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穿越小说 > 狙击时空 > 章节目录 第二卖十七章 拍卖会(下)
    这时台上的丹宁拿起手中一个短小的棒子,貌似话筒之类的东西,丹宁对着它说话,陈铭这间贵宾室不知什么地方冒出声音:“各位好,欢迎来到我丹宁所办的拍卖会。今着停了下来看看台下人们的反应,只见一些人面带不耐烦,而另一些认识丹宁的人却是笑骂着要上台打他。

    丹宁笑笑说:“当然不是说这两颗地行龙牙并不卖了,而是怕你们在看到重点拍卖之后走掉,那接下来的拍卖可就要冷场了,所以!我们将它调到了最后两位,相信大家一定都等不急了吧!不过还是要吊吊胃口的。如果大家等不及了可以从手中的目录中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解解馋。上面贵宾室里的朋友可以从扶手上按一下红按钮这样就可以看到目录了,如果想要翻页可以按上下键,想要关闭按一下绿sè按钮就好,喊价就直接按绿sè的键两次,按上下键调整价钱。接下来介绍一下第一件物品,两颗独角狼的魔核,它是由我的朋友明里科所属佣兵团森暗佣兵团打下的,为此他们差点被愤怒的狼群留在密暗森林。两颗魔核起价次喊价200。”

    周围的人一听是森暗佣兵团打下的都交头接耳的说起了话,旁边的贵宾室抢先了一步输入了个

    一旁的明里科也吃了一惊道:“一下就叫到这么高?看来今出来,而是静静的看着。很快价格被叫到金币的价格。陈铭却是吃惊的,虽然他从书上知道这个魔兽的魔核用来做防御首饰很好,但是也不至于让人们这么拼命吧?

    如果要是说值不值,这两枚魔核的价格总的来说它绝对值得这么多。第一这次拍卖的不是单单一枚魔核,而是两枚一组。成对的魔核可以直接制成耳环。其原因之二是因为这种魔核是水系的,水系的防御通常是非常之好的。其三独角狼的魔核体积很小,但是所含能量却不像是外表所看的那么小,所以它的价值也远远超过同级别的其他魔兽。

    最终这两颗魔核以价格卖了出去,明里科也因此媚笑颜开,就连一旁木纳的明百克也有些笑意。

    陈铭抬头问道:“璐璐凝雪你们两个有什么想要的么?”

    两人听到陈铭问却是很默契的都摇了头,陈铭笑了笑没有继续问。

    陈铭没什么事干起了目录,当然这并不影响其他人,目录虽然是在魔法窗户上显示,但还是属于半透明的,众人可以透过它看到下面。

    陈铭随便翻了翻,本以为能引起自己兴趣的东西有很多,但看完只发现了一本书能引起自己的兴趣之外,其他都是些加持了魔核的武器护具之类的东西。陈铭是个狙击手,不是突击手更不是这个世界上人们所说的战士,所以对于陈铭来说这类近身战斗的装备正常来说是没什么用的,反而会因此而拖累行动时的速度。武器方面,陈铭也已经有了,现在最缺乏的却是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这本书能引起他的兴趣主要是因为他是前的东西,而且是一本关于炼金术的书,陈铭隐隐觉得这本书绝对不简单。

    “明里科大哥,这本书如果让你买,你买来之后干什么用?”说完陈铭指了指那本书的介绍。

    “这本书在我看来倒是没什么用,通常人们都是当古董看待的,只有几个个别点的人才会因为里面的东西而买下来的,在我想来这种东西只是越新才越有研究价值。而且这本书我听丹宁说过,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他看过一次,这本书全是用龙语写的,所以这本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非常鸡肋的。”

    陈铭想了想又问道:“明里科大哥那你知道龙族的一些东西么?”

    明里科思索了一下道:“这方面我不太在行,平时只是听传言而已,我只知道龙族是可以化人的,可以活六百岁以上,一般八百岁的龙就已经很少了,而且他们的战斗力强悍,所以很少有人能做到屠龙了我弟弟曾经在学校里接触过这些东西,我听他和我说过。”

    陈铭听到明里科这么说也不觉得意外,因为他弟弟的怪异程度确实是让人叹服,自从陈铭来到这个世界就几乎没有听到过他说话。陈铭倒是对这个木纳的法师很有兴趣。陈铭的眼神越过明里科看向坐在一边不知在想什么的明百克。两女也看见了呆呆的明百克笑了起来。

    确实,和明里科的健谈比起来他这个木纳的魔法师弟弟的确很异类。

    陈铭道明里科大哥:“你还没和我说过你弟弟他是干什么的呢?”

    明里科有些带着怨气的说道:也闷不出一个来,要不是他那么大个子站在那我都要忽略掉他了。本来是想让他学好理论知识去当魔法指导的,不过后来看他这么沉闷没让他去,现在他在帝国学院当图书管理员,倒是对他的那些兴趣很有帮助。”

    陈铭道:“明百克我看你和我岁数也差不多,就直呼你的名字了。”一旁的明百克听陈铭这么说还是不说话而是点了点头:“以你所知龙族都是什么样的?”

    们都……很强壮,魔法威……威力很大要发禁咒魔法只……只要成年了就好。”

    陈铭听完他的话强忍心中的笑意道:“不用这么紧张放松点,就像和明里科大哥说话那样。”陈铭看他没什么反应反应继续说:“你知道他们的文字是什么样的么?可不可以给我讲讲?”

    明百克点了点头用比较顺畅的语句道:曾经我也见过他们的文字难写,也很难学来和他们悠长的生命有关,以他们的生命时间足以学会这么难的文字了。”

    陈铭道:“那你应该也会写两个吧?可以给我看看么?我想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