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穿越小说 > 真如幻境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第 所谓修行
    ;

    “徒儿,过来。”云老头指着地上的一株植物冲小婴儿道。

    “这是什么。”

    “花。”

    “什么花。”

    “不知道。”

    “哼,这你就不懂了吧。”老云头睥睨道。

    “......”

    “秋白,生长于森林的外围地带,与名不同的是,这是一种四季常开的植物,且多开于黎明时分,此花自然向外散发出一股寒气,将露水凝结成细小的白sè冰晶附于花瓣上,形成类似霜的表象,在午后便会完全升华。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老家伙虽然疯了点,可作为幻术师的真才实学多少还是摆在那儿的。

    “……”

    “嗯哼。”

    “多谢师父。”可惜那声邀功的哼哼便丝毫没有了为人师表的影子。

    “好好记住它的颜sè,气味和触感,为师ri后会考你。”

    老云头每次提到为师这个词都会变得分外陶醉,好像正享受着身为人师的飘然之感。

    “是,师父。”

    “不错。”老云头欣慰地摸了把本不存在的胡子。

    云老头和小婴儿两人正在一片广阔的森林中缓缓的移动着,这正是小婴儿曾跟希拉提到的“郊游”。

    一路上,老云头时而指着地上的一群蚂蚁强调着它们的习xing,时而拎东西似的领着斟言的领子一跃上树枝近距离观察巢中的啼叫的雏鸟,两人走走停停,一四害之首的老云头有一阵子没有来祸害他们是因为新收了一徒儿之后可谓是受宠若惊且又惊又喜。在他们眼里,老云头这种疯老头子是不可能有人愿意管他当师父的,除非主动倒贴。而斟家那看上去乖巧可爱还是小白他弟弟的小不点为何愿意主动倒贴给老云头当做他暴力统治下牺牲品呢,那当然是因为斟家一家三口都对帕斯提怀有一种伟大的牺牲jing神的。可这话当然不能在斟家那个看起来冷静其实脾气不大好还有点别扭的沐绝尘面前说出来的,所以大伙自己在家里备了礼物以各式各样的理由几乎是硬塞式地塞给了斟家诊所。

    当然不是什么幸灾乐祸,绝对不是,只是老慕林这个一向稳重的调酒师那的是小婴儿动手,因为老云头对食物是否美味的定义只有是否由兔子构成这唯一的一项,所以老家伙一般会将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烹调工具跟剁好的兔肉碎片一股脑的扔给小婴儿,让其自行决定菜谱。而考虑到营养搭配,斟言一般会就近采集些果子菜叶之类,搭配着简单的调料完成数道颇具帕斯提特sè的家常菜肴。

    “徒儿啊,这半个月以来森林外围也逛得差不多了,为师打算从明ri起将活动范围全面转向帕斯提城内。”

    “是的……不,森林深处还没有探索过,师父。”突然想起了希拉城主嘱咐的事。

    “可是啊,为师考虑到徒儿年纪太小,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徒儿不怕,有师父在!”小婴儿拍胸脯保证。

    “就是这股劲!”老云头满足地摸着徒儿的脑袋,感叹着少有的来自晚辈的信赖。

    “看到徒弟这么勇敢师父很欣慰,咱们这就去见识帕斯提赫赫有名的厄难尼狮虎……”

    “~~~~”

    “徒儿啊,虽然为师明白你兴奋得难以自持的心情,可你一直抱着为师的大腿干甚么,这样就无法前进了耶。”

    是上古凶兽梼杌的旁系后裔之一,居于帕斯提森深处,xing凶残,奔驰迅捷,以生肉为食,故而时常袭击误入领地的猎物。”

    “师父!”

    “徒儿你也看到了,这厮根本就没想让我过去~”

    “明明是你把我扔在这里的!”

    “近距离观察厄难尼狮虎幼子本来就是帕斯提品种的幻术师必修的功课~”

    “胡说!”

    “只是为师也没想到它老娘竟然这么快就觅食回来了。”

    “师父你不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个,本来就事不关己啊。”老云头无辜的说。

    “这样吧,你就顺着树枝慢慢爬到这一头,为师就在这儿接住你。”

    “我,我手脚动不了了~”

    “徒儿,放松,你回来了师父亲手给你炖兔子汤。”

    “我才不要!”

    “动作快,这厮朝你的方向看过去了!”

    “~~~~~”

    “乖徒儿别紧张,师父给你讲个笑话,从前有一只老兔子带着一只小兔子去森林里采蘑菇,老兔子采了一篮黑蘑菇,小兔子采了一篮红蘑菇,它们把蘑菇全部倒进锅里煮熟了趁热喝了下去,结果两只兔子都挂掉了,哇哈哈哈哈~”

    “……呵呵,哇啊啊啊——”

    还来不及佩服自己连这种冷笑话都能笑出来的小婴儿,放松的肌肉顿时支持不住,整个人就这么直愣愣地摔下去。

    猎食者张大嘴露出锋利的尖牙。

    “如果我挂了就诅咒你一辈子吃不到兔子!”

    这是斟小言一生中作出的最恶毒的诅咒之一。

    ……

    不管怎么说,那时的斟言还太过天真,只当老云头是个爱玩爱闹爱吃兔子的疯老头而已,而他也并不介意ri子就在这种玩玩闹闹的方式中缓缓过去。

    可事实真能如他所愿么?

    接下来三年的时间,就这么悠然的流过,小婴儿也渐渐不再是小婴儿,却一直持续地过着他中意的生活。

    去希拉的地下室淘些感兴趣的读物,隔三差五地被云老头拽出门到处溜达,跟难友们扯些不着边际的瞎话,跟老星相师钻研着深奥的星相学,这是不论多久后回忆起来都会怀念不已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