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个打扮另类的陈二丫,谢浪忍不住道:“二丫啊,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为什么要…”

    谢浪故意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谢浪学长,你说得可是这个?”

    陈二丫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三个耳钉,则是很随意地回道,“不就是打了三个耳洞,戴了三个耳钉吗,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还有一些同学,她们不但打耳钉、肚钉,甚至还打了舌钉呢。”

    舌钉。

    谢浪听到就感觉心中毛毛的。

    打舌钉的女孩子,谢浪不是没见过。

    就是他觉得这些女孩子是不是脑子不正常,难道将一个类似钉子的东西,钉在舌头上不疼吗?吃饭不怕嚼到舌根么?

    “好吧,我完全了解不到你们年轻人的审美观点。”

    “切,什么叫我们年轻人,说得好像你很老一样。”陈二丫噘起小嘴,说:“哼,我查过你的星座和出生年月,你是天秤座,而且也就比我大两岁而已。”

    大你两岁。

    突然而然地,陈二丫这句话像是勾起了谢浪对地球的回忆。

    在他的家乡地球上,谢浪就活了23年!

    此时再来到天蓝星,脑子里又有了另一个“谢浪”23年的记忆。

    不说46岁,但至少比同龄人要成熟的许多,所他是一个拥有23岁外表,内心是个30岁的老男人也不为过。

    “谢谢你,陈二丫同学。”谢浪看到一旁桌子上的水果,心中微微有些感动。

    从前有女人对谢浪好,谢浪觉得她们都是另有所图。

    或者说是谢浪觉得那些人,贪图自己帅气的外表和钱财。

    但是到了天蓝星上,自己身无分文,还有女孩子对他好,就不得不让他感动了。

    “没事啦。”

    听到谢浪的道谢,陈二丫脸色一红,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来她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到待会儿会说什么,可一见到谢浪,那些话居然全给忘了。

    “其实,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好。”谢浪解释道:“我现在单身,是不想谈女朋友,你明白吗?”

    “呃……”听到谢浪这么一说,陈二丫不知道该说什么,把玩着小指头,脸上红红的,气氛变得冷了下来。

    谢浪笑了笑,又道:“不过我很高兴认识你,陈二丫同学,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跟我开口。”

    “好,那我以后可以约你出来玩不?”

    “当然可以。”

    “嘿嘿,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康复了,我就约你出来玩。”

    本来陈二丫听到谢浪前面的话很不开心,后来听到谢浪这么一说,心中顿时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甜的,两个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团,眼神中满满的是开心。

    “那我先回去喽,你好好休息。”

    “嗯,拜拜。”

    “北北。。。”

    说着,陈二丫将手上的橘子放在了谢浪手心上,然后朝谢浪挥了挥手,像是一只快乐的百灵鸟一样,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谢浪的病房。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开心。

    这会儿,病房终于变得安静下来。

    靠在床头,谢浪拿着橘子一片一片剥开,放入口里,嘴角微微上翘,有点欣慰又略带又一点点伤感。

    欣慰的是,谢浪还活着,可伤感的却是,不知道要达到什么段位,才能再次回到地球。

    接着他将眼光投向了窗外的月色,“离一个月晋级的期限还剩下25天,差9000多万的积分!25天要挣9000W,难不成真要老子做小白脸,被女孩子包养不成?”

    然而,就在医院外,一场看不见的危机悄然降临。

    在人们肉眼看不到的位置,一栋18层的偌大广告牌因螺丝的松动,被大风吹的嘎吱嘎吱作响。

    在地面上,是成群结队下班回家的市民。

    除此之外,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若是这大一块广告牌砸下来的话,不说砸到人行道上,就算是砸到马路上,恐怕也会造成很大的隐患。

    此时此刻,地面上的人们,浑然没有注意到危险即将发生。

    可是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谢浪,却是察觉到了。

    别说是对面18楼的广告牌松动,就连天台上的蚂蚁,他都能清晰看到。

    而且谢浪能清楚看到,那广告牌已经摇摇欲坠,眼看就要从墙壁上脱落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根巨大的钢筋架。

    “呼!”

    还未等地面上的人们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广告牌砸落下来,这飞来横祸实在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甚至是反应过来。

    察觉到头顶上巨大的呼呼作响声,不少人目光一凝,忍不住好奇抬起了头。

    下一刻,几名路人已经完全被吓傻了,愣愣的站在地上,眼看一个巨大的广告牌砸落下来,想要逃跑已然来不及。

    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刚一抬头,就看到了头顶的广告牌,即将要砸到自己的深深。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所有人的动作,包括砸落的广告牌像是在放慢动作一般,落入谢浪的眼里。

    地面上的几个路人,包括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子,睁大了瞳孔,那些人面色一片惨白,像是看到了自己下一刻血溅当场的一幕。

    于是,谢浪二话不说翻身而起,忽然冲到窗户边上,在那些人人们的绝望眼神中,就在广告牌砸落在众人头上的那一刻。

    谢浪眼睛一闭,陡然再次睁开,眼珠子呈现出刀刃般的形态,瞳孔陡然放大。

    哗。

    下一刻,所有人惊呆了。

    在马路上、以及人行道上的人们,他们清晰看到,就在广告牌落在那几个人头顶不足一米的位置,竟然定住了。

    没错!

    广告牌被定住了,彻底的悬挂在了空中!

    全场观众一个个目瞪口呆,很多人不敢相信,大部分观众都掏出手机,纷纷将这一幕录了下来。

    而一些正义感爆棚的路人,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大喊了一声道,“快走,快跑啊,还发什么呆。”

    “咔!”

    “咔!”

    “咔!”

    广告牌在空中发出奇怪的咔响声,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拖住一般。

    虽然谢浪及时定住了广告牌,但是由于用眼过度,他的双眼已经开始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