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帝归来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踏脚石。
    秦牧是了解唐豆豆的,这个小丫头从来都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人,记的上次在云岩市,她买了假药,差点没害死夏婵。

    结果,这丫头第二天就去把人家的店给砸了。

    十方门的少门主是什么玩意秦牧根本不清楚,但是对于唐豆豆的做法,秦牧是很支持的。

    既然将注意打到唐豆豆头上,死一个少门主还不够,看来还得多死几个人。

    “堂堂十方门少门主身边没有高手保护吗?”

    千万别误会,秦牧这么问,可不是在关心十方门的少门主,而是担心唐豆豆受伤。

    蒋文龙道:“当时十方门的少门主以势力胁迫,唐豆豆假意答应。结果,当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十方门的少门主死在酒店的房间,唐豆豆跑了。”

    秦牧轻笑,这丫头很聪明,当着十方门高手的面假意屈服,然后趁机干掉了这个所谓的少门主。

    秦牧对蒋文龙道:“立刻调查唐豆豆在哪里?”

    蒋文龙点点头,吩咐了下去。

    护国卫的情报网很强大,很快查出,唐豆豆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云岩市三百里外的东阳市。

    这丫头还算仗义,跑远点应该是为了不让夏家受牵连。

    不过,他如果是十方门的人,就一定会找上唐豆豆的父母。

    虽然祸不及家人,但也说不定。

    “你立刻派人保护唐豆豆的父母。”

    蒋文龙道:“难道十方门的人会伤害唐豆豆的父母,武道界的规矩,祸不及家人。”

    秦牧对此嗤之以鼻,“狗屁的祸不及家人?十方门的少门主,这可是十方门的继承人,这个时候十方门还会在乎什么狗屁规矩。”

    “我知道了。”蒋文龙立刻打电话,让云岩市的护国卫弟子去保护唐豆豆的家人。

    秦牧想了想,道:“立刻安排我去东阳市。”

    下午的时候,秦牧带着小凤凰,登上了前往东阳市的飞机。

    到了机场,一个短发,皮肤黝黑,显得很干练的青年前来借机。

    “见过杀神,我叫小钟,奉蒋组长的命令前来接您。”小钟有些激动,面前的可是杀神啊。

    蒋文龙让他来接杀神,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杀神能这么近距离接触过。

    秦牧微微颔首。

    “杀神,这边请。”

    秦牧带着小凤凰上车,小钟开车,没有去酒店,而是来到一个酒吧。

    红灰蓝酒吧。

    名字挺奇怪的。

    “杀神,这里是我们在东阳市的据点。”小钟解释。

    秦牧点点头。

    小钟带着秦牧来到酒吧后面,这里是一个院子。

    呼啦...!

    秦牧抱着小凤凰进来,顿时涌出十几个人,激动的看着秦牧。

    “见过杀神。”

    他们都是护国卫的探子,没想到杀神竟然回来他们这个小地方,真的是太激动了。

    秦牧看了一眼,便将这些人的修为了然于胸。

    这些人的修为并不高,连宗师境的都没有。

    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宗师境还是很稀少的。

    “杀神,队长出去执行任务了,晚点就会回来。”队长就是这个据点的负责人,直接受蒋文龙领导。

    秦牧点头。

    “杀神,我先带你去休息。”

    小钟带着秦牧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这个房间很大,足有一百五十平,最出彩的是墙边的酒架,上面摆满了好酒。

    另外,在房间的中央,竟然摆了一脸红色的电动小汽车。

    这应该是给小凤凰准备的。

    小凤凰看到电动小汽车,宝石般的眼睛放光。

    小钟道:“杀神,这是蒋组长特意叮嘱,给小凰儿准备的。”

    秦牧微微颔首,道:“有心了。”

    小钟是个很识趣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拍去接秦牧。

    “杀神,你先休息一下,晚点我把饭菜送过来。”

    “等等。”秦牧喊住他,道:“有唐豆豆的消息吗?”

    小钟道:“查到一点消息,我们队长已经去了,相信很快就会回来。”

    “辛苦了。”秦牧翻手,桌上多出五百株灵草,“把这些给大家发了,你们这次是为我办事,这算是秦某一点小小的谢意。”

    小钟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这,这怎么能行?我们怎么能要杀神您的东西,这可使不得...”

    秦牧莞尔,看来自己的名头还是很唬人的。

    “拿着吧,不然我只能亲自给你们送去了。”

    “这...”小钟擦擦额头的汗,“那我替大家谢谢杀神,谢谢...”

    秦牧微微颔首。

    小钟紧张的带着灵草出去了。

    “爹爹,凰儿能玩这辆小汽车吗?”小凤凰眼巴巴的看着小汽车。

    秦牧笑道:“当然可以,这就是给凰儿准备的。”

    小凤凰顿时开心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坐上小汽车,熟练的开着在房间里玩了起来。

    秦牧一边看着小凤凰玩,脑子却在思考唐豆豆的事情。

    这个小丫头,真的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不过,她杀了十方门的少门主,竟然没有提自己,这一点倒是挺让他奇怪的。

    从始至终,唐豆豆都是在逃。

    其实,她知道说出她是自己的弟子,就算是十方门再张狂,但是肯定会忌惮的,行事不敢太高调。

    但是她却偏偏没有。

    武道界官网上关于唐豆豆和他的关系,还是一些好事的武者传上去的。

    十方门跟紫云宗的势力差不多。

    这样一座大势力,唐豆豆是绝对惹不起的。

    难道她想自己扛?

    秦牧摇摇头,现在只能等消息再说。

    天色暗了下来。

    这个据点的负责人回来了。

    此人叫韩愈,七品宗师,修为马马虎虎,但是做事很干练,一看就是个老江湖。

    他回来后,得知秦牧到了,便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见过杀神,有失远迎,还望恕罪。”韩愈垂着头,神色恭敬。

    “无妨,请坐。”秦牧道。

    韩愈小心翼翼的坐到秦牧对面的沙发上,犹豫了一下,道:“实在对不起,我们没能找到唐小姐,还请杀神惩罚。”

    “说具体点。”秦牧皱眉道。

    韩愈道:“昨天,在西郊发生过一场厮杀,据目击者说,一方是十方门的人,一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应该是就唐豆豆小姐。”

    “不过,我们今天明察暗访了一整天,都没有查到唐豆豆小姐的消息。”

    “她受伤了吗?”秦牧眼神一沉。

    “没有,据目击者说,那些人不是唐豆豆小姐的对手,被击伤大半,唐豆豆小姐从容离开。据她离开的路线,我们推测,她已经离开了东阳市。”

    秦牧眉梢微扬,“能不能查出她下一站去哪里?”

    韩愈急忙道:“有人看到唐豆豆小姐是往西而去的,西面四百里外,就是天石市,也就是武者空中的天石城。”

    “杀神你放心,我们已经通知了天石市的人,一旦发现唐豆豆小姐的踪迹,立刻告诉我们。”

    秦牧微微叹口气,心里有些焦急。

    他让蒋文龙在武道界的官网上发布了他和唐豆豆的消息,没想到这个十方门还敢动手?

    秦牧想了想,给蒋文龙打了个电话,让他再发布一条消息,内容是他的手机号码,还有他在东阳市的消息。

    如果唐豆豆看到,希望能立刻跟他联系,或者直接来东阳市找他。

    一个跟紫云宗同级别的势力,唐豆豆是根本对付不了的,以唐豆豆现在的修为,估计跟眼前的韩愈差不多。

    另外,秦牧嘱咐蒋文龙,以他的名义告诉十方门,若是再派人追杀唐豆豆,他会亲自上门拜访。

    秦牧在东阳市待了两天,但还是没有一点唐豆豆的消息。

    护国卫的眼线遍布全国,但是唐豆豆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不过这样最少证明,唐豆豆现在很安全,十方门的人也找不到他。

    秦牧思索,要不要亲自去一趟十方门?

    ......

    巍峨大山,山顶平坦,建筑连绵,四周群山高耸,树木郁郁葱葱,灵气充沛,这是一处洞天福地。

    石阶山路直通山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在山脚下,一块高达数十米的巨石之上,龙飞凤舞的刻着三个大字...十方门。

    十方门跟紫云宗不一样,十方门没有在城市中扎根。

    但是,这周围千百里,都是十方门的地盘,这里所有的势力门派,都依附十方门而生存。

    十方门也知道了发布在网上的消息。

    此时,十方门的主厅,门主潘越,以及门下数十位长老,齐聚一堂。

    潘越身材不算高大,原本就不苟言笑的脸上布满了阴翳,令人望而生畏,他坐在首座,没有开口,现场气氛压抑,每一人敢吭声。

    潘越也是人皇境,这一点知道的人也很少,除了十方门的长老,连门下弟子都不清楚。

    潘越,就是十方门的底牌。

    虽然外界也有传闻,说是潘越已经成功踏进人皇境。

    潘越老来得子,取名潘继东,视为掌上明珠,十分疼爱。

    潘继东也算是争气,天赋极强,三十岁的年纪便是六品宗师境,虽然有潘越的帮助,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天才。

    潘继东就是未来十方门的唯一继承人,但是现在却被唐豆豆给杀了,就算秦牧出面,但杀子之仇,潘越岂能不报?

    “都说说吧。”潘越开口,声音阴冷。

    自从唯一的儿子死后,潘越的状态就越来越不正常,当初负责保护潘继东的两个长老,被他亲手给杀了。

    众人沉默。

    “门主,这个唐豆豆跟杀神秦牧有关,若是继续派人追杀,很可能会引杀神亲自登门拜访。”一个长老犹豫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潘越猛的看向他,眼神寒芒闪烁,“你们怕了?”

    “门主,不是我们怕,你说句话,我们绝对没有二话,要不要继续追杀唐豆豆,你说,我们去做。”

    潘越眼底寒芒闪烁,沉声道:“唐豆豆杀了继东,必须得死。如果不能给继东报仇,我这个十方门的门主不就成了摆设。”

    “那杀神那边?”

    潘越沉声道:“杀神,我不管他什么杀神,就算唐豆豆真的是他的弟子,但是杀了我儿,就必须付出代价。”

    “门主,你想清楚了吗?杀神可不是好惹的。”

    潘越沉声道:“难道我十方门是好惹的?”

    “可是这件事错本就在少门主。”

    “我不管错在谁,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谁杀他,我杀谁,就算杀神亲自前来也没用。”

    众人再次沉默,说的简单,杀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

    潘越是门主,也是人皇境,修为的确高深。但是别忘了,洪湖山一战,秦牧可是独战五位人皇而不落下风。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武道界的人才知道,这世间根本不缺人皇,只是隐世不出而已。

    潘越痛失爱子,现在一心报仇,精神多少有些不正常,现在对上的可是杀神秦牧,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十方门万劫不复。

    十方门传承千年,不是潘越一个人的十方门,在坐的很多人都姓潘,是潘越的宗亲。这个大家的十方门。

    十方门现在很可能因为潘越的一个错误决定,万劫不复。

    杀神秦牧,凶名赫赫,他的弟子要是真的出了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要是直接杀上门,谁能拦得住?

    一个独战五位人皇的人,就算是潘越这个门主也不一定是对手。

    潘越的修为是个谜,他踏入人皇境已经很多年了,具体现在是几品人皇,没人知道。

    但是,他们不敢赌,万一不是秦牧的对手呢,那就有可能让十方门彻底覆灭。

    “门主,我觉得这件事我们的兴长计议。”一个潘越的宗亲长老开口道,“秦牧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旦激怒他,十方门该如何抵挡,这些我们都得提前计划好。”

    潘越眼神狰狞,道:“就算是搭上整个十方门,我也要杀了那个唐豆豆,为继东报仇。”

    “门主,你稍微清醒点,我十方门数百弟子,这可是灭门的大事,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十方门的大长老开口了。

    潘越猛的看向他,“你什么意思?难道继东就白死了?”

    “门主,你先别激动,听我先说完。”大长老顿了顿道:“我们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潘越眼神阴翳。

    大长老道:“我觉得,我们对外宣称,不再追上唐豆豆。但是暗地里,我们可以派人继续追杀,但是不能以十方门的名义。”

    “大长老的意思,暗度陈仓?”

    大长老微微点头,道:“只有这样,我们既能给继东报仇,又能保全十方门,不跟杀神秦牧起冲突。”

    潘越沉声道:“这么做,难道不是弱了我十方门的名头?”

    “门主,名头什么的都不重要,跟杀神服软并不丢人。最重要的是结果。我们的人装成散修,杀了唐豆豆,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算是秦牧怀疑,没有证据他也不能冤枉到我们头上。”

    潘越眼神阴翳,“你们就这么怕杀神?难道你们真以为我潘越是吃素的?”

    众人猛的看向潘越。

    潘越冷冷的一笑,道:“两年前,我已经突破到了二品人皇境,现在半只脚踏进了三品,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杀神。”

    众长老震惊,没想到潘越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这一步?

    潘越冷笑道:“洪湖山一战,让杀神的名气彻底响彻整个武道界。但是,据我推测,当时跟杀神动手的人名唤玄冰,败天,血嗜,狂战,鬼厉。这几个人的来历我不清楚,但是他们撑死是一品人皇境。至于秦牧,撑死也就是半只脚踏进了二品,因为当时秦牧自己也受了伤。如果他真的是二品人皇,那五个人绝对伤不到他的。”

    潘越眼神冰冷,杀机涌动,“我倒是早就想会会这个杀神了,看看他是沽名钓誉,还是名副其实。杀神这个名号,成全了他的威名,也害了他。你们真以为这世间人皇很少吗?我告诉你们,就我知道的都不下十位。秦牧这些年跳的太高,也太过张扬,行事霸道,早就有人对他不满意了。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十方门的众长老满脸震惊。一是因为潘越的修为。而是因为这世间竟然有这么多的人皇。

    潘越道:“杀神动则屠门灭宗,行事残忍霸道。这次,我就要杀了他的弟子给继东报仇,我倒要看看他能如何?”

    “可是听说前段时间杀神跟紫云宗来往密切,如果我们对付杀神,紫云宗会不会出手?”

    潘越冷笑道:“紫云宗算什么东西,墨子寒不过小小的一品人皇而已,这些年有人将紫云宗跟我十方门相提并论,我只是懒得理会而已。紫云宗若是敢帮助杀神秦牧,我便让这武道界的人都知道,招惹我十方门的下场。这世上,可不止他杀神会屠门灭宗,我潘越同样可以。”

    十方门大长老站起来,道:“门主,你对付杀神秦牧,有几分把握?”

    潘越傲然道:“十成把握,如果杀神真的赶来,我就让他这个杀神命丧十方门,也让天下通道知道,什么杀神,在我十方门面前,皆是蝼蚁。”

    听到潘越这么说,中长老不禁都面带喜色,没想到潘越的修为竟是如此强悍,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看来就是想要一鸣惊人。

    在武道界,想要声名鹊起,名动天下,最好的捷径就是斩杀那些名气大的高手。

    看来,秦牧注定了要成为他们门主的踏脚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