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穿越小说 > 剑道之龙皿圣剑 > 章节目录 第十七森章 森林之王(2)
    经验老到的郦圭握紧腰间的朴刀,一动不动的静听着周围的动静。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在哗哗的水流中中战抖。卢风正要开口问郦圭这是什么地方,但是话还没出口。一只巨大的身影已从暗处飞出,如同一只巨大的蝙蝠一般向郦圭二人扑来。郦圭显然早有防备,他将卢风推向一边,抽出朴刀向飞过来的身影一挥。而大蝙蝠则过身躲过了郦圭闪亮的朴刀。此时,卢风已经意识到他们所处的险境,他紧握青龙剑的看着暗处。

    突然间,黑暗处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这声音即如女人的哀怨,又如哭泣,声音夹在哗哗的水流声里,听得不太真切。待卢风屏住呼吸再仔细静听时,除了水声便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郦圭举着火把轻轻的向黑暗深处走去,尽管感到恐惧,但是卢风还是跟了上去。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不知道前面除了黑暗还有什么,紧握剑柄的手心已经渗出汗水。火把的微光在这巨大的黑洞里显得微弱不堪,除了手中和深潭中的光亮,到处都是无尽的黑暗。

    背后的冷汗让卢风感觉到背后的凉意,这让他觉得在他身后的黑暗处有一双或者无数双眼晴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等他转身时,看到的却又只是一片黑暗。正当他回过头要继续跟随郦圭时,他已经定在原地没有再往前走。

    眼前的一切顿时让卢风的恐惧达到了顶点,一只足有一丈多高得大蝙蝠就站在他们面前。大蝙蝠张开的大嘴里可怖的獠牙上吊着恶心的唾液,借着大蝙蝠发出一声钻心的尖叫。这似乎是一个信号,接着半空中一片黑压压的身影就像是整个黑暗垮塌了一样向卢风两人压下来。

    郦圭的朴刀向头顶一个冲过来的黑影刺去,却什么也没刺中。黑影化作一团黑烟弥散在黑暗之中。卢风见这情形,早已没了主意,慌乱中一句咒语脱口而出“咹嗓喽哄,叽唔晌唔”,随即剑柄一提,一道剑光已划破黑暗。被剑光所到之处,黑影簌簌下坠。卢风不知道他随意的将剑一挥竟有这般力量,郦圭知道这便是《大皋剑谱》发挥了作用。

    然而卢风这意外的一挥,显然不能阻挡黑影的继续进攻,大蝙蝠的尖叫已经停止,随之大蝙蝠的一只利爪已经从卢风和郦圭的头顶拍了下来。卢风两人眼看就要被拍成肉饼,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卢风只得将青龙剑往拍下的巨大利爪奋力刺去,整个剑身都已插入大蝙蝠的巨爪中。大蝙蝠挨了这一剑,急忙将利爪往回收。因为疼痛,大蝙蝠发出了尖叫。与此同时空中的黑影再次向卢风和郦圭压来。

    卢风又念了一遍刚才的咒语,但这回咒语显然没有产生作用。无数只蝙蝠一般的怪物挥动着翅膀已经向他们扑来,卢风和郦圭已经避无可避,他们只得向水潭中跳去。潭中的水冰冷彻骨,幸好两人都不曾受伤,只是火把已经被水浇灭,除了水潭中的一片亮光,周围便漆黑一片。

    蝙蝠怪物显然没有就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眼见他们跃入潭中立即往潭中扑了上来。卢风见状,心里暗叫不好,如果所有的蝙蝠怪物一拥而上,他俩必死无疑。正在此时,只见洞口一道绿光进来。照得整个漆黑的洞穴如同白昼,只见空幻禅师身穿长袍提着一盏禅灯从洞口进来,身后跟着一身素白长裙的姬小蝶。

    姬小蝶眼见卢风落入水潭中,便飞身将卢风拉出深潭外。此时郦圭也已经爬到岸边,蝙蝠怪物显然被这一道强光震住了。但没过多久,蝙蝠怪物迅速反应过来,立即对提着禅灯的空幻禅师发动攻击。只见空幻禅师挥动禅杖,禅杖一端的水晶球飞速的旋转起来,空幻禅师将禅杖对着黑压压的蝙蝠群送去,只听见一声雷鸣声,空中如闪电一般的爆开。火花随着蝙蝠怪物残肢四处飞溅。

    还未等空幻禅师喘口气,被卢风刺穿爪子的大蝙蝠已经向空幻禅师扑过来。空幻禅师显然没注意到他身后的大蝙蝠,卢风大叫道:“禅师,你身后……”

    话音未落,空幻禅师已经被大蝙蝠伸过来的利爪扼住喉咙。就在这时,做任何的补救已经来不及了,卢风只好将手中的青龙剑用力投掷出去,不扁不倚正中大蝙蝠的左眼。大蝙蝠受这一击,立即倒地尖叫。扼住空幻禅师喉咙的利爪自然松开了,得以逃脱空幻禅师随即腾空飞起,一禅杖打在大蝙蝠的脑门上,力道之大,只听得一声闷响,大蝙蝠的一只眼睛已打出眼眶之外。

    “幸好禅师即使出现,不然我两早已命丧于此矣。”卢风说着,还是心有余悸。

    空幻禅师笑道:“你也求了我一命,不然我也已经命丧于此了。”

    说着两人又笑了一阵,只有姬小蝶看起来有点心事重重。她很关切的问卢风道:“哥哥,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只是禅师,弟子有一事不明,这究竟为何物,我先前从未见过。”说着卢风又憋了一眼地上的支离破碎的尸体。

    “这便是黑蝠妖,与西方黑魔同属一种生物。修炼百年的黑蝠妖便能幻化专吸人血,传说数百年前黑蝠妖已经绝迹,只是不知为何如今又死灰复燃。”

    卢风点头道:“原来如此,想必我在小溪边遇到的黑衣人便也是这黑蝠妖了。”想起黑蝠妖丑恶的脸,卢风心里感到一阵阵的发毛,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又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姬小蝶道:“我到溪边寻你,不见你,只见一滩黑sè的血迹,便与禅师追寻你们脚印跟到这来了。幸好我们赶来,不然就再见不到你了。”说着,姬小蝶有点后怕起来,不由得泪水禁不住托框而出。

    卢风只好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四人就往洞口走去,然而这胎教要走,突然听见黑暗里有一丝隐约的求救声。卢风点燃火把转身往里走,他想进去看个究竟,然而除了湿滑的洞壁凸起岩石之外,他没见到任何其他异物。跟随在他姬小蝶突然的一声尖叫让卢风不由得心里一惊。

    “哥哥,你看…一只手……”卢风回身往地下仔细瞧了瞧,果然看见一只手从几块大石头的石缝里伸出来。空幻禅师和郦圭听到尖叫也跑过来,将大石块搬开一看,只见大石块下是一名满脸污秽的女孩,女孩看起来年龄不大,但长相怪异,满头有些枯黄的树叶,卢风原以为这只是女孩的装束,仔细一看才发现,树叶原来是从脑袋里生长出来的,更怪异的是女孩并未穿戴任何衣物,身上树皮一样粗糙的鳞片也是从体内长出的。

    也许是长时间的囚禁,女孩没有了意识,口中只是喃喃的低语道:“救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