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龙腾手机小说网-龙腾小说 > 玄幻小说 > 荒唐律师事务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意想不到的援手
    坐在一旁的徐婉怡感觉到唐嘉麟的沮丧心情,自然地伸出手去安抚。毕竟是唐嘉麟第一个诉讼案件,这打击确实大了些。

    意识到唐嘉麟现在的状态,无法很好地应对接下来法庭审判的各个环节。她知道自己是时候站出来了。

    待法官再次向原告方发问时,徐婉怡很是巧妙地把问话接了过去,让法官还有被告一方稍微的愣神。莫不是又要出什么奇怪的诉讼招数?

    只有唐嘉麟知道,这不是什么诉讼手段,不过是普通的接力而已。看着徐婉怡这个略显娇小的身体,正无比伟岸地横在自己身前,抵挡着对方律师的狂轰滥炸。唐嘉麟感觉很幸福。

    看吧!这就是哥我选中的另一半!不就是输掉官司吗?怕什么?律师的路还长着呢!偶还有佳人陪伴!

    此刻,唐嘉麟已经重新调整好心态。但似乎醒得晚了些,法庭审判程序已接近尾声,进入到双方律师最后发表意见的阶段。即是人们所熟知的结案陈词阶段。

    徐婉怡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唐嘉麟阻止了。对着徐婉怡笑了笑,唐嘉麟双眼重新焕发出光彩,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开始自己的最后发言。

    “一个人想要找到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付出的人,真得很不容易。我也相信,伍先生也是全心全意地为自己的太太付出。我更相信,我的当事人谭薇薇女士也能感受到这种幸福。甚至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同样为谭薇薇女士感到幸福。”

    在场的旁听人员听到唐嘉麟这么说,都以为这个律师发疯了。不住地想:怎么这个原告律师的立场站到被告上的?

    唐嘉麟向四周看了看,从这些人脸上震惊夹杂着认同的表情。这似乎对唐嘉麟很不利,可是唐嘉麟却是对此十分满意。

    “正如辩方律师所说,谭薇薇的丈夫已经做到了法律所规定的极致。但是,我想问一问。是否全世界的人都认为这个人是幸福的,就可以剥夺她选择离婚的权利呢?”

    没有人会想到唐嘉麟突然转换了辩论的焦点,而且是在最后阶段进行转换。原本争议的只是婚姻存续是否有利于谭薇薇的健康,现在却变成了对婚姻论证。

    “我恳请在座各位站在谭薇薇女士的角度上看看。她真的幸福吗?我们的观点,可以用于代替当事人自身的感受吗?”

    如此一问,却是让在座的很多人都开始思考起来。自己觉得幸福的事,在别人的身上是不是一样感到幸福呢?

    “你们已经明确地知道了,谭薇薇女士曾经换上了抑郁症。虽然已经被医生暂时控制了病情,但是这心理上的疾病还是得不到根治。这样也是幸福的吗?”

    并不幸福!你们所奢求的东西,对谭薇薇女士而言,却是一种慢药!你们的做法,根本就是一种用慢刀谋杀生命的行为!”

    此时,包括法官在内都被唐嘉麟的话深深地刺进了内心。确实,如果当事人不幸福,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她承受。谁规定的,其他人觉得幸福,当事人就要同样觉得幸福呢?

    “我的当事人在意识到自己的不幸后,提出离婚的请求,不过是一种遵循婚姻选择罢了。难道,就因为世人觉得她生在福中不知福,就可以剥夺她按照自身意愿追求真正幸福的权利吗?这实在荒谬之极!”

    唐嘉麟完成了他在法**的最后演说,非常欣慰的是,效果十分显著。至少,很多人都开始客观地看待谭薇薇的离婚请求。但是,能否让法官回心转意,就要看辩方律师的表现如何了。

    该是轮到辩方律师进行最后的发言的时候,只是当辩方律师站起身时,异变突生。

    只见审判法庭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名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进来后,她自我介绍说是gz市妇联的主席。

    尼马的,这是在唱京剧吗?旦角出场?怎么妇联主席会突然闯进审判庭?这司法审判什么时候又跟妇联有关系了?这是真正的审判还是在演戏?

    只听来人说道:“婚姻保护妇女权益的最重要原则。妇女有权利选择自己是否离婚。很多被法院强行禁止离婚的案例表明,违反这条原则只能带给一个家庭更重大的痛苦。法官大人,身为一个女人,若是面对同样的痛苦,你又将如何抉择呢?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说完,她把一些妇联工作中的调查资料放到唐嘉麟面前的原告席上。还在唐嘉麟耳边小声说:“你哥哥让我转告说,你还差得远呐。”之后,便转身出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真可谓是来无踪去无影。等众人回神,这位妇联主席早已经不知走到什么地方了。

    看着手上那些资料,唐嘉麟不禁笑出声来。他知道这是哥哥为自己安排的。没想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么一份有力的证据。

    梁法官的表情则是与唐嘉麟截然相反,双目圆睁,呆坐当场。莫名其妙的一个妇联主席,更莫名其妙地破坏法庭审判秩序,还很莫名其妙地受到指责。她无法相信,竟然有人敢如此的藐视法庭。

    随即,梁法官怒视唐嘉麟。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唐嘉麟为了胜出这场官司搞的鬼。却见唐嘉麟微笑着耸肩,示意与其无关。

    如果我找到证据,一定要把你的律师执业证给收了去!竟然让我在法**出丑!梁法官愤怒地在心里面想着。

    待法庭的大门重新关上,辩方律师准备接着发言的时候,异变再生。

    不就想发个言么?至于出那么多状况吗?是不是因为出门没开黄历?莫非今:“梁法官,不用审了,我愿意离婚。”

    一石激起千层浪,没有人预料到被告在此时竟然放弃了,而且是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旁听席上的人员一片哗然。

    眼看就要摘到胜利的果实,辩方律师岂能轻易放弃,想要劝说谭薇薇的丈夫,却是被谭薇薇的丈夫阻止。

    只见他再次向法官重复道:“我愿意接受薇薇的离婚请求。”

    “原告是什么看法?”

    梁法官语言极为不善,明显心情不好。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要是被别的法官知道在她的法**出现擅闯法庭的闹剧,指不定被笑成什么样子。此时,他恨透了唐嘉麟。

    “既然对方同意离婚,我方愿意撤诉。”

    唐嘉麟赶忙答应下来,害怕对方突然又有什么变卦。只是,面对法官的敌意,唐嘉麟觉得十分委屈。他真的没有安排任何人擅闯法庭啊!

    “既然如此,退庭!”

    梁法官拿起桌上的小木槌敲了下,便急冲冲地离开了审判庭,仿佛这里有瘟疫一般。

    终于结束了,唐嘉麟呼出一口大气。虽然法**的表现还差了些,但终究是达到了起诉的目的,值得欣慰。

    这场官司无疑是华夏国司法审判史上最具有戏剧一次审判。有当记者的旁听人员已经在想着如何把这个事情润sè一番,在报刊上刊登出来。

    “微微,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对你造成这样的困扰。或许,我真的错了,在不断付出的过程中忽略了你的感受。但是,请不要怀疑,我所有的付出都是真心的。在我改变成你满意的样子之后,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可以吗?”

    谭薇薇的丈夫该是前夫,退庭后主动向谭薇薇询问道。他真的很爱谭薇薇啊!

    谭薇薇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很感谢前夫的体谅。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飞奔过去紧紧地拥抱着。

    这行动无疑已经给出了答案,还需要什么言语吗?

    “谢谢你为微微所做的一切。我想,我们能够成为朋友。”拥抱过后,谭薇薇前夫友善地向唐嘉麟伸出右手。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很乐意交你这个朋友。”

    没想到,原本应该在谈判时候出现的场面,竟然会在官司结束以后上演。有多少案件的原被告能如此诚心地握手呢?

    “最后的结案非常不错,只是那个闹剧手段卑鄙了点儿。”

    此时,那名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强势的辩方律师终于露出了笑脸,开玩笑着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那一幕不是我安排的。你的证人盘问技术也非常好,就是太过不近人情了些。”

    然后,两人会心一笑,双手一握,颇有种不打不相识的感觉。

    等出了法庭,徐婉怡对着谭薇薇鼓励说:“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你也该重新收拾心情,面对新的挑战了。”

    “我会的。”

    谭薇薇用纸巾擦去眼角的泪痕,接着说:“之前请你们吃饭,却是因为规定被你们拒绝了。这次,怎么也没理由推脱了吧。小女子是否有幸请两位大律师去吃一顿呢?”

    “当然,我可是等这顿饭很久了。”

    唐嘉麟的玩笑话,引来徐婉怡一阵娇嗔,接着一行人便离开了法院。

    离婚案件终于告一段落,但这个案件却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一开始,几个媒体报道了这次案件的经过,尤其重点地突出妇联主席冲进法庭发表言论的事情。谁知道,竟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关注及热议。

    有的人认为这名妇联主席真正地做到了捍卫公正,主动为人民群众谋福利;有的人则认为这名妇联主席破坏了应有的法庭秩序,干预了法院的案;这类的言论都算是比较靠谱的,单纯地就事论事。

    但有很多言论却不是如此,有的言论说,这位妇联主席是在哗众取宠,是在作秀。有的言论则说,这位妇联主席是在炒作人气,居心叵测。更有的言论不知所谓,单纯为了过过嘴瘾,乱骂一通。

    只是,不管如何,妇联以及妇女权益保护,确确实实地成为了这段时间人们所关注的热点。无形中,推动了社会对妇女权益保护的新思考。

    婚姻应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关系?是付出,还是索求,亦或是两者之间的平衡?如何取得这种平衡?这种平衡是一种最基本的婚姻需求,还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侈?而作为最高指导原则的婚姻应该如何理解?这或许是整个案件所反映出最有价值的东西了。