震开的,边缘被我震碎一块...错不了。”

    秦牧凝目望去,果然棺盖的一角有一个豁口。

    败天,鬼厉,嗜血三人,却是面面相顾。

    秦牧嘴角突然露出一抹诡谲之色...就是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