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部超级手机 > 第3章 这谢昊,也太极品了吧?!【求收藏】
    【求收藏】

    吡吡吡!——

    当闪耀着蓝色光亮的手掌,即将接触到黑着屏的华伟手机,几股细小的蓝色电弧,闪烁着涌入屏幕内。

    他只觉自己手掌心有些吸力在吸噬着他的星能,这造成了本可以维持星能光亮十秒的星能,七秒左右就消耗完毕。

    “上一次,我输送一秒半时间星能,屏幕也亮了大约一秒半时间,这回传输足足维持七秒钟,那么按照上次经验换算,手机屏幕可以亮足七秒么?”

    不过七秒,还不一定能够支撑手机开机进入桌面。

    所以继续吧,起码累积三十秒时间,这样才能进去操作看看啥情况。

    谢昊用自己的犟脾气,开始对这不知会是什么结果的事情进行操作。

    他呼呼大口喘着气,然后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做的休息了三分钟,接着又开始了所谓的修炼。

    修炼星能需要沟通身体内部的星能器官,而与这器官进行沟通能力的强弱,还有身体本身制造星能力量的速度,决定了一个人星能天赋的高低。

    很遗憾的是,谢昊的星能天赋很低劣。

    而且修炼起来身体还很麻痛,比大多数同学更痛苦。

    但他不气馁。

    半个小时后,他又一次将手掌对准了华伟手机屏幕。

    蓝色电弧闪过,充能完毕,再充能七秒。

    目标是开机三十秒,所以总充能次数得四次或五次,不能停手。

    短暂休息,持续到第三次星能修炼的时候,谢昊已经浑身冒冷汗,浑身颤抖个不停。

    星能虽然也是能用刻苦修炼,达到提升目的的,但一次必须适当,这就好比一个人练习跑步的人,片刻不停的一直跑,那根本不是提升,而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特别对新手而言,这种事情得不偿失,星能学院有严格规定,一天不能过多的修炼,新生的上限更只限制在五次。

    本来也没哪个新生,会在疲惫交加情况下,还咬牙超限,但什么事情都怕遇到犟脾气的。

    实际今天在课堂上,已经用掉两次修炼机会了,谢昊经过几轮休息、修炼、再休息,再修炼的过程,硬生生再对手机充能五次,也就是又重复修炼五次,加上最早浪费的那次,总计六次,这才终于停下手来。

    仔细算算,今天全日星能修炼次数,超出新生上限制次数足足三次。

    真是极限中的极限了!

    他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打捞出一样,全身浸湿汗。

    “呃呃……好痛!呼呼呼……”

    “这、这下子,应该能开机三十秒以上了吧,可、可时间……我去!已、已经半夜了么?”

    谢昊手指尖都是颤抖的。

    实际修炼到后面两次的时候,他觉得脑子变得昏昏欲睡,精神无法集中,星能器官处于完全混沌的疲劳状态。

    虽然咬牙切齿坚持下来了,可坑爹的是,他发现自己再也提不起劲,去按手机开机键了。

    也就是,今晚享受不到成功的成果。

    “我、我靠……真……坑……”

    谢昊眼珠子散发不甘之色,却又无可奈何,精疲力尽一脑袋撞回枕头上,然后眼睛不受控制一闭!

    居然瞬间进入梦乡。

    好吧,这叫昏厥……

    极度疲惫状况下,连梦都没做一个,睡眠质量好得出人意料。

    叮铃铃——叮铃铃——

    “唔……呃?!啊?!什么什么?”

    “怎么一闭眼一睁眼就八点了!七点半的闹钟呢,为什么没听见?”

    第二天清晨,谢昊在一阵手机闹铃大作声中醒来。

    清醒后,神情大惊失色。

    老子特么失去记忆了?还是又穿越了?

    一闭眼,特么从晚上穿越到白天来了!

    闹铃是他所持另一部手机响起的。

    这部手机,正是这个世界的原产手机。

    外观款式,都非常普通。

    按掉闹铃程序,谢昊昏昏沉沉理清脑子里的各种念头,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累得直接昏睡到天亮的。

    苦笑一声后,他从枕头上挣扎起身。

    “哦哦啊啊啊……痛痛痛痛!”

    这过程让谢昊闷哼好几声。

    因为全身肌肉酸痛无比。

    昨夜真的消耗太多体力了,如果说拿什么比喻,就好比超负荷运动过后,第二天的肌肉痛。

    大量乳酸在反应。

    这感觉,简直无比酸爽。

    而且衣服几度遭汗湿透,散出连他自己都闻之欲呕的酸臭味。

    可他顾不得这许多。

    甚至连好不容易充能好的华伟手机,都来不及去看了。

    因为要赶上课时间。

    谢昊所在的星学院,会统计学生的全勤分,每缺一课,扣一定学生的总在校综合表现分,简称综合分。

    综合分是最能体现一名学生综合成绩的分数,这其中包括全勤分、课业考试分、实际操作分、教师评价分等等各项综合起来的成绩。

    谢昊因为天赋不足,头脑还没穿越前的那个谢昊好,再加上初来乍到,整个人处于慢慢适应过程,所以前任谢昊打好的大好课业基础全部荒废掉了,如果连全勤分也遭扣除,那么依照星学院积分排名制,他这新生早晚得滚蛋。

    “特么的要是因为全勤分不足被开除,对不起这个世界的家人不说,另一点是太对不起自己的穿越者身份了吧。”

    混不出个人模狗样,反过来遭开除,他都不好意思面对那些各个小说里,牛批轰轰的穿越者前辈们。

    “八点钟上第一节课,赶快点起码能赶在上课中途进入,至于会不会扣分,全看老师是否仁慈。但我记得这节课,是班主任王老师的,他是个老好人性子,所以还有机会!”

    谢昊忍着浑身上下,处处无不酸疼的‘舒爽’感,随便抓了一身干净衣服,快速换衣。

    毕竟自己都臭到快吐,不换掉别人还不得离他远远的。

    去取这个世界手机的时候,手掌碰到昨夜耗费极大精力,充了三十秒能量的华伟手机。

    “唉,刚才有一瞬间,还以为是你在闹铃呢。”

    华伟手机也有个八点响的闹铃,只是上次响起还是在地球世界。

    他梦醒时恍恍惚惚中,还差点误会是华伟手机在闹。

    唉,既然手指碰到它了,那就一起带走吧,口袋里也不在乎这点重量。

    谢昊把平常几乎不带上学的华伟手机,塞进裤袋里,然后往房间门外小跑出去。

    没用两分钟,手里握着类似面包状食物,用力啃食的谢昊,已经打开空无一人宿舍门,于新生宿舍与星学院教学楼之间的林荫小道,撒腿飞奔起来。

    只是他跑步姿态有点别扭,双腿微微夹着,扭扭捏捏,有种诡异的娘娘腔画风。

    好吧,这怪得不他,因为全身酸痛啊。

    ……

    “同学们,今天,是你们到星学院报道的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你们经历过了与星能最最神奇,也最最亲密的初次接触,老师相信,大家都大致熟悉了星能,也都大致明白了,自己的星能天赋在什么等级,那么……”

    哐!

    一年八班教室,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臂推开。

    戴着黑色边框眼镜,唾沫横飞的中年男性教师,被这道粗暴而又肆无忌惮的入门声,给直接打断了言语。

    “对、对不起,王,王老师,我、我迟到了。”

    推门而入的,自然是姗姗来迟的谢昊。

    他浑身又是被汗湿透,毕竟昨夜的虚脱还没好全,早上一起再冲刺一样跑步,换谁都吃不消啊。

    “你是……本班综合成绩倒数第二名的谢昊同学对吧,说吧,为什么迟到?”

    “老、老师……是这样,呼哧……我、我昨天,昨天修炼有点过度,所以早、早上,睡太死了!”

    谢昊一直在喘气,一半作戏一半真是累够呛。

    开学一个月,几位主要老师的脾气包括他在内学生们都摸透,这位班主任中年男子,虽然看着并不和善,实际是个大好人,容易心软。

    果不其然,本见谢昊迟到,脸色不愉快的王老师,在仔细观察谢昊苍白的面容后,释然而又有些感叹的点点头。

    这孩子,其实天赋很差,但三观太合老师们的喜好了。

    可惜啊,天赋不足,再努力又能如何……

    “果然是修炼过度的症状,谢昊,你上进心不错,但要适可而止,别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明白吗?这次老师念在你初犯,就不扣你全勤分了,下次莫要如此,特别是不许再修炼透支了,性命不是儿戏,到自己座位坐下吧。”

    “谢谢王老师。”

    果然没扣分,老王真是好人!

    谢昊感激无比的,对这位戴着眼镜的中男子点点头,然后往自己在‘八班’的座位疾步走去。

    “靠,什么这么酸臭。”

    “呕……这家伙,几天没洗澡了?臭死个人。”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臭味走来了!”

    途经的几位学生,差点被谢昊身上带的各种‘味道’,给熏的当场去世。

    这谢昊,也太极品了吧?!

    实际上,不想给他人带来麻烦的谢昊,远比他自己认为的更人尽皆知。

    毕竟不管天天挨学长揍,还是从新生第十倒退为全班倒数第二,由或者如今天带着一身酸臭迟到,这都是很惹人瞩目的事情。

    有人可怜他,有人看不起他,也有不屑他,可谢昊这么个乱七八糟的新生,成功令所有同班同学注意到了。

    当然,如此极品还没天赋的同学,没谁愿意打交道,起码谢昊自我感觉,是被孤立在集体之外的。

    在四十几双或看跳梁小丑,或不屑一顾,或俯视目光注视下,谢昊硬着头皮,去到自己位于班级的倒数第二排座位坐下。

    走到座位的过程中,他还注意到,一道很有敌意的目光,比其他同学的视线更有敌意,鹤立鸡群般狠狠剜了他几眼。

    那是来自漂亮女班长许晓的目光。

    做为尖子生的她,大概在不爽自己管理的班级里,怎么有谢昊这么个搅屎棍吧。

    十六七岁,正是自信心极度膨胀的年龄,特别如许晓这种班级里的尖子生来说,她几乎想掌控一切。

    但身为心理年龄已经二十有余的‘小大叔’级别人物,看这些孩子跟看晚辈一般,哪愿意受管教。

    所以几次三番,他就被班长大人惦记上了。

    谢昊也没跟对方硬肛,落座后冲许晓诚挚一笑,想来个一笑泯恩仇啥的。

    再说,双方之间也没仇恨啊。

    “哼。”

    许晓表示不被这看起来,有点傻帽的笑容打动,只是扭过头,认真听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